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九十章有人要倒大黴了

“不好,沐雪出事了!”楊瀟麵色狂變。

下一刻,楊瀟身子猶如利箭般朝著飯店內部爆射而去。

“剛纔有個女子在門口等車,身穿白色ol製服,她人呢?”楊瀟急促問道。

酒店迎賓員嚇了一大跳,他弱弱道:“那...那位女士好像被人給綁走了!”

什麼!綁走了?

果然,唐沐雪出事了!

“朝哪個方位走了?”楊瀟心如刀絞喝道。

看著楊瀟情緒如此激動,酒店迎賓員膽戰心驚指了指向東方位:“朝那邊走了,是一輛冇有拍照的麪包車,我...我們已經報警了!”

“謝謝!”撂下一句話,楊瀟迅速上了瑪莎拉蒂朝著向東方位疾馳。

這時,東郊地帶。

尖嘴猴腮男子單獨開車來到了一處建築工地內部。

“猴子!”已經做好準備的趙無極揮了揮手。

尖嘴猴腮男子見到趙無極停車嘿嘿笑道:“趙公子,人我給你弄來了,你看那兩百萬?”

“放心,我趙無極一向講究信譽,說兩百萬就兩百萬,不過,我要先驗驗貨!”趙無極振奮道。

尖嘴猴腮男子猴子道:“趙公子安心,我猴子辦事從未失手!”

說著,猴子將車門打開,隻見唐沐雪緊閉雙眼性感嬌軀就躺在車內。

“咕嘟!”

看著唐沐雪凹凸有致的性感嬌軀,趙無極忍不住嚥了咽吐沫。

他口乾舌燥,恨不得立刻將唐沐雪擁入懷中好生褻瀆。

“趙公子,冇問題吧?”猴子戲謔道。

趙無極這才掏出來一張支票:“記住,這件事務必給我保密,一旦外泄,彆怪我趙家辣手無情!”

“明白,明白!”接過兩百萬支票,猴子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

於他而言,兩百萬可不是小數目。

有了這筆錢,他當然要守口如瓶。

否則,憑藉趙家的底蘊殺人滅口輕而易舉。

趙無極這才擺了擺手:“去吧!”

“得嘞!”拿到錢,猴子連麪包車都不要了,欲將離開。

剛出了這邊陰森小巷,一輛瑪莎拉蒂攔在了猴子麵前。

車內走下楊瀟渾身煞氣的身影:“唐沐雪在哪?”

“你...你是誰?”猴子差點亡魂皆冒。

剛做完虧心事就被人逮住質問,這著實太嚇人了。

楊瀟一把握住了猴子咽喉,猶如拎著小雞仔般將猴子從地麵拎了起來。

“唐沐雪在哪?”楊瀟沉聲道。

他臉色極度陰寒,煞氣升騰,好似來自地獄,讓人不寒而栗。

怒火洶湧,殺意沸騰!

剛纔追來的路上,楊瀟已經聯絡李辰戰,李辰戰以最快速度破解道路監控給予楊瀟準確方位。

所以,楊瀟才這麼快鎖定猴子位置。

被楊瀟握住咽喉拎了起來,這讓猴子一股寒氣從腳跟直襲後腦勺。

他第一想法就是,完了,自己遇到一個狠人,這次踢到鐵板了。

“我...我說,放...放我下來!”猴子斷斷續續麵色發白道。

楊瀟這纔將猴子放開,猴子一臉驚恐,他想要逃,卻發現一股殺意籠罩於他。

在楊瀟盎然殺意之下,猴子連拔腿逃離的勇氣竟都生不出。

“人在哪?”楊瀟已經攥緊了拳頭。

他的耐心是非常有限的,如果眼前這尖嘴猴腮男子再不說,他不介意滅了此人。

猴子嚇得渾身一個激靈,指了指附近的建築工地:“人我交給趙無極趙公子了,就在這裡麵!”

“什麼?趙無極?”聞言,楊瀟拳頭攥的哢哢響。

之前他已經給了趙無極一個血淋淋的教訓,誰知這趙無極竟還在染指唐沐雪。

好!很好!

趙無極,你玩火,那我今晚就成全你。

猴子哆嗦道:“大...大哥,我可以走了吧?”

“走?膽敢綁架沐雪,你感覺你走得掉嗎?”楊瀟寒意噴發。

猴子震驚道:“大...大哥,你...你言而無信,我都告訴你那姓唐女子下落了!”

“可我並未說要放過你!”楊瀟眼神一道寒芒爆射而出。

啪!!!

刹那間,楊瀟一巴掌抽出,猴子麵色駭然,他想要撤離已經避不開了。

緊接著,一道刺耳的巴掌聲炸響,猴子哀嚎一聲被楊瀟一巴掌抽暈。

趙無極納悶道:“怎麼聽到了猴子的慘叫聲?算了,不管了,先好生疼愛唐沐雪這小賤人一番再說!”

說完,趙無極陰邪一笑,搓了搓手朝著唐沐雪身上探去。

雖說唐沐雪的一血說是要交給他父親趙信,但趙無極已經等不及了。

他對唐沐雪如癡如狂,這麼好的機會焉能放棄?

所以,唐沐雪的一血必須由他拿下。

“唐沐雪啊唐沐雪,老子那麼喜歡你,你都不拿正眼瞧老子一眼,老子哪裡比不上楊瀟那個廢物?”

“今晚,你落到我趙無極手裡,看我怎麼折磨你!”

“楊瀟,你做夢也想不到吧,唐沐雪的一血是被我拿走的,哈哈哈哈!”

趙無極狂笑一聲,右手距離唐沐雪性感嬌軀越來越近。

砰!!!

就在趙無極以為自己即將把唐沐雪狠狠玩弄之際,他後腦殼一痛。

隨即,趙無極身軀一顫,他想扭頭看看是何人出手,腦袋一股昏沉之感襲來,令他脖子一歪倒在地麵。

“聒噪!”楊瀟冷冷開口,將手中板磚這才丟掉。

呼!

見到唐沐雪安然無恙,楊瀟這才如釋重負。

今天眼皮子跳了一下午,原來是唐沐雪要遇到危難,幸好這一切挽救的及時。

盯著昏厥的趙無極,楊瀟摸了摸下巴:“趙無極啊趙無極,我要是輕易宰了你,那豈不是太便宜你了?”

掃視一眼建築工地四周,楊瀟臉上升起一抹寒意。

下一刻,楊瀟從附近找來兩根鋼筋,把趙無極猴子二人拉到一起。

然後,楊瀟拿著錘子對準二人炮仗狠狠錘下。

嗷嗚!

嗷嗚嗚!!!

夜幕之下,兩道淒厲的慘叫響徹雲霄,把四周飛鳥驚的飛散。

因為夜色太黑,“兄弟”被釘在地麵上的趙無極和猴子痛的從昏迷中醒來並未看清楚楊瀟麵孔又再度陷入昏迷。

冇錯,為了懲戒這二人,楊瀟愣是把這兩人男人象征給釘在了地麵上。

剛做完這一切,趙無極口袋中手機來電。

“趙信?這老東西也參與了進來?”

看到來電顯示,楊瀟冰冷寒意越發陰森。

瞭解楊瀟的人若是看到這一幕,他們就會知道,有人今晚要倒大黴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