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章懵逼的趙琴

被趙琴如此針對,楊瀟一肚子火氣。

說難聽點,這趙琴真是三大不打,上房揭瓦。

之前趙琴因為去娛樂場,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前往解救,恐怕趙琴在娛樂場早就被人給折磨的死去活來。

在楊瀟印象中,趙琴除了愛護自己兩個女兒這一點值得認可,其他方麵儘一無是處。

這才過了幾天?

趙琴居然又染指炒股,這不是明擺著胡鬨給自己添麻煩嗎?

“我是掃把星?”楊瀟冷冷看向趙琴。

感受著一股寒氣撲麵而來,趙琴嚇得縮了縮脖子,臉上的戾氣瞬間消散不少。

之前楊瀟跟他攤牌,還有淩影萱連番找她麻煩,這些事情趙琴一直心有餘悸。

上次楊斌翰來襲,用熱水灑在了趙琴臉上。

直到現在,趙琴都懷疑楊斌翰就是楊瀟,是楊瀟故意往她臉上灑熱水。

趙琴忌憚的盯著楊瀟:“楊...楊瀟,你想乾什麼?你還打算出手行凶嗎?”

“我出手行凶?你知不知道,劉芬劉阿姨因為這事差點被你坑死,劉阿姨整個家庭因為這事差點被你弄的支離破碎!”楊瀟寒聲道。

做人要問心無愧,趙琴這種行為已經稱得上詐騙。

拿了人家八十萬,之後便把人家電話以及各種聯合方式拉黑,此等手段十分喪心病狂。

趙琴一聽,蔑視道:“胡說八道,是劉芬想要賺大錢特地把這錢給我讓我炒股,跟我有什麼關係?再說了,這件事輪到你這廢物插手了嗎?你算個什麼東西敢在我麵前大呼小叫?”

有人在場,趙琴根本不怕楊瀟敢對她出手不敬。

“生而為人,你不感覺很抱歉嗎?”

盯著厚顏無恥的趙琴,楊瀟內心升起濃濃反感。

他以前對趙琴還抱有一絲希冀,誰知換來的竟是趙琴變本加厲。

果不其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想要讓趙琴從良真是千難萬難。

趙琴神色倨傲道:“抱歉?我看抱歉的應該是你吧?帝都楊家棄子!”

在趙琴看來,楊瀟縱使出門帝都楊家,依舊是上不了檯麵的粗胚。

隻要楊瀟冇有功成名就那一天,那就看不起楊瀟。

唐沐雪之所以掌控雪瀟集團,全都是她女兒的功勞,跟楊瀟冇有半毛錢關係。

說白了,從始至終,趙琴打心底裡就是瞧不上楊瀟,看見楊瀟就噁心。

雖說之前天山縣她母親被趙文哲孫富貴害死楊瀟查出凶手有很大功勞,可過了些時日趙琴隻感覺楊瀟做這一切理所應當。

如果不是楊瀟送兩株百年野山參,趙文哲孫富貴也不會見財起意,她母親也不會慘遭毒手。

從某種方麵來說,楊瀟纔是害死她母親的真正凶手。

“趙夫人,看來你這女婿還不是一般的囂張狂妄啊!”帶著金絲邊眼睛青年戲謔道。

青年名為程鑫,是一名投資理財專家,頗受趙琴信賴。

楊瀟瞥向程鑫,冷冷道:“這是我們的家事,你一個外人莫要插手!”

楊瀟對程鑫冇有一絲好感,他知道趙琴這麼熱衷炒股肯定與此人有很大關係。

眾所周知,炒股風險巨大,一個不慎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很正常。

曾經楊瀟馳騁世界舞台,各行各業人士他哪一個冇有見過?各行各業他哪種冇有參與過?

炒股,於楊瀟而言,他再也瞭解不過。

當年楊瀟在海外納斯達克一手操控股票市場,縱觀世界股票風雲。

“是嗎?要處理家事回家去處理,這是什麼地方?是應該處理家事的地方嗎?再說了,我跟趙夫人為股友,趙夫人身為長輩,你怎麼跟長輩說話的?”程鑫盛氣淩人嗬斥道。

趙琴壓根不想理會楊瀟,她看向程鑫:“程先生,你確定下次能發大財嗎?”

“放心,我們有大數據,下次保證讓趙夫人賺的盆滿缽滿!”程鑫信誓旦旦道。

趙琴遲疑片刻,鄭重道:“那我回去想想辦法,籌集一百萬再來!”

“冇問題,我程鑫乃是炒股專業人士,下次保證賺大錢!”程鑫爽朗大笑。

“夠了!!!”

看著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得二人,楊瀟再也忍不住怒斥道。

趙琴嚇了一大跳,她看向楊瀟氣憤道:“你個窩囊廢吼那麼大聲乾什麼?”

“你以為他真的能夠讓你賺大錢嗎?彆做夢了!我敢保證,這個人就是個炒股理財騙子,你知道股市上有多少空殼公司在套現資金跑路嗎?”楊瀟看向趙琴。

曾為國之利刃,遊走國際舞台,股市一向都是楊瀟關注的點。

他深深明白一件事,市場上很多股票看似屬於上升,實際隻是繁榮的假象。

這種公司被稱為空殼公司,實際上就是騙財的。

很多公司瀕臨破產,便使用這等手段斂財,然後股票差不多出售完畢便價值狂跌。

要知道,炒股一直都有風險。

縱使你購買世界級大型公司的股票都時不時下跌,更不要說一些不知名甚至都冇聽說過的公司股票。

有不少自稱股市專家的人專門為這些即將破產或者毫無資本的公司服務,專門騙那些不懂股票市場的小白。

顯而易見,這個叫做程鑫的股市專家就是一個為空殼公司服務的騙子。

趙琴蔑視一笑:“合著你很懂了?你個掃把星,你懂股市?你懂個屁!少在這裡故弄玄虛了!”

前段時間她認識股市專家程鑫,隨後賺了一筆小錢。

在程鑫分析下,起起伏伏最終還是賺到了錢,隻是這次賠了許多罷了。

趙琴一心想要發大財,她相信在程鑫的幫助下,下次她一定能夠賺到很多很多錢。

“我不懂股市?好好好!”楊瀟自嘲笑了笑。

下一刻,楊瀟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電話:“操控一下,讓我嶽母趙琴所購買的股票公司全部露出真麵目!”

“是,殿下!”電話中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程鑫不屑一顧:“讓趙夫人購買股票公司露出真麵目?荒謬!可笑!”

“程先生不要搭理這廢物,這廢物出門前肯定吃錯了藥!”趙琴對楊瀟萬萬分鄙夷。

就在趙琴言語剛剛落下之際,趙琴看著手機股市漲幅數據圖瞬間猶如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

定睛一瞧,她所購買的股票正在直線下降,以迅雷不及掩耳跌落穀底。

跌了?真的跌了?

轟!!!

看到股票狂跌,趙琴好似遭受晴天霹靂,頓時整個人看向楊瀟滿臉懵逼!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