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一十四章震驚的維克多

什麼!攤牌了?

“哈哈哈哈!”

聞言,唐浩宮本正雄全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宮本正雄直接看向唐沐雪:“唐小姐,雪瀟集團要攤牌了嗎?我跟唐先生真的是好生害怕啊!”

他的言語中夾雜著濃濃嘲諷意味,好似雪瀟集團亮出底牌就是一個笑話。

“唐沐雪,雪瀟集團現在市場估值纔多少錢?不足兩百億吧?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們鬥?告訴你們,一百億對我們而言僅僅是一個起點,而不是終點!”唐浩一臉桀驁。

他們吃定了維克多米莉亞夫婦,畢竟與他們進行合作,不亞於無形中與帝都楊家東瀛宮本家族強強聯合。

而雪瀟集團僅僅在中原市做大做強罷了,根本上升不了高級層麵。

唐沐雪臉色發白,她早就料到了唐浩宮本正雄會不惜血本猛砸資源截胡雪瀟集團的生意。

但令唐沐雪萬萬冇想到的是,唐浩宮本正雄手段簡直瘋狂。

一百億的資金唐沐雪還能接受,但三七分成她真的接受不了。

三七分成資金回籠太慢,最後還不一定能夠賺錢,一旦資金耗上,雪瀟集團根本耗不起。

米莉亞夫人看向唐沐雪:“唐小姐,既然唐先生宮本先生已經報價,你們不妨也直接報價吧!”

他們終究是生意人,來到中原尋求醫藥合作本質上就是為了謀取更大利潤。

俄羅斯靠近極寒之地,很多藥材都無法生長。

而天府之國則是地大物博,氣候多變,很多藥材都能在天府之國境內健康成長。

再加上俄羅斯與天府之國一向交好,從天府之國選購醫藥合作商這纔是最為明智的。

盯著一副小人得誌的唐浩與宮本正雄,楊瀟淡笑一聲:“沐雪,不用動搖心智,我們本身報價多少就報價多少,放心,有我在,隻要我攤牌,這次合作依舊被雪瀟集團吃下!”

撲哧——

聽到楊瀟這話,唐浩宮本正雄當場笑噴了。

“楊瀟,你他麼在做夢吧?吃下?就憑你?”唐浩極其不屑道。

宮本正雄戲謔道:“真是天大的笑話,這個笑話鄙人能夠笑一年!”

好似楊瀟就是在誇大其詞,裝腔作勢。

維克多米莉亞夫婦二人都非常驚訝,他們實在不明白楊瀟為何會出此狂言。

他們可是來自世界級大族,他們的選擇是多樣的,憑什麼最終鎖定雪瀟集團?

維克多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剛纔他對楊瀟產生的好感瞬間蕩然無存。

原本他以為楊瀟是一位謙卑學富五車的知識淵博青年,誰能料到這楊瀟竟是一個狂妄之徒。

“自作孽,真是不可活!”唐浩內心暗爽不已。

意識到維克多已經惱火,唐浩就知道局麵對他們越來越有利了。

愚蠢的楊瀟,你可真會作死啊!

區區一個帝都楊家棄子,膽敢大言不慚,也不怕把人大牙給笑掉。

在眾目睽睽之下,唐沐雪深吸了一口氣看向米莉亞夫人:“米莉亞夫人,這次合作雪瀟集團非常重視,因此,昨天雪瀟集團高層全都鄭重以待,足足開會長達數個小時之久!”

“最終我們商討出來的決策為,合作投資我們雪瀟集團願意拿出來八十億的資金,去掉成本,利潤我們兩家五五分!”

雖說局麵非常不利,但有楊瀟在場,唐沐雪依舊把自己內心最原始的想法講了出來。

之前,楊瀟給他一張銀行卡,這張卡裡足足有一百多億。

加上雪瀟集團固有的市場估值,雪瀟集團市場估值逼近兩百億。

但,就算是再重視這場跨國合作,雪瀟集團也不可能拿出一半底蘊進行合作。

畢竟,浩天醫藥集團對雪瀟集團虎視眈眈,一旦雪瀟集團大量資本外流,浩天醫藥集團隻要發難,雪瀟集團根本無法進行正麵壓製。

至於利潤,當然是五五分。

與維克多家族合作,雪瀟集團是為了賺錢而不是往裡麵砸錢的。

“投資八十億?利潤五五分?哈哈哈哈!”宮本正雄頓時捧腹大笑。

唐浩眉宇間儘是濃濃譏諷:“先不說投資,利潤五五分,你們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口?這就是攤牌嗎?真是笑死人了!”

他跟宮本正雄強強聯合,最終決策三七分成。

這個三七分成可不是利潤三七分,而是總銷售進行三七分。

比如說他們投資了三十億成本,最終賣了一百億,那麼唐浩宮本正雄隻能分到三十億,最終保本,一毛錢不賺。

而唐沐雪說法則是投資三十億成本,最終銷售一百億,雪瀟集團要收回這三十億成本,剩下七十億利潤兩家五五分,最終維克多家族隻能拿到三十五億,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利潤五五分?”維多克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米莉亞夫人雖說對楊瀟唐沐雪心生好感,但唐浩宮本正雄讓步太大了,令她根本無法拒絕。

最重要的是,雪瀟集團僅僅是中原市一個醫藥大型集團。

而浩天醫藥集團背後有帝都楊家扶持,宮本正雄身後更是有世界級財閥宮本家族扶持。

按照長遠來看,與唐浩宮本正雄合作對維克多家族纔是最有利的。

唐沐雪緊張的看向楊瀟:“我們要不要做出讓步?”

“不必!”楊瀟淡笑一聲。

唐浩一臉傲然看向楊瀟:“不必?真是冇有一點誠意,看來你們雪瀟集團是不打算與維克多先生合作了!”

“一個小醫藥集團算得了什麼?鼠目寸光而已!維克多先生,如果您滿意的話,就在我們合作合同上簽字筆吧!”

遲則生變,宮本正雄毫不遲疑從黑色手提包內取出兩份檔案遞給了維克多。

他們一方已經簽署完畢,隻要維克多簽字按上手印這份合同便徹底生效。

“很抱歉唐小姐,我很感謝貴公司能夠開出這樣的籌碼,隻是從長遠來看,我們跟唐先生宮本先生合作纔是最正確的,所以,我最終抉擇是跟唐先生宮本先生合作!”維克多沉聲道。

說著,他拿出一支鋼筆欲將在合同上簽字。

“維克多先生,稍等一下!”楊瀟忽然開口道。

宮本正雄不屑道:“楊先生還想乾什麼?垂死掙紮嗎?”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唐浩眼神輕蔑。

唐沐雪緊張的捏住了衣角,此刻她隻能寄全部希望於楊瀟身上。

維克多蹙了蹙眉看向楊瀟不悅道:“楊先生還有何貴乾?”

“冇什麼大事,我就想問一下,索爾將軍傷勢應該好了吧?”楊瀟輕笑一聲。

索...索爾將軍?

此話一出,維克多米莉亞夫人全都神色大變。

維克多眼眸瞬間死死盯著楊瀟,他渾身一顫似乎想到了什麼:“您怎麼知道索爾身上有傷?難不成您是...”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