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零二章發難程鑫

驚呆了,趙琴程鑫二人一瞬間看著楊瀟的眼神跟看著怪物般冇什麼區彆。

楊瀟倒是意外的看向周老:“你認識我?”

“五年前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小老兒有幸一瞻股神尊榮!”周老蒼老的麵孔儘是狂熱。

彷彿楊瀟就是股市領域內的神明,不可複製粘貼般巨孽級存在。

甚至,他親眼見證世界級炒股大咖巴菲特對楊瀟畢恭畢敬,猶如晚輩見到了長輩。

楊瀟釋然道:“原來如此!”

五年前,楊瀟還馳騁國際舞台,並未退役,他確實操控過納斯達克的股票市場。

因為那件事,楊瀟被成為納斯達克之神,也被成為全球股市幕後操控鍵盤手。

當然,楊瀟那是為了執行任務纔在納斯達克高調出現。

納斯達克,全稱為米國全國證券交易商協會自動報價表,是米國的一個電子證券交易機構,是由納斯達克股票市場公司所擁有與操作的。

nasdaq是全國證券業協會行情自動傳報係統的縮寫,創立於1971年,迄今已成為世界最大的股票市場之一。

那次執行任務,可謂是把全球股票市場掀起一陣巨大波瀾。

楊瀟置身納斯達克,操控整個股票市場,驚動世界諸國。

隻不過,那次事件後,楊瀟便迅速消失在大眾視野內。

即使如此,楊瀟納斯達克之神的名頭依舊在國際股票市場十分響亮。

“天呐!這小子居然是股神?”程鑫呆若木雞。

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在楊瀟麵前是真的在班門弄斧,嘩眾取寵。

連巴菲特這種世界級大咖都自愧不如的存在,簡直太駭人聽聞了。

此刻,趙琴看著楊瀟的眼神跟看著怪物冇什麼分彆。

五年前納斯達克?

不可能啊!五年前楊瀟不是正式入贅唐家嗎?

趙琴渾然不知,那個時候楊瀟還並未遭受全球頂尖殺手暗殺,更冇有入贅唐家。

楊瀟看著趙琴:“要明白一點,股市最終操控的是資本家,資本家想要讓你賺錢你就賺錢,資本家讓你虧損你就要虧損,明白嗎?”

“那些所謂出書的,隻要不是名人,哪一個身價肥的流油?他既然對股市那麼瞭解,為何自己不去炒股?這些存在僅僅是一群道貌盎然的偽君子罷了!”

“再說了,就算世界公認的股神巴菲特他每次判斷也並未準確無誤!”

他曾縱觀股市風雲,非常清楚股市裡麵的規則。

正兒八經來說,隻要是股票有大量升職空間,這家大型集團內部高層早就把這些股票全都給收購攥在自己手中。

等市場股票有異變之際,這些資本家會以極快速度將手中股票全部拋向市場。

如果真的很賺錢,發展前景很好,憑什麼將手中股票出售?

說得直白一點,很多上市公司的老闆及創始人,都是靠公司上市斂財。

若是你是一家公司創始人,你是不會輕易把公司上市的。

既然公司很賺錢,為何一定要上市?

上市不是一家公司最終目的,將公司做大做強纔是最終目的。

前景很好的公司就算資金鍊短缺,他們往往會選擇內部融資來解決。

這裡的圈圈道道設計的太多太多,根本無法一一描述。

有句話形容的很好,金錢永不眠,人性永不變,資本家的套路永遠不是尋常人可以揣測的。

程鑫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知道楊瀟簡單一句話無形中便狠狠扇在他臉上一巴掌。

“你是專門為空殼公司亦或者那些瀕危企業服務的吧?”楊瀟看向程鑫。

“我...我...”程鑫臉色極度難看。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一個行家,輕而易舉便識破了他的騙局。

楊瀟輕笑一聲:“好,你不說是吧?行,周老對吧,對於這人,你應該很瞭解吧?”

“楊先生您說的冇錯,這人就是股市的騙子,出書什麼的都是一個騙人的幌子罷了!”周老尊敬道。

什麼!股市騙子?

周老這話一出,趙琴猶如遭受十萬點暴擊傷害,內心無數頭羊駝展開狂奔。

騙子?自己超級信賴的程鑫程專家居然是個股市騙子?

瞬間,趙琴臉上佈滿濃濃煞氣:“程先生,你...你居然騙我!”

“我...我什麼時候騙你了?我隻是幫你分析,並不確定股票買了就全部飆漲啊!”程鑫麵色發白。

楊瀟戲謔一笑:“程先生,你看你身後是誰!”

“誰?”程鑫扭頭。

仔細一瞧,他身後肯定冇人。

唰——

就在程鑫回過頭之際,楊瀟眼眸寒芒一閃,一擊勾拳狠狠落在了程鑫下顎之上。

噗嗤!

程鑫萬萬冇想到楊瀟會向自己大打出手,一擊勾拳落在他下顎之上,程鑫猝不及防被掄的頭暈眼花,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

“你...你小子耍我?”程鑫捂著下顎駭然問道。

楊瀟厭惡道:“像你這種人渣不知道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我打的就是你!”

“啊!程鑫,我要殺了你!”趙琴暴跳如雷朝著程鑫撲去。

程鑫徹底被楊瀟給嚇到了,再看看趙琴的潑婦性子上來,程鑫渾身一個哆嗦扭頭想要逃竄。

想到自己被騙的團團轉,想到自己近百萬被騙入股市血本無歸,趙琴焉能輕易放過程鑫。

她一把抓住程鑫頭髮,手中指甲直接抓在了程鑫臉上。

啊!!!

霎時間,一股哀嚎從程鑫口中叫出。

趙琴發狠發狂,一爪子下來程鑫臉上瞬間浮現一個血淋淋的爪子印。

意識到自己被趙琴一爪子毀容,程鑫猶如發怒的獅子朝著趙琴撲去:“悍婦,老子要廢了你!”

砰的一聲,還未等程鑫對趙琴出手,楊瀟右腳宛若流星迅猛踹在了程鑫小腹之上。

程鑫哪裡會是楊瀟對手,噗通一聲,直接摔了一個狗吃屎。

“程鑫,老孃要拔了你的皮!”趙琴瘋狂的朝著程鑫身上抓去。

不足三分鐘,程鑫猶如死狗般癱在地麵上捂著腦袋瑟瑟發抖。

趙琴潑婦性子一上來,十頭牛都拉不住,程鑫渾身衣衫幾乎都被趙琴抓破了。

收拾了程鑫,趙琴出了一口惡氣,她看向楊瀟:“嗬!你這廢物今天看了一個熱鬨,見到老孃出醜,你心裡舒坦了吧?”

“我心裡舒坦?不!我是對你很失望,馬上就是要當奶奶的人了,居然還分不清是非黑白!”楊瀟冷冷撂下一句話,朝著外麵走去。

盯著楊瀟離去的背影,趙琴一下子驚呆了。

馬....馬上就要當奶奶了?

難不成沐雪壞了楊瀟的種?

這...這怎麼可能?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