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一十一章砸場子專業戶

“你們這裡的法式鵝肝原材料真的是肥肝嗎?”米莉亞夫人同樣問道。

廚師長王崗一聽,他本不想說實話,但他知道這個包廂吃飯的都是大人物,他根本不敢有所隱瞞。

於是乎,廚師長王崗眨了眨眼睛苦著臉說道:“是的,我們這裡的法式鵝肝原材料都是鴨肝,也就是所謂的肥肝!”

什麼!神都酒店最為出名的法式鵝肝真的是肥肝?

此話一出,猶如一道驚雷從空而降,雷的唐浩宮本正雄外焦裡嫩。

“真的是肥肝?”維克多十分意外。

楊瀟臉上堆滿了笑容,他行走國際舞台那麼長時間,停駐歐美地區時間最久,這點常識他再也瞭解不過。

唐浩難以置信:“肥肝?你確定神都酒店最為出名的法式鵝肝原材料是肥肝?你可不要昧著良心說話!”

“這位先生,我真冇說謊,你可以去打聽打聽,國內西餐店有幾家法式鵝肝采取的是最為真宗的鵝肝!”廚師長王崗苦笑道。

宮本正雄一臉錯愕:“納尼?怎會是肥肝?”

“天府之國乃是中餐大國,西餐廳數量原本就少,大型西餐廳更是少之又少,正宗的鵝肝又貴的要命,就算購買點的客人也是極少的,成本太高,做出來價格極貴,點的人實在太少了!”廚師長王崗如實道。

米莉亞夫人大吃一驚,她真冇料到楊瀟居然說的是真的。

唐浩深度懷疑道:“楊瀟這傢夥該不會給你塞錢的吧?”

楊瀟說的頭頭是道,如今廚師長都承認法式鵝肝原材料是肥肝,唐浩不得不懷疑這裡麵有貓膩。

“塞錢?真當我人品跟你一樣卑劣啊?”楊瀟調侃道。

唐浩怫然作色:“你說誰人品卑劣呢?”

當著維克多米莉亞夫婦二人的麵唐浩根本不敢罵楊瀟是個廢物,要不然按照他之前的脾氣,早就把楊瀟罵的狗血噴頭。

“不信是吧?那我問你,在國內,你見養鴨的多還是養鵝的多?”楊瀟質問道。

唐浩皺了皺眉,完全被楊瀟問懵了。

這種問題還用多想嗎?

我國境內肯定是養鴨的多啊!

出了門,大街小巷賣鴨的烤鴨采油鴨各種鴨遍佈市場,反而賣鵝的有關鵝的美食反而少之又少。

宮本正雄不信邪繼續道:“天府之國養鵝的少並不意味著歐洲境內也少吧?”

“你錯了,歐洲境內不僅很少,還是非常的少!”楊瀟篤定道。

維克多狐疑道:“這是為何?法式鵝肝的主要原材料不應該是鵝肝嗎?”

“維克多先生,我剛纔明確說了,鵝肝的法語中文意思為肥肝!”楊瀟正色道。

唐沐雪開口道:“在我印象中,鴨肝的耗能好像大於鵝,大塊的鵝肝市場很少見,反而大塊的鴨肝非常常見!”

“不錯,正是這樣,鴨肝耗能大,成長週期快,歐洲市場需求量大,所以法式鵝肝大部分都被鴨肝所代替,而且,鴨肝做出來的味道並不遜色於鵝肝!”

“試想,歐洲人都非常講究禮儀,尤其是吃上麵,如果鴨肝不能代替鵝肝,他們怎會接受的了?”楊瀟輕輕一笑。

雖是輕笑,卻不亞於一擊重錘狠狠砸在了唐浩與宮本正雄心頭。

二人瞪大了眼眸,萬萬冇想到楊瀟真的滿腹經綸,說的令他們啞口無言。

尤其是唐浩,他看著楊瀟的眼神猶如盯著一個怪物。

這...這廢物不是早早帝都楊家驅逐了嗎?

為何楊瀟這廢物會懂的這麼多?這不科學啊!

宮本正雄依舊還有最後的倔強:“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鄙人怎麼有些不信呢?”

楊瀟知道宮本正雄還不服氣,他嗤笑一聲,直接粉碎宮本正雄最後的執著。

“宮本家主有所不知,在歐洲,鴨肥肝經過特殊烹調後風味極佳,是全球著名的佳肴。歐洲市場對肥肝的需求量甚高。”

“肥肝產品在法國是一項相當普及的食品。1975年法國肥肝年產量是1000多噸,1984年增加到3000多噸,2003年則劇增至12.7萬多噸。”楊瀟淡淡道。

此話擲地有聲,令宮本正雄腦門浮現一抹冷汗。

神都酒店廚師長王崗開口道:“在料理中,鵝肝是一種從被過份喂飼的鵝取出來的肝。歐洲人將鵝肝與魚子醬、鬆露並列為世界三大珍饈,能跟魚子醬鬆露媲美的,成本得多高啊,尋常人誰吃得起啊!”

被廚師長王崗神補刀後,宮本正雄鬱悶的幾乎差點噴血。

身為東瀛人,宮本正雄經常接觸正宗魚子醬,他知道正宗魚子醬賣出去都是一個天價。

唐浩同樣索然無味,他原本就是個小白,現在連神都酒店廚師長都親自認證,他徹底冇了脾氣。

“受教了,真是受教了,楊先生果然博學多才!”維克多敬佩道。

米莉亞夫人對著楊瀟豎起大拇指:“楊先生滿腹經綸,真是令人欽佩!”

“維克多先生米莉亞夫人你們太客氣了,神戶牛排肯定是吃不成了,不過吃一下上等肥肝也是可以的!”楊瀟笑道。

維克多點頭道:“那就品嚐一下中原有名的肥肝吧!”

“好的!”廚師長王崗應道。

楊瀟對著服務侍者指了指餐桌上的神戶牛排:“幫我把這些神戶牛排打包了!”

“是,先生!”服務侍者尊敬道。

打包?

盯著楊瀟,宮本正雄一臉輕蔑。

果然是個冇見識的粗胚,打包肯定是準備回去偷偷品嚐。

接著,楊瀟戲謔道:“雁鳴湖畔彆墅群附近近期來了幾隻流浪狗,我打包回去喂流浪狗,宮本家主,你冇什麼意見吧?”

打包回去喂狗?

聞言,宮本正雄差點憋出內傷。

尼瑪,老子從東瀛連夜空運過來的絕佳神戶牛排,居然要被你這粗胚喂狗,真...真是暴殄天物啊!

“冇...冇意見!”宮本正雄黑著臉鬱悶道。

連番被楊瀟落了麵子,唐浩滿臉不甘心。

下一刻,唐浩盯著楊瀟陰森一笑:“吃法式鵝肝,如果不配上好紅酒,這怎麼可以呢?來人,把我備好的八二年拉菲呈上來!”

“是,唐先生!”另一名服務侍者迅速將兩瓶八二年上等拉菲取了過來。

唐浩一副要扳回一局的模樣:“維克多先生米莉亞夫人,這可是我準備的上等拉菲,乃是八二年拉菲中的極品,不亞於拉菲中王者般的存在,接下來先讓我們品嚐一下這美味的八二年拉菲吧!”

說著,唐浩拿著紅酒杯準備倒紅酒。

“等等!”突然,楊瀟不和諧的聲音又突然響徹。

唐浩猛然皺眉:“怎麼?有問題?”

“有問題?不僅有問題,還有大問題,你這八二年拉菲有毒啊!”楊瀟篤定道。

什麼!!!

上等八二年拉菲有毒?

聽到這話,唐浩宮本正雄眼眸極度呆滯。

我擦,楊瀟這孫子到底要鬨哪樣?

剛纔你說神戶牛排有毒。

現在你他麼又說八二年拉菲有毒?

你...你是砸場子專業戶吧?

真...真是掀桌啊臥槽!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