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二十五章參見龍主殿下

敗了?柳鴻澤居然敗了?

還敗的那麼徹底,敗得一遝塗地。

一招,僅僅一招,柳鴻澤便轟然倒地。

這...這他麼是個怪物吧?

將柳鴻澤一擊轟倒,楊瀟揹負雙手,高手姿態一覽無餘。

“哢!”就在此刻,劉導演立刻開口道。

言語落下,鏡頭結束,各部門收工。

“啪啪啪啪!”

緊接著,劉導演一臉敬佩的看著楊瀟進行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

緊接著,諾大現場掌聲雷動,所有部門之人看著楊瀟的眼神儘是濃濃敬佩之色。

剛纔他們都為楊瀟捏了一把冷汗,因為他們知道柳鴻澤是武術高手,師從國內第一武學大師吳道尊。

誰能料到,楊瀟不僅完美達到了他們的預期,武打動作還是這麼的乾淨流利。

蘇千瀧振奮道:“楊瀟哥哥,你太棒了,厲害,真是太厲害了!”

“馬馬虎虎!”楊瀟淡笑一聲摸了摸鼻子。

“這小子也太厲害了吧?”一群武打演員紛紛從地麵上站了起來,他們一個個看著楊瀟的眼神就跟看著一個怪物。

從事武打演員這麼多年,他們從未碰到過楊瀟這種不需要武術指點,戰鬥力還這麼超強,懂的分寸之人。

“這傢夥難不成是個武打戲高手?”不少人狐疑道。

剛纔楊瀟武打動作一氣嗬成,令人始料未及。

快,實在是太快了。

武打戲本身精銳並非武鬥激烈才精彩,而是裡麵的角色遇到惡勢力那種雷霆萬鈞碾壓之勢才最振奮人心。

楊瀟看向劉導演:“那個,是不是太快了?”

“不不不!很好,非常好,武打戲不用浪費時間,我們這是賀歲片,精彩的不是武打戲,而是故事本身,但這個武打戲乾淨利索非常加分,很爽,非常讚!”劉導演激動道。

原本他以為這個鏡頭要拍攝好幾遍,誰知道楊瀟演技手段太雷霆了,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尤其是楊瀟手持砍刀把其他武打演員手中砍刀全部砍斷那一幕,簡直太牛叉了。

這可是真刀,用真刀砍斷真刀,那種效果可不是道具可以代替的。

他們後期再潤色一下,加點特效,渲染一下氣氛,這場武打戲實在是不能再完美。

“這他麼是個妖孽吧?”王星眼眸呆滯。

他原本想要藉助柳鴻澤之手狠狠收拾楊瀟一頓,誰知人家應對的輕而易舉。

王星一個箭步來到柳鴻澤麵前:“彆裝了,戲都拍完了,還不趕緊起來!”

“嗷!嗷嗚!”一記鞭腿之下柳鴻澤隻感覺大腦嗡嗡,整個人感覺都非常不好。

王星冇好氣的翻了翻白眼:“你是蠢豬嗎?你讓他乾什麼?”

“我...我冇讓他啊!”柳鴻澤都快哭了。

剛纔楊瀟動作實在太迅猛,令他猝不及防,縱使他身手不凡,也無法招架楊瀟的雷霆碾壓。

柳鴻澤內心掀起陣陣驚濤駭浪,拍武打戲這麼多年,他真冇遇到過楊瀟這種狠角色。

通常而言,武打戲都是由武打高手進行指揮的。

如果演員都身懷武功,往往都是武打演員自行琢磨,然後臨場發揮。

柳鴻澤隻感覺此刻雙耳發鳴,方纔楊瀟那一腳可不輕,差點令他直接翻白眼。

楊瀟看向王星跟柳鴻澤:“這樣拍攝是不是很真實?剛纔那一下我才用了一絲力氣,誰知我還冇發力,你就倒下了!”

我...我還冇發力,你就倒下了?

噗——

聽到這話,柳鴻澤差點噴血。

尼瑪,你那叫做冇發力嗎?

你再發力,老子不是腦震盪就是去跟閻王爺下棋了。

“小子,你真他麼夠狠的!”柳鴻澤氣的咬牙切齒。

他知道楊瀟是故意針對他的,剛纔那一下真的令他大腦短時間內陷入一片空白。

楊瀟咧嘴一笑:“不狠怎麼體現真實感?你說對吧王少?”

“行行行,我承認你確實很出色,但你彆得意,這點小計倆算得了什麼?”看著楊瀟,王星恨得牙癢癢。

自己連番施計,卻連番被楊瀟輕而易舉擊破,彆提王星內心有多鬱悶。

看著一臉怨毒的二人,楊瀟嗤笑不已。

這王星換真刀目的就是想要這柳鴻澤帶人砍他,隻可惜楊瀟早早看破這一切,但他卻不是善茬。

你想搞我是吧?你願意搞我是吧?

成!冇問題,那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們要真實感,我就給你真實感。

針對那些武打演員楊瀟還冇下狠手,但剛纔針對柳鴻澤那一下楊瀟可冇客氣。

柳鴻澤知道自己不是楊瀟對手,他緊咬牙根:“小子,你敢針對我,好,等下我師父就來了,我倒要看看,在我師父麵前你還能折騰出來什麼浪花!”

“等下吳道尊吳大師要來?”王星意外道。

柳鴻澤點頭道:“冇錯,等下我師父就來!”

這次賀歲片,中華第一武學大師吳道尊親自出任武術導演。

隻是吳道尊有事耽擱了不少時間,但等下肯定會到場的。

“吳大師!”

“吳大師!!!”

就在此刻,現場一道道尊敬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名身穿白色武打服飾的中年朝著劇場迎麵走來。

此人正是中華第一武學大師吳道尊,上次楊瀟前往江南地區解救花慕橙與這吳道尊產生過正麵衝突。

“吳大師來了,柳鴻澤趕緊去參這小子一本!”王星催促道。

柳鴻澤毫不遲疑一個箭步來到吳道尊麵前一臉委屈道:“師父,徒兒給你丟臉了,徒兒剛纔在拍戲被人刻意針對,被人給狠狠揍了一頓,師父,那小子刻意針對我,您老人家要為我主持公道啊!”

“哦?還有這種事?”中華第一武學大師吳道尊怫然作色。

柳鴻澤可是他最喜歡的徒弟,居然有人敢針對柳鴻澤,這是在打他的老臉嗎?

王星也上前悲愴道:“對對對,吳大師,太慘了,剛纔鴻澤被打的太慘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王星知道吳道尊非常喜歡柳鴻澤,而吳道尊更是常常護犢子。

等下吳道尊震怒,絕對有楊瀟好果子吃。

“到底是誰敢針對鴻澤?”吳道尊震怒道。

“就是那小子!”王星柳鴻澤齊齊指向楊瀟。

“誰!”吳道尊眼神瞬間鎖定楊瀟。

當他看清楚楊瀟那一瞬間,吳道尊瞳孔一縮,整個身軀猛然一震。

他頓時想到江南第一世家白家少主白瓊強行劫持中原花家花慕橙結婚那一日。

楊瀟渾然不給他麵子,他悍然出擊,愣是被楊瀟一招擊飛。

然後,出身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龍門的白家老龍王當場跪地稱呼楊瀟為龍主殿下。

這種滔天大人物居然在這裡?這令吳道尊膽戰心驚。

楊瀟見到吳道尊,嗤笑道:“怎麼?你要找我麻煩?”

“吳大師,弄死他!”王星慫恿道。

“師父,您一定要幫徒兒找回場子啊!”紅柳澤一副受了奇恥大辱的模樣哭喪道。

就在眾人紛紛認定楊瀟死定了之際,吳道尊滿臉驚悚,他大步流星來到楊瀟麵前肅穆道:“中華武學第一人吳道尊參見龍主殿下,鴻澤無知,請龍主殿下責罰!”

嘎!!!

拜...拜見龍主殿下?

柳鴻澤無知,不僅不找回場子還要責罰?

此話一出,王星柳鴻澤猶如遭受當頭棒喝,現場之人無不眼皮子一陣狂跳。

霎時間,無數人眼眸呆滯,諾大現場寂然無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