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三十六章蕩然無存

“垃圾?跟他相比,你纔是徹頭徹尾的垃圾!少在楊瀟麵前班門弄斧!”宮靈兒鄙夷道。

黃逸不屑道:“是嗎?我看他那點音樂造詣在我麵前根本就是關公麵前耍大刀,不知死活罷了!”

黃逸非常高傲,從一開始黃逸都冇把楊瀟放在眼中。

身為國內音樂界頂尖新生代,黃逸從小就被譽為音樂天才,之前新生代音樂第一人評選之時,他黃逸僅僅跟宮靈兒相差一絲一毫便可坐穩國內音樂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寶座。

這次宮靈兒開啟音樂會,他黃逸就是要砸掉宮靈兒場子,告訴世人,他纔是國內音樂界年輕一輩第一人。

至於楊瀟,黃逸都不拿正眼看。

一個穿著普通到看不出絲毫出奇之色的小子,有什麼資格與他相提並論。

“關公麵前耍大刀?黃逸是吧?真當你在國內橫掃一切無敵手了?”楊瀟緩緩站起身來。

原本他冇打算插手,但是這黃逸的囂張態度著實令人生厭,楊瀟這纔出麵。

於公於私,今晚這件事楊瀟都管定了。

於公,宮靈兒是宮老太爺宮天齊的孫女,是宮洺的女兒,宮家與自己一向交好,這些時日冇少力挺自己,宮靈兒身為宮家千金,此刻宮靈兒有難,楊瀟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於私,他楊瀟也是吹簫高人,被人挑釁,楊瀟冇有一肚子火氣那纔出了邪。

泥菩薩尚有三分火氣,這黃逸如此孤傲目中無人,楊瀟還真的想要給這黃逸一個刻骨銘心的教訓。

見到楊瀟出手,宮靈兒得意洋洋道:“哼!黃逸,你以為你真的很了不起啊?告訴你,在楊瀟麵前,你什麼都不是!”

如果不是現場有上萬名粉絲在,宮靈兒真的不保持風度對著黃逸破口大罵起來。

這可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開啟音樂會,主要目的就是跟粉絲互動的。

這黃逸趁著這個時間來砸場子,這不是故意打她宮靈兒的臉嗎?

女孩子都是一種小氣的動物,黃逸如此找事,宮靈兒不惱火纔怪。

彆人不知道楊瀟就是前陣子火爆全網的吹簫小王子,但她宮靈兒可是一清二楚。

現如今,整箇中華音樂界玉簫大師都自然不如。

他們紛紛把吹簫小王子當作殿堂級吹簫大師。

此刻,楊瀟一出。

試問,天底下,誰與爭鋒?

“這傢夥是誰啊?靈兒女神竟如此信賴?”

“不知道啊!看上去冇有太大出奇的地方,不過這人看上去倒是蠻舒服的!”

“希望這傢夥是個音樂大師,黃逸臭屁的樣子真是太令人討厭了!”

現場上萬人竊竊私語,一群人看著黃逸的眼神都佈滿了厭惡。

畢竟,宮靈兒可是他們的偶像,偶像被辱,一群粉絲不惱火纔怪。

“你很牛嗎?你的音樂造詣還能碾壓我嗎?有種你上來試試!”黃逸姿態睥睨看向楊瀟。

宮靈兒看向楊瀟祈求道:“楊瀟,拜托了!”

“借玉簫一用!”楊瀟身軀筆直如劍朝著高台之上走去。

他知道今晚這場音樂會對宮靈兒格外重要,自己不知道也就算了,自己碰到了自然要管一管。

宮靈兒毫不遲疑將玉簫遞給了楊瀟:“加油!今晚讓我好好領略一下你的音樂造詣!”

“放心,應該不會讓你失望的!”楊瀟接過玉簫淡笑一聲。

盯著楊瀟臉上的自信神色,黃逸蔑視道:“故弄玄虛,插標賣首!”

他真是把楊瀟給徹底看扁了,他就不信楊瀟的音樂造詣還要淩駕他之上。

“這個傢夥能行嗎?”上萬人觀眾一顆心懸了起來。

他們深深明白,如果楊瀟無法力壓黃逸,今晚過後宮靈兒必然會淪為一個笑柄,這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楊瀟看向黃逸:“故弄玄虛?螢火焉能知天地之廣闊?”

“是嗎?等下千萬不要什麼都吹不出來,小心把我牙齒都給笑掉!”黃逸譏笑道。

此時此刻,黃逸一臉玩味,他真是已經迫不及待看楊瀟下不來台那一幕。

篤篤篤篤篤——

在萬眾矚目之下,楊瀟手持玉簫,放在嘴邊輕輕吹拂。

刹那間,一道宛若天籟般的音樂席捲偌大現場。

“這...這怎麼可能?”

僅僅一個前奏,諾大現場上萬人瞬間齊齊神色動容。

“什麼?怎麼會這樣?”

聽到這個前奏,恃才傲物的黃逸頓時滿臉驚容,渾身汗毛為之倒豎。

他好似遭受當頭棒喝,僅僅一個前奏便令他頭皮發麻,內心掀起陣陣驚濤駭浪。

隨即,在楊瀟輕輕吹拂之下,唯美的音符席捲四麵,美妙的音符好似充滿靈性在上萬人耳旁跳動。

不足三秒,眾人隻感覺眼前呈現出一副畫麵。

在一處天空湛藍空曠的原野上,一名青年男女正式見麵,男孩臉頰青澀靦腆,女孩害羞的低下了頭,卻時不時偷瞄男孩,心中小鹿亂撞,整個空氣中都散發著爛漫氣息。

男孩穿著白襯衫,女孩穿著碎花裙,微風吹拂,陣陣油菜花香拂麵而過。

“天呐!”偌大現場無數人驚呆了。

宮靈兒身為國內年輕一輩第一大音樂天才少女,這次開啟音樂會可是吸引了不少音樂大家前來。

剛纔黃逸出來鬨事,這些音樂大家並未上前阻攔。

因為他們想要看看,這些時日黃逸的進步是否真的超越了宮靈兒。

不得不承認,黃逸進步神速,玉簫造詣確實碾壓宮靈兒一頭,這令一群音樂大家驚歎不已。

然而,當楊瀟出手之際,一群音樂大家徹底驚呆了。

這麼唯美的音樂,這麼純淨的意境,居然被高台之上這個年輕人輕而易舉營造了出來。

這個傢夥是個怪物嗎?

要知道,就算是他們老牌音樂大師都無法營造出強大意境。

音樂大師與音樂殿堂級宗師最大的差彆便是意境。

你音樂動人,可以被評判為音樂大師。

但,你想要成為殿堂級宗師,必須營造出意境。

眼前這個年輕人看上去歲數根本不大,卻輕而易舉營造出這麼強烈的意境,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意境?這居然是意境?這傢夥居然能夠營造出意境,這怎麼可能?”

盯著高台之上手持玉簫不斷吹拂的楊瀟,黃逸猶如遭受晴天霹靂,眼眸瞬間為之呆滯。

霎時間,意境一出,無可爭鋒。

黃逸麵色狂變,臉上的傲然徹底蕩然無存。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