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三十七章他就是吹簫小王子

敗了!黃逸知道自己敗了!

在楊瀟麵前,他敗得一敗塗地,甚至令他冇有一絲反抗餘地。

他用玉簫吹來的音樂固然優美,但跟楊瀟相比,真的好似螢火與皓月之間的差距令人無法逾越。

美妙的音色令人動容,空靈的意境直人腦海靈魂。

甚至能夠令人產生一種與之共舞的強烈之感。

此等造詣,他遠不能及。

“哇塞!楊瀟,你是個魔鬼吧?”宮靈兒盯著楊瀟身影,美眸儘是狂熱。

被譽為中華新生代音樂第一人,宮靈兒一向對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

前些天吹簫小王子爆紅網絡,猶如龍捲風般席捲全國各地,宮靈兒非常不服氣。

第一,宮靈兒承認,視頻中撫簫之人造詣強大令人瞠目結舌,她宮靈兒心服口服。

第二,宮靈兒根本不相信這是一個年輕人能夠做到的,她認為炒作嫌疑非常大。

所以,當宮靈兒得知楊瀟就是吹簫小王子之際,她第一時間找到楊瀟欲將與楊瀟論一個高低。

遺憾的是,楊瀟連番拒絕,令宮靈兒實在是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今晚,宮靈兒特邀楊瀟當助陣嘉賓,除了想要中場緩和幾分鐘時間,還有就是想要知道楊瀟音樂造詣到底達到了何等地步。

誰能料到,楊瀟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震撼全場。

意境,那可是殿堂級宗師才能營造出來的意境啊!

楊瀟年紀輕輕,剛開始便能令人渾身雞皮疙瘩冒出來,隨即意境便撲麵而來,這簡直不能用怪物來形容,恐怕隻有妖孽才能與楊瀟並肩媲美。

“呀!不好!”宮靈兒尖叫一聲。

忽然,她意識到自己的玉簫遞給了楊瀟,上麵還有自己的吻痕。

宮靈兒不由得瞪大眼眸,自己豈不是跟楊瀟來了一個間接接吻?

想到這裡,宮靈兒一顆心怦怦直跳,小臉更是通紅無比。

不過,緊接著,強烈的意境給人帶來懵懂初戀的羞澀之感。

楊瀟緩緩閉上了眼眸,用心去傾情演繹。

優美的旋律,唯美的音樂之感,令人如沐春風,令人心曠神怡。

一名宅男淚流滿麵:“真是太好聽了!我想到了我的初戀!”

“是啊!我也想到了我的初戀!”又是一人共鳴道。

近萬人閉上了眼眸,細心去品味楊瀟用玉簫營造出來的唯美意境,享受這場來之不易的聽覺盛宴。

在楊瀟吹拂下,一道道畫麵再次呈現在眾人眼前。

空曠的田野下,白襯衫青年與碎花裙女孩紅著臉坐在草地上攀談。

他們都很懵懂青澀,時不時因為偷瞄對方一眼而紅了臉。

隻可惜,夕陽西下,他們都要返回家中。

離開之前,女孩輕咬貝齒,捏著衣角內心萬般不捨。

男孩撓了撓腦袋,不知離彆前應該說些什麼。

隨後,在一陣靜默中二人背對而馳。

就在邁出三個腳步之際,二人齊齊停住了腳步。

轉身,疾跑,擁抱,熱吻,一氣嗬成。

在美麗的夕陽下,那種強烈的初戀感令人怦然心動。

抑揚頓挫的音符,好似可以喚醒上萬人身體內每一處神經,讓人沉浸在這股意境中,徹底淪陷。

冇錯,這是初戀的感覺!

無論男女,總會經曆當年那種懵懂的情感。

那時候,愛情很美,令人心馳神往。

那時候,愛情簡單,一眼便是終生。

就像是那天陽光正好,而你正穿著一件白襯衫。

就像是那天陽光正好,而你穿著一件碎花裙擦肩而過,那一抹甜美笑意永留心中。

不知道多少青年男女在初戀這方麵,都奮不顧身,都想要嫁給愛情。

那時候,他們都相信,時間是個偉大的作者,它最終會寫出最完美的案卷。

那時候...

滴答!滴答!

不知何時起,不少人眼眸濕了,回想起自己的曾經。

上萬人為之共鳴,這種聽覺盛宴,乃是他們平生以來第一次遇到。

“這種意境,這種意境未免也太強烈了吧?恐怕全球第一大吹簫殿堂級宗師到來恐怕也不過如此吧?這等造詣整個世間簡直無人能及,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人?”黃逸臉上再也冇有一絲傲然。

他盯著楊瀟眼神充滿濃濃驚駭,內心掀起萬丈波瀾。

楊瀟輕輕吹拂,每一個音符都是那麼的乾淨純潔,找不出任何瑕疵。

尤其是這麼強烈的意境,更是令人為之沉淪。

黃逸自詡自己音樂造詣不輸宮靈兒,但他現在卻發現,在楊瀟麵前,他纔是真的關公麵前耍大刀;在楊瀟麵前,他纔是真正的班門弄斧。

強,實在是太強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為音樂而生的殿堂級妖孽。

服了,黃逸徹底被楊瀟的音符給征服了。

剛纔那些為楊瀟捏了一把冷汗的觀眾徹底鬆了一口氣。

此等音樂高人出手,力壓全場,無人可及。

“酷酷酷,楊瀟你實在是太酷了!”宮靈兒興奮的手舞足踏。

她美眸閃爍,盯著楊瀟的眼神充滿了敬佩與崇拜,甚至還夾雜著一絲愛慕。

雖說冇有談過戀愛,但楊瀟營造出來的初戀意境卻令宮靈兒忍不住想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縱使萬劫不複,縱使前麵是刀山火海。

她願隻為情故,雖死不悔!

宮靈兒看著楊瀟,眼神之中的愛慕越發濃鬱。

她從小就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自己未來的夫婿一定要是音樂大家,能夠與她產生心靈共鳴。

想到之前自己嚷嚷著要跟楊瀟比試高低,宮靈兒不由得羞紅了臉。

幸好楊瀟冇跟她pk,否則她絕對必輸無疑。

音符時而悠揚,時而婉轉。

楊瀟傾情將自己心中那種初戀之感營造而出。

他冇有談過戀愛,但楊瀟心中理想的戀愛應該就是這般。

愛,要麼不開始,要麼一輩子。

愛上你,不是因為你給了我需要的東西,而是因為你給了我從未有過的感覺。

我不想做你生命的插曲,隻想做你生命最完美的結局。

這就是楊瀟的愛情信念,這也是楊瀟對唐沐雪的愛情信念。

曲畢,偌大現場上萬人還停留在意境當中無法自拔。

黃逸驚駭欲絕盯著楊瀟顫聲道:“你...你是誰?為何會營造出這麼強大的意境?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楊瀟看著驚駭的黃逸戲謔一笑。

下一刻,宮靈兒不再遲疑,她神色肅穆道:“他是誰?黃逸,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楊瀟不是彆人,楊瀟正是傳說中的吹簫小王子!”

什麼!楊瀟就是吹簫小王子?

轟!!!

此話一出,黃逸猶如遭受悶雷轟頂,他眼眸瞪得滾圓,下巴頓時碎了一地。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