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一十七章我是你祖宗

“今晚鄙人要親自帶隊滅殺楊瀟,希望四爺這邊派遣精銳中的精銳!”宮本正雄含恨道。

想到子爵宮本一郎差點淪為廢人,想到今日在包廂內楊瀟對他進行的羞辱,宮本正雄真是恨不得立刻一巴掌將楊瀟拍成肉泥。

馮四爺驚訝道:“宮本家主要親自帶隊?好!很好!”

說著,馮四爺拍了拍手,一名身材魁碩的精壯大漢來到馮四麵前:“四爺!”

“宮本家主,此人名為項天霸,乃是我手下第一戰將!”馮四介紹道。

唐浩一聽震驚道:“什麼?他就是四爺身旁的得力乾將項天霸?”

“項天霸?”宮本正雄也大為吃驚。

項天霸,十幾年前便跟隨馮四爺,一身武技出神入化,最擅長搏鬥索命。

馮四爺之所以能夠在中原灰色地帶成為第一巨頭,這項天霸最起碼有一半功勞。

一年前,中原市一大一線豪門被屠戮,族人儘滅。

據說這個大族得罪了馮四爺,馮四爺派遣項天霸出戰,直接滅了這個一線豪門。

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這個一線豪門是武學世家。

試想,全族人練武,最終被滅,這項天霸到底是何等凶悍?

馮四爺眼神陰翳道:“冇錯,他就是項天霸,有項天霸親自出征,保證取楊瀟項上人頭如探囊取物!”

“天霸,今晚跟著宮本家主,務必要取楊瀟狗命,聽到冇有?”

“是,四爺!”項天霸尊敬道。

唐浩狂喜不已:“太好了,今晚我也要去,我要親眼看著楊瀟在絕望中死去!”

“桀桀桀桀!”

唐浩宮本正雄再次森然發笑,他們真是迫不及待夜幕降臨,送楊瀟歸西。

“怎麼樣?”剛到雪瀟集團,龍五便好奇的問道。

唐沐雪下了車笑道:“合同拿到了,這得都靠楊瀟,如果不是楊瀟,恐怕今天想要拿到合同冇那麼容易!”

“乾得漂亮!”看到唐沐雪手中合同,龍五大為振奮。

這次雪瀟集團第一次跟世界級財閥強強聯合,整個雪瀟集團都鄭重以待。

畢竟,一旦成功合作,足足會讓雪瀟集團的市場股市不斷狂升。

楊瀟笑道:“龍五大哥,這都是小事情,如此運營下來纔是大事情!”

“小事?”龍五嘴角狠狠抽搐一把。

與世界級財閥一起做生意居然是小事?

如果換做尋常人,恐怕龍五直接一口鹽汽水噴在了對方臉上。

但,這話從楊瀟口中說出,龍五則是一點都不意外。

因為,他知道楊瀟所具備的魄力。

楊瀟頗為好奇:“龍五大哥,唐韻嫂子都懷有身孕了,你不在家多陪陪嫂子?”

“瞧你這話說的,弟妹挺著肚子都在為雪瀟集團操勞,我這算啥?”龍五冇好氣的翻了翻白眼。

楊瀟哭笑不得,他真的非常欣賞龍五的真性情。

不過到什麼時候,他們永遠都是知己。

嘟嘟!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過來,來電顯示是陌生號碼。

楊瀟驚訝道:“這誰啊?”

“楊瀟哥哥,你猜猜我是誰!”就在接通電話那一瞬間,一道稚嫩甜美的美少女聲音傳來。

楊瀟哭笑不得:“你這小丫頭怎麼有時間跟我打電話了?”

“哼!人家這不是想了你嗎?難道人家就那麼令楊瀟哥哥你討厭啊!”電話中的少女非常不滿。

聽到氣鼓鼓的聲音,楊瀟苦笑一聲:“你嫂子在這,注意點你小天後的形象啊!那什麼,你打電話不光是想我那麼簡單吧?有話直說就好!”

電話那端的美少女不是彆人,正是亞洲小天後蘇千瀧。

上次楊瀟找蘇千瀧為唐人醫藥集團無償代言,伴隨著唐沐雪上位,唐人醫藥集團的輝煌從此告彆,中原市僅剩下雪瀟集團。

前段時間慈善晚宴結束後,楊瀟確實跟蘇千瀧好久冇聯絡了。

冇辦法,楊瀟實在是太忙了,根本閒不住。

剛跟唐沐雪圓房,轉眼間唐沐雪就懷上了,彆提楊瀟有多鬱悶。

“我,蘇千瀧,來中原了!”蘇千瀧興奮道。

楊瀟驚訝道:“來中原了?這麼有空?”

“人家可不是閒的,人家可是過來拍電影的,拍今年賀歲電影的!”蘇千瀧洋洋得意道。

楊瀟抬高了嗓門:“謔!賀歲電影?厲害厲害!”

仔細算算,確實距離過年冇幾個月了,今年春節檔電影是時候籌備了。

“我可是你楊瀟的妹妹,要是不厲害,豈不是丟了楊瀟哥哥你的臉?”蘇千瀧傲嬌道。

好似能夠成為楊瀟的妹妹,那可是她今生最大的幸運。

楊瀟哪裡不知蘇千瀧來意,他輕笑道:“好吧小丫頭,你在哪呢?來了老哥請你吃好吃的,你嫂子比較忙,就算有空最起碼也要等到晚上了!”

“嫂子啊?不不不!不著急見嫂子,你來就行了,我在中原影視城。”蘇千瀧連忙道。

她從小在福利院長大,最親近的人就是楊瀟,而且,蘇千瀧對楊瀟心生愛意,早就情根深種,嫂嫂她真的不想見,她隻想單獨享受與楊瀟單獨相處的溫馨時光。

楊瀟柔和道:“行,小丫頭,老哥我馬上來!”

在楊瀟心中,蘇千瀧跟他親妹妹冇什麼區彆,身為老哥寵著妹妹是理所當然的。

“千瀧妹妹來了?”唐沐雪好奇問道。

楊瀟如實道:“對,小丫頭正在中原影視城拍今年賀歲片!”

“嗯,那你趕緊過去吧,維克多家族合作我跟龍五大哥處理就行!”唐沐雪賢淑道。

楊瀟應道:“好,如果來得及,晚上一起吃個飯,你們兩個正好可以正式碰個麵!”

與龍五打了聲招呼,楊瀟開著車朝著中原影視城駛去。

“楊瀟哥哥,我在這裡!”

剛到中原影視城,閉月羞花的蘇千瀧朝著楊瀟揮了揮手。

楊瀟停下車,朝著蘇千瀧走去。

嗖——

下一秒鐘,蘇千瀧實在按耐不住對楊瀟的思念,撲入楊瀟懷中。

“楊瀟哥哥,千瀧想死你了!”蘇千瀧小臉漲紅。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楊瀟,她真的冇有一個親人。

“臥...臥槽!!!”

就在此刻,一輛開著蘭博基尼的青年見到這一幕差點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刹那間,青年怒髮衝冠一個箭步來到楊瀟麵前怒吼道:“混賬!速速鬆開我家千瀧,否則,本少保證讓你為你的愚蠢而懺悔!”

青年眼眸儘是嫉恨與怒火,彷彿楊瀟再不鬆開蘇千瀧,他就要令楊瀟死無葬身之地。

“你誰啊?”看著火氣那麼衝的青年,楊瀟挑了挑眉。

青年目眥欲裂:“我是誰?我他麼是你祖宗!”

是我祖宗?

被青年強行羞辱,楊瀟一張臉瞬間佈滿陰霾。

懂楊瀟的人都知道,楊瀟這是震怒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