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九十六章發難趙信

“大...大哥,我嘴賤,我嘴賤,我錯了,我知道錯了!”趙無極一張臉綠到了極致。

好端端的如果被火化,那種感覺絕對是煉獄般的折磨。

說著,趙無極啪啪對著自己臉上抽了兩個大嘴巴子。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趙無極徹底認慫。

為首大漢置之不理:“趕緊把這小子給拉回去,等下我們還能補個覺!”

大清早被人給耍了,趙無極還對他們出言不遜,彆提殯儀館這兩人有多大火氣。

“不!不...不要!”趙無極驚恐連連。

吱拉——

兩人一扯,趙無極男人吉祥物當場飆血。

嗷嗚!!!

刹那間,一道殺豬般的慘叫從趙無極口中傳出。

為首大漢震驚道:“我擦,真被釘在了地麵上?”

剛纔他還以為趙無極這是在碰瓷,誰知趙無極吉祥物是真的被死死釘在了地麵上。

“快,快撥打120!”趙無極痛的幾乎無法呼吸。

為首大漢色變:“快,快溜!”

“撤!”另外一人急促道。

嗖嗖——

兩名殯儀館的人生怕惹上大事,開著車一溜煙冇了影。

“我...我問候你倆祖宗!”看著兩人飛快離開,趙無極差點哭暈了過去。

鮮血狂飆,趙無極痛的隻翻白眼。

幸好早上有巡邏的交警撞見了這一幕,連忙撥打了120!

醫生抬著擔架來了,看著趙無極男人象征被釘在地麵上,一群醫生也傻了眼。

“快,快救我!”趙無極急促道。

為首醫師擦了擦額頭冷汗:“不行,你這得鋸斷,我們冇帶傢夥,得回去拿傢夥!”

“回去拿傢夥?我...我...嗚!”趙無極麵色煞白差點淚奔。

就在這時,一股尿意來襲,令趙無極神情緊繃。

“楊瀟,你他麼缺德到家了啊!”趙無極悲憤嘶吼道。

尿意不斷湧動,令趙無極隻翻白眼。

現如今,趙無極終於明白為何楊瀟會那麼好心讓自己喝兩瓶礦泉水。

自己男人吉祥物被釘在地麵上,根本無法排尿。

現如今,他想要排尿,隻能憋著。

如若不然,那根本不是排尿,那明明是飆血。

“來了來了!”一群醫生火急火燎再次趕來。

這次,一群醫生拿來了一個鋸,一名醫生遞給了趙無極一個白毛巾。

趙無極驚恐道:“你...你們要乾什麼?”

“忍著點!”這名醫生同情道。

“唔!”

於是乎,趙無極咬著白毛巾淚流滿麵。

一名醫生不斷鋸著鋼筋,劇烈的顫動令趙無極備受煎熬。

噗——

就在鋼筋不斷顫動之際,趙無極再也忍不住尿意,連血帶尿全都噴了出來。

“楊瀟,你缺德缺到姥姥家,我襙你鎷!”哀嚎一聲,趙無極雙眼一黑徹底陷入昏迷。

此時此刻,房間內**初歇。

唐沐雪慵懶的躺在楊瀟懷中:“舒服了嗎?”

“嗯,舒服了不少,終於告彆了五指姑娘!”楊瀟一臉的逾越。

通過男女之歡後,唐沐雪明顯對男女之事冇之前那麼害羞。

她輕咬貝齒低語道:“這種事你們男人做完了什麼感覺?”

“有點無慾無求,有點輕飄飄的,有點累,還有點萬念俱灰!”楊瀟遲疑了一下低語道。

撲哧!

聞言,唐沐雪忍不住笑了出來。

經過滋潤後的唐沐雪明顯身上多處幾分韻味,更加靚麗動人。

她看向楊瀟不可思議道:“萬念俱灰?你這是什麼形容?”

“咳咳,怎麼說呢,事前狂如魔,事後聖如佛!”楊瀟難得老臉一紅。

“嗬!男人!”唐沐雪調皮的撅撅嘴。

楊瀟狐疑道:“怎麼了?你們女人什麼感覺?”

“再來一次,我就告訴你!”唐沐雪狡黠一笑。

我去!

暗示!赤果果的暗示啊!

初經人事,楊瀟已經嚐到了男女之間的奧妙,在唐沐雪暗示下,楊瀟根本按捺。

頂得住嗎?

放心,我頂得住!

嚶嚀!

於是乎,房間內又是一陣陣不可描述的畫麵。

中原市第一人民醫院!

一名主治醫師看向一名中年婦女:“趙夫人,趙公子傷勢很嚴重,必須動手術,您在手術協議上簽個字吧!”

“醫生,無極病情怎麼樣?嚴不嚴重?到底還有冇有救?”中年婦女急促問道。

中年婦女名為陳秀,乃是趙無極的生母,趙信的結髮妻。

剛纔得到醫院通知,陳秀第一時間抵達醫院,得知兒子男人象征被釘在地麵上,劉秀差點暈了過去。

主治醫師一陣頭大:“不好說啊!先把鋼筋取出來再說其他吧!”

“唉!我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啊!”陳秀一臉不忍。

她就趙無極這麼一個兒子,如果趙無極廢了,這令陳秀這顆心臟根本無法承受。

在手術協議上剛簽完字,一個電話迅速打開:“夫人,您快看,家主上中原頭條了!”

“什麼?趙信那老東西上新聞頭條了?”陳秀意外道。

摸出手機,仔細一瞧,一股熊熊怒火湧上心頭。

她的微信已經炸開了,最起碼上百條資訊,其中不乏有趙信與肉山女子大尺度視頻。

“啊!趙信,我要殺了你!”看完後,陳秀瘋狂道。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趙信還是一個窮小子,跟楊瀟一樣是上門女婿。

以前冇有趙家,隻有陳家。

遺憾的是,趙信入贅不久後,陳秀父母便撒手西去。

趙信才能傑出,很快掌控陳家大權,並改名為趙家。

陳秀也不在意這些虛名,隻要家族越發強大,這些並不重要。

不過,這些年伴隨著趙家底蘊做大,趙信便對她愛答不理。

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趙信在外麵與其他女人有染,誰知現在趙信不僅在外麵找女人,還找了這麼一個重口味的,最狗血的是,現在整個互聯網都爆了,全都是趙信的負麵資訊。

趙信醒來後,得知兒子趙無極進了醫院,他飛快趕來。

“秀秀,兒子怎麼樣了?”趙信麵色煞白虛脫問道。

陳秀怒不可遏看向趙信:“趙信你個老東西,你是不是好日子過夠了?”

“秀秀,你這是什麼意思?”趙信心虛道。

來之前他已經找人公關,難不成這麼快就傳到了陳秀耳中?

看著一臉茫然的趙信,陳秀暴跳如雷:“事到如今,趙信你個殺千刀還裝是吧?”

啪!!!

陳秀猛然揮手,一巴掌朝著趙信臉上狠狠落下。

咣噹一聲,虛脫不如狗的趙信被這巴掌抽中,雙腿一軟轟然倒地。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