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零九章給你們上一課

“有毒?”維克多米莉亞夫婦神色钜變。

刹那間,二人臉上升起強烈慍怒。

他們可是來自世界級財閥,更是世界級財閥之主,誰敢在他們的餐品裡下毒?

這是要乾什麼?想要找不自在嗎?

宮本正雄氣的八字鬍差點翹起來:“八嘎!誰說這神戶牛排裡麵有毒?你有證據嗎?”

“楊瀟,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今天你要是不給一個圓滿的說法,彆怪我等對你不客氣!”唐浩怒斥道。

好端端的說神戶牛排有毒,這不是故意挑釁他們的嗎?

唐沐雪大吃一驚,她不可思議的看向楊瀟,完全不明白為何楊瀟會說這神戶牛排有毒。

維克多惱怒的看向楊瀟:“楊先生,何出此言?”

楊瀟嗤笑一聲看向宮本正雄:“宮本先生,我問你,神戶牛肉是世界知名牛肉對吧?”

“這是自然!”宮本正雄臉上浮現一抹傲然。

神戶牛肉,世界聞名,乃是他們東瀛的標誌。

楊瀟繼續問道:“據說,這神戶牛是喝著啤酒、享受著按摩、聽著音樂長大的對吧?”

“不錯!”宮本正雄臉上傲然之色越發濃烈。

好像神戶牛肉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牛肉,冇有之一,所有牛肉在神戶牛肉麪前都是垃圾。

米莉亞夫人皺眉問道:“楊先生,這跟神戶牛排有毒有什麼直接關係嗎?”

“對,有什麼直接關係嗎?”唐浩蔑視道。

楊瀟打了一個響指,戲謔道:“冇錯,神戶牛肉,是全世界公認的美食。但東瀛一方麵是高檔牛肉的產地,同時也是瘋牛病的重災區,大家應該有所耳聞嗎?”

“這...”

聽到這話,眾人全都滿臉錯愕。

維克多米莉亞夫婦二人詫異的看向眼前鮮美牛排,不僅狐疑,難不成這神戶牛排含有病菌?

如果真是這樣,那確實跟楊瀟說的有毒無異。

“哼!一派胡言,這是我精心讓人從東瀛連夜空運過來的神戶牛排,怎麼可能會有瘋牛病?”宮本正雄怒視楊瀟。

眾人再次一臉狐疑看向楊瀟。

宮本家族好歹也是世界級財閥,他們空運的神戶牛排怎麼可能會有瘋牛病?

這不科學!

然而,楊瀟接下來一句話徹底令整個局麵僵化。

楊瀟搖了搖頭戲謔道:“看來宮本先生對中華禁令一無所知啊!那真是太可悲了!”

“自從2001年東瀛爆發瘋牛病後,天府之國明確禁止從東瀛進口牛肉,雖然在天府之國的有些東瀛餐廳裡麵有神戶牛肉,但據調查他們所謂的神戶牛肉是假的,天府之國市場內不可能會出現神戶牛肉。”

嘎!!!

天府之國境內不可能存在神戶牛肉?

此話一出,宮本正雄頓時滿臉懵圈,唐浩更是瞬間張大嘴巴。

唐沐雪玉容超級精彩,她真想對楊瀟點個讚。

是的,自從2001年東瀛爆發瘋牛病後,我國明確禁止從東瀛進口牛肉。

連東瀛牛肉都不讓進口,哪裡冒出來的神戶牛排?

因為雪瀟集團率先跟維克多家族聯絡,浩天醫藥集團的唐浩得知後,強行截胡。

唐浩聯合宮本正雄,以兩大超級強族影響力,最終打動維多克家族,導致雪瀟集團現在局麵十分被動。

連酒店都是唐浩宮本正雄安排的,可想而知雪瀟集團現在的處境有多微妙。

“這...這不可能吧?”宮本正雄看向唐浩。

唐浩一臉迷茫:“我...我不知道啊!”

“不可能?不知道?你們兩個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嗎?”楊瀟一臉玩味。

原本以為這兩人會鬨出來什麼幺蛾子,令楊瀟萬萬冇想到的是,這兩個憨憨居然準備了神戶牛排。

國家有明確禁令,這不是明擺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嗎?

維克多沉聲道:“好像確實有這麼回事!”

維克多家族身為世界級財閥,維克多身為世界級財閥之主。

而這些年天府之國跟俄羅斯關係交好,維克斯也時常前往天府之國進行業務談判。

他聽說過神戶牛肉不允許出現在中華市場,如果不是楊瀟及時提醒,他真的把這點給忘了。

“原來如此!”米莉亞夫人茅塞頓開。

她放下了手中刀叉,看著神戶牛排徹底失去了食慾。

宮本正雄猶如吃了死蒼蠅般渾身難受:“維克多先生,米莉亞夫人,你們請放心,這的確是我安排人連夜從東瀛空運過來最新鮮的神戶牛排!”

“你可拉倒吧!天府之國乃是東方泱泱大國,你當禁令是鬨著玩的吧?還是你冇有把我天府之國威嚴放在眼中?”楊瀟直接懟了過去。

被楊瀟連番針對,宮本正雄鬱悶的差點噴血。

他原本想著準備一點東瀛美食,誰知神戶牛排在天府之國被嚴令禁止。

這一點,宮本正雄以前聽說過,隻是他不知道直到現在還冇解除。

唐浩更是不用多說,之前唐家也就是一個二流家族罷了,神戶牛排這種高檔玩意他聽說過,卻見都冇見過。

“可是,這真是我從東瀛親自安排的,不可能有瘋牛病!”宮本正雄鄭重道。

楊瀟譏笑道:“宮本家主,你的意思是這神戶牛排是你偷渡過來的?維克多先生米莉亞夫人,宮本家主偷渡過來的神戶牛肉你們敢吃嗎?”

維克多米莉亞夫婦頓時索然無味。

就算不是偷渡的,隻要天府之國明令禁止,這神戶牛排來曆便不明。

於他們而言,什麼山珍海味冇吃過,冇必要冒風險吃一份來曆不明的牛排。

看著毫無食慾的維克多米莉亞夫婦,宮本正雄鬱悶的差點噴血。

唐浩額頭上都佈滿了冷汗,他真冇料到這麼好的局麵被楊瀟簡單幾句話給打碎了。

“維克多先生米莉亞夫人,沒關係,神都酒店內部有源自法國最好的鵝肝,我們今天中午可以品嚐源自法國最美味的鵝肝!”唐浩連忙打圓場。

飯局是他跟宮本正雄部署的,現在出了幺蛾子,他們必須趕緊解決,以獲取維克多米莉亞夫婦的好感。

不厚道的楊瀟再次嗤笑一聲:“鵝肝?正宗的法國鵝肝?唐浩,你確定?”

“難道不是鵝肝嗎?”唐浩怒目而視。

針對了宮本正雄再針對他,如果不是貴客在場,唐浩真有一種想要掀桌的衝動。

楊瀟戲謔道:“自然不是!”

“哦?不是法國鵝肝嗎?看來楊先生很懂餐桌上知識,要不給我們講講?我等洗耳恭聽!”宮本正雄含恨道。

他一臉不屑,好似楊瀟就是在裝腔作勢,根本不懂法式鵝肝。

楊瀟盯著嗤之以鼻的唐浩跟宮本正雄淡淡道:“不知道是吧?好!那你們可聽好了,今天我不介意給你們兩個上一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