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八十三章方文洲到來

盯著跪於地麵的青年小野,楊瀟冰冷道:“你剛纔說什麼?支那?豬?”

“不!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中華人士絕世無雙,先生您冠絕當世!”

在楊瀟震懾之下,青年小野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青年小野臉上冇有一絲血色,他真是被楊瀟嚇得差點暈死過去。

一腳,一腳他的好朋友宮本一郎就從四樓栽了下去,生死不知。

此等狠人,斷然不可招惹。

他深深明白,如果無法平息楊瀟怒火,恐怕他的下場比宮本一郎還要慘烈。

“掌嘴!”楊瀟神色淡漠道。

“是是是!”青年小野渾身一個哆嗦,當即朝著自己臉上狠狠抽去。

這一刻,青年小野真是懊悔萬分,早知道眼前這傢夥是個狠人,他哪裡還敢造次。

楊瀟看著不斷朝著自己臉上抽耳光的青年小野,他臉色這才和緩了許多。

曾為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楊瀟最忌諱的就是彆人羞辱自己國度。

眾所周知,支那,可是一個貶義詞,再加上一個豬,這簡直就是巨大恥辱。

“兄弟,乾得漂亮!”四樓不少中原食客頗為解氣。

被東瀛人羞辱支那豬,雖說罵的是楊瀟,但無形中也是在貶低國人,他們不怒纔怪。

中華人士有一個共性,喜歡窩裡鬥。

但是,當自己國度遭受羞辱之時,大局上往往出奇的一致對外。

藍薇薇來到視窗看了看躺在樓下氣息萎靡的宮本一郎,她神色極度駭然。

“楊瀟,你...你這是要乾掉宮本一郎的節奏啊?”藍薇薇震驚道。

楊瀟麵色淡然:“他,該死!”

短短吐出三個字,一股森然氣場令現場一群東瀛人毛骨悚然。

藍薇薇震撼的不知所言,她深深明白唐沐雪就是楊瀟的寶,誰敢染指誰就要付出慘烈代價。

隻是,楊瀟為了唐沐雪竟不惜宰了宮本一郎,給藍薇薇帶來的驚駭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也許隻有這樣的男子,才值得讓人托付終身吧!

唐沐雪呆若木雞,她十分清楚,楊瀟之所以雷霆出擊全是因為自己受辱。

冇錯,楊瀟正是衝冠一怒為紅顏。

誰敢褻瀆唐沐雪,就是在逼楊瀟開啟殺意。

他的女人,誰人都不可辱!

隻是令唐沐雪深深擔憂的是,如果鬨出人命,這就非常麻煩的。

畢竟,宮本一郎來自東瀛,更是宮本家族少族長,宮本家族家主宮本正雄不會輕易饒恕楊瀟的。

宮本家族身為中原第一外企,背後有省內大人物撐腰,資金雄厚,與四大世家並肩。

宮本正雄一怒,那就真的麻煩大了。

“我兒!”

就在此刻,一輛豪車來襲,看到櫻花日式料理門前躺著宮本一郎,一名氣度不凡的中年神色動容連忙從車上走下。

“父...父親!”看到來人,宮本一郎麵無血色氣息微弱道。

來者,正是中原第一外資企業,也正是宮本家族族長宮本正雄。

見到自己兒子遍體鱗傷,幾乎要陷入休克狀態,宮本正雄揮手道:“一郎,不要說話,快,快把一郎送往醫院搶救!”

“是!”宮本正雄一群保鏢齊聲大喝。

“居然冇死?”楊瀟意外道。

剛纔那一腳遠遠超過了尋常人可以承受的力道,再加上宮本一郎又從四樓一頭栽下,按道理宮本一郎應該命喪九幽。

如今,宮本一郎冇死,這完全出乎楊瀟預料。

殊不知,宮本一郎自幼習武,身軀異於常人,承受力自然極強。

若是換做尋常人,恐怕真的要在楊瀟一腳之下魂飛魄散。

兒子被送去醫院,宮本正雄看向大門口的櫻花日式料理店店長:“渡邊君,這到底怎麼回事?”

“家主,我...我也不清楚!好端端的少族長就從四樓飛了下來!”店長一張臉色極度蒼白。

他明白宮本一郎在料理店出事,首當其衝無法推卸責任的就是他。

“八嘎!”聞言,宮本正雄氣的差點原地爆炸。

他兒子在自家料理店吃飯被人差點宰了,自己人卻冇有弄清情況,真是可恨。

抬頭看向四樓玻璃窗炸裂,宮本正雄殺意盎然大喝道:“不管是誰,敢傷我兒,我要讓他血債血償,隨我來!”

“是,家主!”宮本正雄一群手持武士刀的東瀛保鏢紛紛喝道。

店長渡邊哪裡還敢遲疑,他對著一眾店員喝道:“抄傢夥,支援家主!”

一群店員神色凶戾,迅速朝著傢夥緊跟宮本正雄步伐。

“大事不好,好像宮本正雄來了!”藍薇薇驚慌失措道。

“楊瀟,我們快走吧!”唐沐雪焦急道。

常年跑業務唐沐雪自然知道宮本正雄這人。

據說,宮本正雄為人暴戾,很多商業競爭對手都被宮本正雄欺壓的家破人亡。

如果宮本正雄發難,等下場麵必然失控。

楊瀟看向唐沐雪安撫笑道:“沐雪,不必擔心,這件事我來解決便是!”

踏踏踏踏!

言語剛剛落下,宮本正雄率領一群人渾身煞氣抵達四樓。

感受著暴跳如雷的宮本正雄不少食客麵色一變,紛紛讓開一條道路。

雖說不少中原食客力挺楊瀟,可宮本家族太過於強勢,可不是他們這種尋常人士可以冒犯的。

“小子,我兒子是你踹下去的?”宮本正雄一眼鎖定楊瀟。

跪在地麵上自扇耳光的青年小野看到宮本正雄到來,他猶如抓住救命稻草立刻從地麵爬了起來。

“冇錯,宮本叔叔,就是這頭支那豬乾的,你一定要把這頭囂張的支那豬千刀萬剮!”青年小野狠厲道。

楊瀟則是古井無波看向宮本正雄:“你兒子褻瀆我妻,這一切全是他咎由自取!”

“納尼?咎由自取?”宮本正雄聞言,一張臉迅速黑了下來。

眼前這小子不僅承認自己乾的,還無所畏懼說自己兒子咎由自取,真是囂張。

楊瀟淡淡道:“子不教,父之過!你們東瀛人就這點素養嗎?來我天府之國還不夾著尾巴做人,竟敢在中原為虎作倀,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這傢夥居然不僅冇有感到自己冒失,居然還訓斥商業巨孽宮本正雄,這膽子也太肥了吧!

宮本正雄一聽,鼻子差點氣的冒煙。

“八嘎牙路,該死的支那豬,你真是好生猖獗,來人,將他給我拿下,今日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宮本正雄雷霆大怒。

唰唰唰唰唰!

刹那間,一群東瀛武士紛紛拔出手中武士刀。

“殺!”為首東瀛武士大喝。

“殺殺殺殺殺!”

緊接著,一群東瀛武士全都含怒出擊。

“放肆!宮本正雄,膽敢對楊先生動手,你是不打算在中原立足了嗎?”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慍怒聲音忽然炸響,隻見豫省舉足輕重大人物方文洲迎麵走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