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七十八章白俞靜的誘惑

擦!在閨房內等自己?

聽到白俞靜這話,楊瀟腦子都快成漿糊了。

這...這白俞靜是要乾什麼?難不成是在暗示自己什麼嗎?

白俞靜也意識到自己說話不妥,她連忙道:“剛纔折騰良久,你身上也出汗了吧,去洗洗吧,比較涼爽!”

涼爽?楊瀟錯愕連連。

拜托大姐,這都入秋了,你敷衍能不能敷衍的專業點?

“白小姐,有些話我不得不說在前麵,我呢,已經結婚了,我楊瀟呢,也是一個有原則性的男人,就算你針對對我有那方麵心思,也請你收斂一點可以嗎?我怕我家沐雪誤會!”楊瀟義正言辭道。

此話一出,白俞靜嬌軀一僵。

她難以置信這話是從楊瀟口中說出來的。

在白俞靜看來,天下烏鴉一般黑,她就不信楊瀟耐得住寂寞。

俗話說,男女之間會有三年中痛七年之癢。

楊瀟跟唐沐雪都已經結婚五年了,難不成楊瀟腦子裡就冇其他想法?

白俞靜強忍住羞澀,她看向楊瀟:“我這人有潔癖行嗎?”

“呃!可以!”楊瀟啞口無言。

白俞靜氣的跺了跺腳,不再理會楊瀟徑直走入自己房間。

盯著白俞靜走入閨房背影,楊瀟狐疑道:“難不成是我想多了?”

從第一次遇到白俞靜,楊瀟就知道白俞靜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主。

所以,客隨主便,白俞靜說讓自己去洗漱一番楊瀟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

來到浴室,楊瀟意外發現白俞靜換洗衣物都已經收拾好了,還給自己準備了一件浴袍。

浴袍是灰色的,有些老氣,看樣子是白元傑平時穿戴的。

不出十分鐘,楊瀟已經洗涑完畢。

對於男性而言,洗澡這方麵往往冇有女性細膩。

不過,楊瀟可冇有穿白俞靜為自己準備的男士浴袍。

如果自己穿著浴袍去了白俞靜閨房,傳出去那多不像話啊!

咚咚咚!

來到白俞靜閨房門前,楊瀟禮貌性敲了敲房門:“白小姐,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經洗漱完畢!”

“嗯,趕緊進來吧!”白俞靜輕聲道。

趕緊進來吧?

不知為何,楊瀟總感覺今天白俞靜說話怪怪的。

至於哪裡怪怪的,楊瀟也說不上來!

小心翼翼推開白俞靜閨房,一股茉莉花的芳香撲鼻而來。

進入其中,楊瀟目瞪口呆。

隻見白俞靜房間內到處充滿粉色氣息,床單是粉色的,被子是粉色的,就連書桌衣櫃全都是粉色的。

這哪裡是一個高冷總裁,明明是一個活力滿滿的元氣少女啊!

此刻,白俞靜正在書桌看著白式珠寶集團歐洲市場股市曲線圖。

楊瀟打趣道:“我說白小姐,還真看不出來,你這高冷範之下居然還隱藏著一顆少女心!”

“有問題嗎?”白俞靜扭頭看向楊瀟。

楊瀟再看看其他佈局,整齊有序,房間內冇有一絲灰塵,果然是有潔癖的女人。

見到楊瀟十分意外的臉色,白俞靜強忍住羞意:“楊先生,難道你不知道你這樣打量一個女孩子閨房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知道!”楊瀟直言。

白俞靜玉容升起一抹慍怒嬌嗔道:“知道你還看!”

“我隻是好奇你怎麼做到外表高冷內心少女的?”楊瀟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淡笑道。

白俞靜眼眸閃現一抹哀傷:“不知我爺爺告訴過你冇,我奶奶遇難的早,我父母早些年出車禍身亡,從小記事起,陪伴我成長的隻有我爺爺!”

“對不起,這些事我並不瞭解,是我冒昧了!”楊瀟一聽,臉上充滿歉意。

他隻知道白元傑結髮妻早些年遇難,卻不知白俞靜親生父母早亡。

知道這些,楊瀟倒是有些明白白俞靜為何性格高冷,常常拒人於千裡之外。

從小在這樣一個成長環境,人往往都會孤獨且自閉的。

當年楊瀟時常單獨外出執行任務,長期甚至一個月都不說話,那種孤寂感楊瀟深有體會。

白俞靜苦笑一聲:“不用自責,這件事並不是秘密!”

“對了,歐洲市場那邊情況怎麼樣了?”楊瀟連忙扯開話題。

白俞靜笑了笑:“這件事還真的要好好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或許白式珠寶集團就真的撐不下去了!”

“剛纔我看了看歐洲珠寶市場大數據,傑克遜家族撤銷施壓後,白式珠寶集團的市場估值正在穩步回升!”

“那就好!”楊瀟點了點頭。

白俞靜也不遲疑,指了指書桌上的一盒銀針:“夠用嗎?”

“足夠了!”楊瀟瞥了一眼點頭道。

實際上,白俞靜這種常見累及的腰部惡疾,一根銀針就足夠。

像這種情況,主要是將白俞靜體內擠壓淤血給排放出來,然後再用特殊手法讓白俞靜腰部扭曲的血管複位就好了。

等新生細胞再次生長,白俞靜腰部的傷勢便可痊癒。

隻是,眾所周知,血管一旦堵塞,想要清理是非常困難的。

儘管現在醫療設備已非常發達,但很多疑難雜症卻無法得到根治解決。

就像是癌症,每年全球死亡率依舊觸目驚心。

看似處理簡單,對諸多世界級名醫來說都異常棘手。

幸好白俞靜遇到了楊瀟,否則想要根治太難太難。

白俞靜羞答答看向楊瀟:“說吧,想讓我怎麼配合你?”

“配合?呃!首先,你這件浴袍就有些不太合適啊!”楊瀟淡淡道。

什麼!浴袍不太合適?

白俞靜俏臉緋紅:“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還要為我全身做檢查嗎?”

“不,白小姐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你穿著浴袍,我無法對你腰部施針,你應該明白銀針非常纖細,而且很軟,就算刺穿浴袍,恐怕也很難命中腰部穴位!”楊瀟正色道。

白俞靜一聽,羞的雪白脖頸一片紅霞,她剛纔還以為楊瀟要對她行不軌之事。

白俞靜看向楊瀟:“我知道了,你轉過身去,不許看!”

“好!”楊瀟非常實誠扭過頭。

不多時,白俞靜含羞聲音這才響起:“可以了,轉過身來吧!”

嘶!!!

當楊瀟扭過頭之際,楊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定睛一瞧,白俞靜身上浴袍已不見,白俞靜赫然換成一身性感比基尼。

這...這是想要乾什麼?

這...這是在誘惑我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