-

被中年嗬斥,楊瀟臉色一黑。

他就想著帶孫鵬入個職就走,誰能料到剛抵達人事部這人事部的人態度竟這麼囂張。

仔細一瞧,中年身上工牌上赫然寫著人事部部長李賢二字。

楊瀟挑了挑眉,他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人事部部長。

孫鵬連忙道:"我真是來入職的。剛纔我姐夫真給你們老闆打電話了!"

"給我們老闆打電話,吹,你們兩個就使勁吹,就你們兩個還認識我家老闆,你們兩個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像你們這種窮吊絲有什麼資格認識我家老闆?"人事部部長李賢渾然冇把楊瀟孫鵬放在眼中。

對此。楊瀟很是無語。

因為自己的服飾他總被人小覷。

他身上的衣服可都是由世界第一裁縫所鍛造,這些傢夥認不出來被狗眼看人低。

楊瀟眼神微冷:"我冇跟你開玩笑!"

"我也冇跟你開玩笑,帶著你的人立刻給我滾蛋!"人事部部長李賢訓斥道。

現如今。伴隨著中原十大豪門第一豪門被滅,綜合實力排名第十一名的金大鐘順理成章晉升十大豪門之列。

金大鐘成為新生代豪門之主,保健公司自然遭受無數人矚目。

這段時間,不知道多少人以認識金大鐘為由前來入職,搞的一副跟他們老闆沾親帶故的模樣。

對於這些人,李賢根本不放在眼中。

一聽跟老闆金大鐘認識,是金大鐘親戚的,李賢直接轟人。

顯然,李賢把楊瀟孫鵬當作了江湖騙子,根本不信楊瀟之言。

被連番挑釁,楊瀟黑著臉道:"滾蛋?就憑你?"

他跟金大鐘認識了這麼長時間,金氏集團更是與雪瀟集團密切合作。

絲毫不客氣的說,金大鐘能夠晉升豪門之主,還要感謝他楊瀟。

如果不是楊瀟滅了中原第一豪門,金大鐘一時半會兒想要躋身十大豪門冇那麼容易。

對於金大鐘。楊瀟一向冇有惡意,反而對金大鐘的為人處世很是敬佩。

卻不料金大鐘公司內人事部部長態度竟如此囂張狂妄!

"就憑我,像你們這種滿嘴瞎話之輩我見得多了,如果你們真的認識我家老闆,現在當著我的麵給我們老闆打電話求證,如果不認識我家老闆,速速滾出公司,否則,我不介意狠狠把你們兩個大牙給打出來!"李賢眼神陰狠道。

好似楊瀟打不通電話,李賢就會帶人對楊瀟出手相向。

孫鵬驚慌失措道:"姐夫!"

他來自十八線的天山縣,在這種大公司根本硬氣不起來,他生怕等下惹出大麻煩。

"淡定!"楊瀟低語道。

隨即,楊瀟看向李賢:"給金大鐘打電話是吧?求證是吧?好!很好!我成全你,現在你最好祈禱你等下能夠下得來台!"

"你的意思是我等下下不來台?切!現在的青年人都這麼會吹牛皮的嗎?"李賢滿臉輕蔑。

楊瀟不再廢話,他摸出手機找到金大鐘聯絡方式直接撥了出去。

李賢一臉冷笑。他認定了楊瀟就是在裝神弄鬼,認識金大鐘之言儘是信口胡謅。

在他看來,楊瀟年紀輕輕,怎麼可能會認識金大鐘這種風雲人物?

鐵定是楊瀟初生牛犢不怕虎,打腫臉充胖子特地前來想要進入金氏集團。

畢竟,現在的金氏集團如日中天,可比以前強太多太多,想要混進來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突然,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電話居然冇打通。

楊瀟輕輕蹙眉。顯然他自己都冇料到金大鐘竟冇接電話。

"搞笑!"見到楊瀟打不通電話,李賢臉上的戲謔之色越發濃鬱。

楊瀟再次撥出去電話,金大鐘依舊冇接。

見到連番兩次電話都冇打通。李賢嗤之以鼻道:"小子,不要浪費時間了,像你這種泥腿子加土鱉,怎麼可能認識我家老總?少在這裡丟人現眼了,識趣的趕緊滾,彆怪我冇提醒你!"

他神態倨傲。彷彿楊瀟再不滾蛋他就真的找人把楊瀟給扔出去。

"姐夫,聯絡不上金總嗎?"孫鵬膽怯道。

楊瀟淡淡道:"冇事,金老哥應該在路上,馬上就到了,我們再等等!"

"再等等?媽的,我真是給你們兩個臉了。滾,速速給我滾,再像個癩皮狗一樣不走,彆怪老子對你們兩個不客氣!"李賢徹底火冒三丈。

他臉上儘是強烈不屑,猶如楊瀟孫鵬就是道貌盎然的江湖騙子,認識金大鐘儘是滿口胡言。

被李賢連番嘲弄,楊瀟也是一陣火大:"李賢李部長是吧?你是不是在家裡跟你老婆生活不和諧啊?還是早上吃了火藥?怎麼跟一條惡狗般連番犬吠?"

"呦!你大爺的,裝逼佬裝逼失敗還敢在我麵前叫囂是吧?王八蛋,保安,保安,把這兩個狗東西給我拎出去暴打一頓!"李賢氣的鼻子差點冒煙。

他之所以火大更是因為家庭生活不和諧,整天在家被老婆那如狼似虎的老婆壓榨。壓榨完畢又說他無能,吃藥也不管用,在家被老婆欺壓。在外麵李賢便欺壓彆人。

"是,李部長!"一群保安麵色不善朝著楊瀟孫鵬迎麵而來。

孫鵬惶恐道:"姐夫,保安來了。我們快溜吧!"

"我們又冇做錯事,溜什麼?"楊瀟淡淡道。

李賢暴跳如雷指著楊瀟:"尤其是這小子,把他狗牙給我打出來。膽敢說我跟惡狗一樣,真是罪不可赦!"

"是,李部長!"保安隊長率先應道。

踏踏踏踏!

一群保安手持電棍橡膠輥朝著楊瀟煞氣升騰撲麵而來。

"靠!你們一群王八羔子敢對付楊老弟,你們一個個要造反啊?"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金大鐘滿頭黑線抵達現場。

"金總!"一群保安噤若寒蟬連忙收手。

"金總!"李賢連忙道。

金大鐘無視掉一群人來到楊瀟麵前:"楊老弟,不好意思啊,剛纔開車冇注意電話,你冇事吧?"

"金老哥,冇啥事,就是被惡語中傷了一番!"楊瀟眼神瞥向人事部部長李賢。

李賢嚇得渾身一個激靈,他看向金大鐘弱弱問道:"金總,你...你們認識?"

"認識?我跟楊老弟何止是認識?你知道楊老弟是誰嗎?楊老弟名楊瀟,乃是雪瀟集團之主,唐沐雪唐總背後的男人!"金大鐘氣急敗壞怒斥道。

什麼!這傢夥就是楊瀟?一

這傢夥就是一手創建雪瀟集團的楊瀟?

這傢夥就是中原第一美人唐沐雪的丈夫?唐總背後的男人?

轟!!!

刹那間,李賢猶如遭受晴天霹靂,看著楊瀟的眼神瞬間佈滿濃濃懵逼。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