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九十七章楊瀟,我...我有了

“混賬!你這瘋婆娘瘋了是吧?”趙信捂著老臉驚駭欲絕。

陳秀拿著手機打開一個視頻甩給了趙信:“我瘋了?我看你是這老狗瘋了吧?”

看著視頻,趙信如遭雷擊,一張臉麵若死灰。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我們就離婚吧,反正這日子老子也過夠了!”趙信陰冷一笑。

什麼!離婚?

此話瞬間撥亂了陳秀心中的弦,她目眥欲裂:“你這老狗要跟我離婚?當年如果不是老孃看上你讓你入贅陳家,會有今天的你會有今天的趙家嗎?”

“如今你這老狗發達了,有出息了,不僅在外麵找重口味女人,還要跟老孃離婚是吧?”

找重口味女人?

聽到這話,趙信鬱悶的差點噴血。

昨天夜晚他被折磨了整整一夜,直到現在他心中陰影都無法揮散。

“哼!是又如何?日子早就過不下去了!”趙信冷喝道。

他喜歡年輕貌美完璧之身的女子,像陳秀這種人老珠黃的女人他就受夠了。

陳秀氣的渾身發顫,她再也無法剋製情緒:“好好好,趙信老狗,離婚是吧?老孃跟你拚了!”

說完,陳秀神色猙獰一個箭步掐住了趙信脖子,欲將跟趙信同歸於儘。

發狂起來的女人甚至比魔鬼還要可怕,此刻的陳秀徹底進入暴走狀態。

“瘋婆娘你給我撒手!”趙信驚悚道。

被陳秀抓著,他差點氣都喘不過來。

陳秀獰笑道:“趙信老狗,兒子被你害成這樣,一起下地獄去吧!”

她不斷髮力,不斷一口氣掐死趙信。

在陳秀看來,兒子趙無極幾乎淪為廢人肯定是趙信乾的好事。

指不定就是趙信在外麵拈花惹草,這明擺著是有人前來報複。

分析到這裡,陳秀真想殺了趙信為兒子報仇。

“瘋子,瘋子!”趙信幾乎快要斷氣。

於是乎,趙信抓住陳秀頭髮,兩人廝打在一起。

“我的天呐!”

醫院走廊內一群人見到猶如瘋狗咬在一起的兩人,哪裡敢多管閒事。

畢生,這可是四大世家之一趙家家主與他結髮妻啊!

萬一惹毛了這兩人,怒火發泄到他們身上,那就大大不妙了!

被趙信扯著頭髮,陳秀暴怒道:“老狗,今天老孃跟你不死不休!”

“瘋婆娘,想死自己去死吧!”趙信怒吼道。

咣噹咣噹咣噹!

緊接著,兩人死死纏打在一起,東碰西撞。

突然,兩人廝打之中把手術室大門給撞開。

唰——

拿著手術刀正在為趙無極動手術的主治醫師猝不及防被二人撞在了身上,他手中手術刀猶如利劍般迅猛狠狠刺在趙無極吉祥物內部,趙無極男人象征當場被手術刀洞穿。

次奧!!!

打了麻醉藥的趙無極痛的瞬間坐了起來,然後一頭栽下,兩行清淚緩緩流出。

“兒子!”

見到手術刀穩準狠刺穿趙無極吉祥物,趙信陳秀二人全都眼眸呆滯。

這時,雁鳴湖畔彆墅群內。

再次聖如佛的楊瀟看向唐沐雪:“現在可以告訴我什麼感覺了吧?”

“興奮,滿足,甚至還想再來一次!”唐沐雪臉頰緋紅低語道。

什麼!還想再來一次?

楊瀟嘴角狠狠抽搐,都折騰一夜再加上清晨兩次,還要來這誰得頂得住啊!

唐沐雪紅著臉道:“你要好好珍惜機會!”

“此話怎講?”楊瀟狐疑道。

唐沐雪羞澀道:“萬一中了呢?”

“中了?什麼中了?”楊瀟一臉迷茫。

唐沐雪羞澀難當:“就...就是你要當爸爸了!”

當...當爸爸?

楊瀟臉色一僵,內心儘是酸楚。

如果真的一次性當爸爸,那自己豈不是要又要憋一年?

“千萬不要喜當爹!”楊瀟擦了擦額頭冷汗。

若是喜當爹,那種崩潰之感真是無以複加。

自己剛吃到肉,突然讓自己禁肉,天底下恐怕冇有幾個男人撐得住。

折騰的太厲害,唐沐雪註定起不了床。

轉眼間,好幾天過去了。

這幾日內,唐沐雪身體有所不適,公司大權隻能交給龍五來打理。

趙琴不知道抽什麼風,經常不在家。

對於趙琴,楊瀟從來不管,隻要不去那些娛樂場所給自己添麻煩就行。

唐建國知道自己剛剛上任,必須要多學習,早出晚歸。

趙家的醜聞曝出,趙家市場估值暴跌,連續損失好幾十個億。

最終,一件重磅訊息傳出,這件事才徹底平息。

就在昨晚,四大世家之一趙家家主趙信被殺,碎屍,場麵極度血腥。

其妻子陳秀服用劇毒藥物,自縊身亡。

此事一出,震驚中原。

“女人果然不能招惹!”楊瀟感歎道。

原本楊瀟隻是想讓趙信身敗名裂,在崩潰中滅亡,誰知這趙信最後居然被自己的結髮妻給碎屍了。

女人,發狂起來,往往比魔鬼還要凶狠。

趙信一死,整個趙家大亂,少主趙無極繼承趙家大統,卻淪為廢人。

幸好,楊瀟把中原最強豪門給滅了,否則,這次風波,足矣令趙家從神壇跌落。

縱使如此,趙家也已經傷筋動骨,大不如前,在四大世家之中隻能墊底。

一代輝煌世家,如今已經暗淡無光。

“大姨媽怎麼還冇來?”唐沐雪狐疑道。

她以前從來冇有月經紊亂過,每個月準時到來,這次連續延遲好幾天了。

在狐疑之下,唐沐雪找到了神醫柳江河。

為唐沐雪把了把脈,柳江河神色動容:“唐小姐,你這應該是有喜了!”

“啊?有喜了?”唐沐雪極度震驚。

她跟楊瀟魚水之歡剛剛一個星期,就懷上了?

柳江河皺眉低語:“這個老夫不能確定,從脈搏來看,生命氣息很微弱,應該是剛剛懷上,唐小姐最好去醫院做個檢查!”

“多謝柳神醫!”唐沐雪頗為感激。

冇多久,唐沐雪從醫院出來了,她手裡拿著一份報告單,上麵赫然顯示成陽性。

看著報告單,唐沐雪震撼的不知所言,她給楊瀟打去電話:“楊瀟,我...我有了!”

“有了?有什麼了?等等!有了?不是吧?”

得到訊息,楊瀟臉色極度僵化。

如果唐沐雪真的懷上了,那豈不是他一年內又要經常使用傳統手藝?

想到這裡,楊瀟身軀顫抖,差點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老天,不帶這麼玩我的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