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跟女人之間那個歡好的事!"孫鵬壓低了聲音,生怕被唐沐雪聽到。

楊瀟腦子一懵,他滿頭霧水看向孫鵬。

最擅長男人跟女人之間歡好的事?

我擦!這是個什麼手藝?

難不成這孫鵬手速比自己還快?

楊瀟有些犯難道:"你這有些麻煩啊!國內有些事是明確禁止的,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說,我可以打聲招呼讓你去東瀛拍攝動作電影,指不定你就是下一個加藤老師!"

仔細打量了孫鵬一眼。楊瀟嘀咕道:"不過,你這身板受得了嗎?"

聽到楊瀟這話,孫鵬臉色一僵,他完全冇料到楊瀟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姐夫,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擅長製作情藥。幫男人女人生活更和諧的藥物!"孫鵬再次上前低語道。

男女生活更和諧的藥物?

楊瀟恍然大悟,原來孫鵬說的是這個啊!

楊瀟摸了摸下巴:"還彆說,我正好可以給你找個對口專業的!"

"真的嗎?"孫鵬大喜過望。

楊瀟點頭道:"冇錯。等下我給你安排,先把你沐雪姐送到公司就處理你的事,先走吧!"

看著竊竊私語的二人,唐沐雪一臉狐疑,但孫鵬在場她又不好多問。

上了車,楊瀟十分意外,他萬萬冇想到孫鵬居然擅長製造男女之間生活更和諧的藥物。

正巧,金大鐘就是乾這個發家致富的,等下他可以把孫鵬安排到金大鐘那邊。

把唐沐雪送到雪瀟集團後,楊瀟再次問道:"你確定你會這個?"

"姐夫,我真的會,我爸祖上就是乾這個的,隻是家裡冇錢就冇乾了,而且在天山縣也做不起來,我爸媽都嫌丟人!"孫鵬苦著臉說道。

楊瀟若有所思。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做這方麵的,尤其是在偏遠發展慢的地方,很多村民無法接受這個,誰要是做這個,恐怕不少人就會嘲笑。

越窮越是愛麵子,孫富貴趙琴都是愛慕虛榮之人,他們自然不會做這個。

往往,想要賺錢第一件事就是要拉下臉。

說白了,世俗的眼光是人們心中的一座大山。

你開一家這樣的店鋪,人家不笑話纔怪了!

不過,楊瀟知道,做這方麵真的很賺錢。

如今國內年輕人思想超前,對新生事物接納能力越來越快,再加上男女生活更加頻繁,很多青少年便開始接觸男女之事從而導致腎虛等症狀。吃點藥就得到很大治癒。

就像是六味地黃丸,早些年就開始打廣告,現在在國內行情銷售依舊爆表。

隻要是接觸過男女之事過長,這種事都避免不了。

有句老話叫做十男九虛,這句話雖說有點誇張,但這種事確確實實存在的。

虛弱並不是男女之事做多了就會虛,熬夜飲食不規律都會導致這些毛病誕生。

隻是楊瀟真冇料到,孫鵬祖上就是乾這個的。

楊瀟繼續問道:"祖上就是乾這個的?到了你這你還能行嗎?"

"姐夫,我可以的,我手上有祖傳的藥方,效果很不錯,不信姐夫你可以試試!"孫鵬生怕楊瀟不信。特地從揹包裡麵取出一小盒藥物。

楊瀟拿起一粒驚訝道:"就這?真的好用?"

楊瀟從來冇接觸這個,他知道的大部分這種藥物都是緩解的,有的後遺症很大。

"姐夫不信你可以試試!"孫鵬再次道。

楊瀟心想既然自己給金大鐘介紹人。最起碼事前自己得確認一下。

楊瀟也冇想這藥物會有多大療效,直接嚥下一顆。

就在入腹那一瞬間,一股強烈暖流在楊瀟腹部躥動,令楊瀟好似吃了提神藥般格外精神。

緊接著,楊瀟隻感覺有些熱,臉色有些紅潤。腹部暖流更加洶湧,不知不覺間楊瀟竟敢發生了反應。

楊瀟頓時臉色一變,他感受得出來,這藥效自己竟敢無法壓製下去。

要知道,楊瀟當年因為執行太多任務,吃了許多天材地寶。早就達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

誰能料到這一顆小小的藥丸,竟然讓自己熱血沸騰。

孫鵬見到楊瀟來了感覺,他問道:"姐夫,怎麼樣?是不是感覺很強烈?是不是想要釋放一把?"

"水,給我水!"楊瀟急促道。

孫鵬意識到楊瀟呼吸有些急促,連忙給楊瀟遞了一瓶農夫山泉。

楊瀟咕嘟咕嘟喝了兩口涼水,體內這纔好受許多,眼神中的狂熱這才褪散。

摸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楊瀟驚歎道:"這藥叫什麼名字?勁夠大啊!"

如果不是楊瀟定力夠嗆,體質超乎想象,恐怕楊瀟剛纔真的急了眼想要跟女人歡好。

"姐夫,這是最正宗的夜裡猛。市麵上那些夜裡猛都是假的,我這個夜裡猛最強藥效真的發揮起來,就算是公牛大象都扛不住!"孫鵬一本正經道。

楊瀟暗自咋舌:"公牛大象都扛不住?這個還真的牛批了!"

以前他聽說過夜裡猛。卻冇見過最正宗的,冇想到最正宗的居然是孫鵬的祖上研究的。

這勁,可真夠大的。

就連楊瀟剛纔都差點失控。

夜裡猛夜裡猛。白天都這麼上頭,那夜間豈不是真的化身戰鬥機?

"姐夫,怎麼樣?帶不帶勁?"孫鵬看向楊瀟。

楊瀟鄭重道:"很帶勁!我現在就跟金大鐘聯絡!"

"哈哈!楊老弟。大清早給胖子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剛起床的金大鐘接到楊瀟電話哈哈大笑。

楊瀟低語道:"金老哥,你不是做保健產品的嗎?我有個親戚也是乾這個的,是個人才,我想你肯定會感興趣的。"

"哦?人才?那好啊!胖子我就喜歡人才,等下我就去公司,楊老弟介紹的人胖子我放心,直接帶去人事部報道吧!"金大鐘直言道。

楊瀟應道:"行,我就把人帶到你們人事部了!"

掛了電話,楊瀟開著車來到金大鐘所在保健產品公司總部。

下了車,楊瀟帶著孫鵬直接來到人事部。

"等等!你們兩個乾什麼的?"剛剛抵達人事部,楊瀟便被人給攔住了。

楊瀟指了指孫鵬:"他叫孫鵬,是來入職的,剛纔我跟你們老闆金大鐘已經打過招呼了!"

"打過招呼了?是嗎?"攔截中年一臉詫異。

他見楊瀟孫鵬穿著都不咋地,尤其是孫鵬土裡土氣,他臉上頓時充滿了不屑:"我嚴重警告你們,趕緊給我滾蛋,像你們這種想要混進我們公司的,我見得多了!"

"再不滾蛋,小心老子把你們兩個打的你們爹媽都不認識!"

中年態度傲慢,彷彿楊瀟帶著孫鵬入職一事儘是瞎扯淡,認識金大鐘更是胡編亂造,冇有一點可信度可言。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