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九十三章好戲,正式登場

圓...圓房?

聽到唐沐雪這麼火辣大膽的言語,楊瀟隻感覺自己呼吸都在急促。

圓房,這可是楊瀟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今晚,終於可以實現了嗎?

“楊瀟,你...你還在猶豫什麼?”唐沐雪含羞道。

楊瀟深吸了一口氣鄭重道:“沐雪,彆著急,稍等我一下!”

“你要做什麼?”唐沐雪好奇問道。

楊瀟強忍住內心躁動,起身將彆墅大門給緊閉,隨後將房門反鎖,手機全部關機。

然後,關緊窗戶,緊閉窗簾!

楊瀟這才激動道:“沐雪,我們可以為人類下一代做貢獻了!”

之前好幾次都可以跟唐沐雪圓房,大好的機會最終都被硬生生給破壞。

這一次楊瀟一定要把握好機會,向自己的五指姑娘揮手告彆。

“嗯呢!”唐沐雪輕輕關閉了床頭燈。

嚶嚀!

深夜之下,兩人相擁,嘴唇觸碰,一吻天荒。

至此,楊瀟唐沐雪小兩口經過重重磨難,最終修得正果。

此處筆墨眾多,改不描述!

......

廢棄建築工地上,猴子驚悚欲絕道:“我...我的吉祥物怎麼也被釘在了地麵上?臥槽,這不合理啊!”

“哈哈哈哈!猴子你個雜碎還敢笑我?現在你也傻眼了吧?”趙無極悲中作樂。

猴子聲音都在發顫:“這...這怎麼可能?”

他一向遊走在花叢中,不知道多少都市女郎都成為他的身下之臣。

如果自己廢了,那自己的未來肯定是灰濛濛一片。

“猴子,笑啊,你他麼怎麼不笑了?”趙無極獰笑一聲。

好似見到猴子跟自己一樣的下場,他內心瞬間舒坦了不少。

猴子頭皮發麻,他真的不敢相信這一切。

崩潰!兩人內心都是極度崩潰的。

他們根本不知道好端端的自己兩人怎麼就男人吉祥物被釘在了地麵上。

猴子驚恐不已,他哆嗦道:“叫救護車,快,打120!”

摸了摸口袋,猴子發現自己身上根本冇有手機。

“對,趕緊打120!”趙無極一拍腦門。

可是,令趙無極更為傻眼的是,他的手機不知何時也不翼而飛。

二人都冇了手機,連求救的機會都失去了。

殊不知,楊瀟離開之前早就把兩人手機給冇收了,根本不給兩人任何求救的機會。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生不如死。

楊瀟既然冇打算乾掉兩人,自然會讓兩人崩潰到極致。

“完了,我們都冇手機,難不成今晚我們都要死在這裡?”猴子驚恐道。

趙無極心顫道:“猴子,誰把你打暈的你知道嗎?”

“我...我他麼哪裡知道啊!”猴子差點哭了。

原本想要賺個兩百萬,誰知最後兩百萬剛到手自己男人象征搭了進去,這太得不償失了。

趙無極絕望道:“到底是那個雜碎乾的?王八蛋,彆讓我抓到你,否則,我要把你千刀萬剮!”

“對了,我想起來了,剛纔我剛出小巷之際被人攔住了,那人長得很白淨,身材看似羸弱卻充滿爆發力,個頭大概有一米七八到一米八左右,眼眸很深邃!”猴子突然回想起來。

聽到這話,趙無極瞪大眼眸:“什麼?你確定嗎?”

“我非常確定!”猴子篤定道。

趙無極暴跳如雷道:“草塔馬的,楊瀟,我問候你姥姥!”

他對楊瀟恨到了骨子裡,猴子簡單描述一下趙無極就知道對他們下黑手的就是楊瀟。

“楊瀟?這個名字好熟悉,嗯?不對,楊瀟好像就是唐沐雪的廢物丈夫吧?”猴子問道。

趙無極怨恨道:“冇錯,就是那個廢到極致的王八蛋!”

“是唐沐雪的廢物丈夫?”猴子大吃一驚。

砰!

就在趙無極發狂之際,猴子突然一拳掄在了趙無極臉上。

趙無極臉頰吃痛,怒吼道:“猴子你想要乾什麼?”

“趙無極,你個狗雜碎王八蛋,要不是你老子也不會淪為這種地步,老子跟你拚了!”猴子意若癲狂。

唐沐雪是楊瀟的女人,自己女人被綁,就算廢物都會陷入暴走狀態。

所以,在憤怒之中,猴子恨不得立刻殺了趙無極解恨。

怒吼一聲,猴子朝著趙無極再次發起進攻。

兩人本來就離的及近,趙無極根本冇想到猴子竟然對他動手。

“猴子,你個賤種居然敢對我動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趙無極悲憤欲絕。

在猴子進攻之下,趙無極痛的差點暈厥。

不過,猴子骨瘦如柴哪裡會是趙無極的對手。

砰砰砰!

趙無極也不是傻子,他連續對釘著猴子吉祥物的鋼筋猛踹了計較。

嗷!!!

趙無極踹在鋼筋之上,鋼筋晃動,猴子傷口再次爆裂,大量鮮血汨汨而出。

一股難言的痛苦令猴子雙眼一黑,當場暈死了過去。

看著暈倒的猴子,趙無極頗為解恨:“啊呸!就你個傻叉還想跟我鬥?你配嗎?”

不過,很快趙無極眼淚都流了出來。

“我的媽呀!要死要死要死!”

因為晃動太劇烈,趙無極的傷口也溢位來大量鮮血。

“救命啊!救命啊!”

趙無極渾身寒毛直豎,不斷嘶吼。

隻可惜,這裡是廢棄建築工地,四周基本無人。

路上偶爾幾個行人聽到黑夜中的嘶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鬨鬼了,匆匆逃離這片區域。

痛苦,不斷折磨。

眼淚,簌簌之下。

趙無極躺在地麵上,麵無血色,隻能等待著死神裁決。

翌日!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灑落大地,中原四季酒店內部的鏖戰這才作息。

“趙家主,折騰了一晚,爽了吧?我叫小翠,以後記得翻我牌子哦!”兩百多斤的中年女子這才心滿意足穿起衣衫。

“嗚,嗚嗚嗚嗚...”

躺在床上,趙信老淚縱橫。

昨晚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噩夢一般,他被一個兩百多斤的肉山整整折騰了一晚上。

現如今,趙信看到女人都會產生一種濃濃的恐懼感。

如果非要趙信表達一下現在的感受,隻有累感不愛來形容了。

“怎麼起這麼早?”

唐沐雪猶如慵懶的小貓看向楊瀟。

昨晚徹底魚水之歡後,兩人都得到了極大滿足。

看著俏臉緋紅的唐沐雪,楊瀟嘴角微微上揚:“因為,好戲,這才登場!”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