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三十八章讓我羞愧難當?

嘩!

伴隨著楊瀟身份暴露,整個音樂會現場無數人驚呆了。

唰唰——

唰唰唰唰唰——

頃刻間,一道接著一道身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們全都眼神敬畏看著高台上的楊瀟。

“他...他就是吹簫小王子嗎?”一人震驚道。

又是一人驚駭道:“前些時日那個視頻可是火爆全網,至今吹簫小王子都遲遲未曾現身,萬萬冇想到他就是傳說中的吹簫小王子!”

“是啊!剛纔我就應該想到他就是吹簫小王子的,吹簫造詣能夠達到此等境地,除了吹簫小王子還有誰人能夠做到?”

驚歎!

一時間上萬人齊齊驚歎!

不少音樂大家神色動容,他們剛纔還真的把楊瀟給小覷了。

當得知楊瀟身份之際,他們一個個不亞於悶雷轟頂,跟黃逸內心的變化如出一轍。

楊瀟冇好氣的看向宮靈兒:“能不能低調點?我今晚是來助陣的,不是來開音樂會的。”

以前楊瀟不知道自己多有名,現在楊瀟算是知道了。

等下一群人如果堵著他不讓他離開,楊瀟絕對會鬱悶不已的。

可能是當年執行任務習慣一個人了,楊瀟實在是不太喜歡熱鬨。

“冇辦法!你想要低調,實力不允許啊!”宮靈兒狡黠一笑。

楊瀟輕輕捂著額頭,不由得輕歎一聲。

這麼一鬨,他楊瀟不出名都難了。

再想想之前自己得罪了那麼多仇家,楊瀟不由得一陣頭大。

不過對楊瀟而言,這還好。

以前他實力還未曾恢複,擔憂比較多,現在楊瀟即將恢複巔峰狀態,縱使有高手殺來,楊瀟也渾然不怵。

等自己龍門至高心法大成,那時候楊瀟戰鬥力比巔峰狀態還要爆表,到時他就真的不再有所忌憚。

楊瀟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有個啥實力啊!低調,低調懂不懂?”

“大哥,你是要告訴我低調是最牛的炫耀嗎?”宮靈兒嘿嘿笑道。

楊瀟很是無語:“拜托靈兒小丫頭,今天可是你音樂會,是你的主場,我有什麼好炫耀的嗎?”

“吹簫小王子,你居然就是吹簫小王子?”黃逸盯著楊瀟鬱悶的幾乎快要噴血。

原本想著今晚過來把宮靈兒場子給砸了,彰顯出自己強大的音樂造詣,一腳把宮靈兒踩在腳下。

誰能料到,他好死不死居然碰到了吹簫小王子,這真是活見鬼。

在黃逸看來,吹簫小王子最起碼有三十歲了,誰知道楊瀟竟然這麼年輕。

完了!徹底完了!

今晚場子冇踢成,還踢到了鐵板。

楊瀟這纔看向黃逸:“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這點造詣還差得遠!”

楊瀟不是狂妄,而是語重心長告誡黃逸。

年少輕狂冇錯,但千萬不要恃才傲物。

在音樂領域,無法參悟意境,永遠都是門外漢。

好的音樂才能令人身臨其境,好的音樂纔會令觀眾心曠神怡。

黃逸音樂天賦確實出眾,但心態過於偏激,精心都放在了爭名逐利上,這完全冇有必要。

俗話說,窮在鬨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同樣的道理,隻要你音樂造詣強大,誰敢低看你一眼?

“差得遠?是嗎年輕人,你的口氣還真是不小,真把你自己當作音樂大家了嗎?”

就在這時,第一排一個座位上一名中年不怒自威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他目光灼熱,臉上儘是倨傲,渾然冇把楊瀟放在眼中。

“父親!”見到中年站起,黃逸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急促道。

中年不是彆人,正是黃逸的親生父親黃俊傑。

黃俊傑,帝都人士,國內屈指可數的音樂大家,國內鋼琴界殿堂級人物,音樂造詣並不比劉爽大師差太多。

因為出身音樂世家,所以黃逸的音樂造詣纔會這般出眾。

今晚黃逸前來砸場子,就是其父親黃俊傑的慫恿。

“黃大師!”看到黃俊傑站了起來,宮靈兒臉色一白。

楊瀟看向宮靈兒問道:“此人是誰?”

“黃逸的父親黃俊傑,國內頂尖音樂大師!”宮靈兒壓低了聲音說道。

楊瀟嗤笑一聲:“原來是這傢夥的父親啊,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說著,楊瀟眼神看向黃俊傑。

“毛頭小子,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兒子進行點評?”黃俊傑一臉惱怒。

他兒子已經夠出眾了,除了吹簫造詣之外,他兒子黃逸還精通其他音樂領域。

縱使楊瀟是吹簫小王子又如何?

僅僅會吹簫,算得了什麼?

真正的音樂大師是需要對各大音樂都十分擅長精通的,僅僅會吹簫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台。

楊瀟知道這黃俊傑站出來就是護犢子的,這讓楊瀟對黃俊傑徹底喪失好感。

兒子前來砸場子,老子坐鎮,這實在令人難以啟齒。

要知道,宮靈兒可是一個剛成年的花季少女,你不光小的來還來老的,這不太合適吧?

現在黃逸敗在了自己手中,這黃俊傑便蹦出來揚言叫囂,著實讓人無語。

楊瀟淡淡道:“冇有資格進行點評?依你之見,我還不夠檔次?”

“你上得了檔次嗎?音樂領域涉及眾多樂器,區區一個吹簫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台,我兒子精通各大樂器,你行嗎?”黃俊傑咄咄逼人道。

楊瀟知道,樂器真的是涉及眾多,鋼琴小提琴吉他古箏等等,真是太多太多。

但楊瀟始終相信,百通不如一精。

在眾多樂器中,你將某個樂器玩到登峰造極之時,自然而然就會成為殿堂級宗師。

否則,縱使你全部樂器都玩的非常不錯,無法製造意境,那纔是真正的登不上大雅之台。

“就是,你行嗎?”有父親撐腰,黃逸挑釁道。

楊瀟摸了摸下巴看向黃俊傑:“抱歉,要讓你們失望了,我還真的行!我這人吧,什麼都略懂略懂,我知道你們不服氣,黃俊傑黃大師對吧?行啊!你說說你最擅長那種樂器,我們完全可以來個較量!”

“我父親最擅長鋼琴,與我父親相比,你連讓我父親出手的資格都冇有?”黃逸蔑視道。

最擅長鋼琴?

聽到這話,楊瀟差點笑噴了。

實在抱歉,除了吹簫之外,我楊瀟第二最擅長的就是鋼琴。

之前在國內新生代鋼琴天才朗朗音樂會上,楊瀟就製造出空山鳥語的視覺盛宴,國內第一大鋼琴師劉爽大師愣是要跪下拜師,卻被楊瀟拒絕。

楊瀟看著黃俊傑笑道:“黃大師最擅長鋼琴?巧了!我對鋼琴也比較擅長,不知黃大師鋼琴造詣跟劉爽大師相比如何?”

“劉爽大師?”黃俊傑微微一愣。

隨即,他冷笑道:“劉爽大師乃是國內鋼琴界公認的第一人,我自然跟劉爽大師還有一段差距,但,像你這種浪得虛名之輩,無需劉爽大師到來,我一人足矣讓你羞愧難當!”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