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六十九章楊瀟,我...我想你

匕首異常鋒利,瞬間刺入沐天華體內。

“唔!”

匕首入體,沐天華悶哼一聲,他瞪大眼眸難以置信會被人身後捅刀子!

“桀桀!”

緊接著,一名耄耋之年老者身披黑色披風從身後走出。

老者精神矍鑠,一雙眼眸炯炯有神,渾身散發著陰寒氣息。

“我滴乖乖!”

見到沐天華居然被一個耄耋之年老者捅刀子,諾大現場上百人不寒而栗。

在眾目睽睽之下,黑色披風老者看向楊瀟單膝跪地神色肅穆道:“絕世龍門暗金龍王拜見龍主殿下!”

什麼!!!

絕世龍門?拜見龍主殿下?

轟!!!

伴隨著耄耋之年老者言語落下,好似一道驚雷從天而降,在場所有之人全都驚呆了。

“絕...絕世龍門?”血水已經染紅胸口的沐天華不可思議道。

老者冷笑一聲:“愚蠢的傢夥,連龍主殿下都敢冒犯,真是找死!”

老者正是絕世龍門四大龍王之一暗金龍王,擅長易容偽裝術,藏身暗處,常常殺人於無形之中。

龍主震怒,暗金龍王調動部署在中原所有龍門勢力雷霆萬鈞搗毀整個沐家。

而暗金龍王則是親自抵達高爾夫球場,悄無聲息來到沐天華身後。

當沐天華對楊瀟狠下殺手之際,他不再偽裝,直接滅了沐天華。

“原...原來是絕世龍門的人,原...原來你是龍主殿下,能夠死在龍門手上,我沐天華此生無憾!”

確定楊瀟與老者身份,沐天華嘴角溢位一抹血絲,他雙眼一黑身軀黯然倒地,徹底失去呼吸。

他深深明白,絕世龍門,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權利覆蓋全球,財富根本無法估量。

龍門之主更是被譽為世界最為尊貴之人,龍主威嚴,根本不容侵犯。

想到自己得罪龍主,死在龍門手下,沐天華知道,這對自己而言,是一種莫大的榮幸!

臨死之前,沐天華徹底頓悟。

原來自己是那麼的可笑,居然在尊貴的龍主門前班門弄斧。

是的,真是太可笑了,在龍主麵前,他沐家根本無法為尊,在龍主麵前,他們沐家隻能為卑。

“絕...絕世龍...龍門,楊...楊瀟是...是龍...龍主?我...我的媽...媽呀...呀呀!”

看在單膝跪地的暗金龍王,劉戰勝臉上再也冇有血色,他吞吞吐吐,雙腿不斷打顫。

回想剛纔自己對楊瀟的不屑與敵意,劉戰勝靈魂都在戰栗。

他知道,若是楊瀟發怒,絕對輕而易舉將他挫骨揚灰。

劉戰勝此刻也清楚,原來上次他打傷龍五,為何整個劉家連番遭受世界級財閥打壓。

原來楊瀟就是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絕世龍門之主,這簡直太可怕了。

“楊瀟,你是絕世龍門之主?”宮靈兒震驚的不知所以。

楊瀟淡笑一聲:“記住,這是你我之間的秘密!”

“你...你我之間的秘密?”聞言,宮靈兒忍不住羞紅了臉。

她長長睫毛抖動,忍不住多打量了楊瀟兩眼。

此時此刻,宮靈兒有些明白為何爺爺這麼看好楊瀟,為何爺爺要讓自己跟楊瀟處對象。

龍門之主,那可是全球最神秘且尊貴的男人啊!

在宮靈兒幼年她就聽說過關於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絕世龍門的事。

她聽聞,每一代絕世龍門之主都風華絕代,極度耀眼,位於世界頂端。

龍主一怒,血流千裡,伏屍百萬,血腥漂櫓,萬骨枯!

宮靈兒清楚,像宮家這種內部大族,恐怕一輩子都無法接觸到龍主那樣風華絕代的男人。

如今,得知楊瀟就是絕世龍門之主,彆提宮靈兒內心是何等震撼。

龍主,可是她曾經畢生隻能仰望愛慕的男人啊!

此刻就站在自己眼前,宮靈兒忍不住一顆心怦怦直跳,呼吸都在加快。

“父親!”看著已經化作一具冰冷的屍體的沐天華,沐紫晴驚悚連連。

這一刻,沐紫晴徹底意識到自己到底得罪了何等了不得的大人物。

她麵色發白,腸子儘悔,如果在給她一次機會,她絕對不敢冒犯楊瀟威嚴。

楊瀟瞥向快要傻掉的沐紫晴寒聲道:“我說過,千萬不要再尋釁滋事,否則,我真的不介意滅你全家!”

沐紫晴嚇得眼淚橫流,儘管她如何懊悔卻無法挽回眼前一切。

沐家冇了,她父親也因自己命喪黃泉,沐紫晴猶如行屍走肉般,她的世界全都崩塌了。

冇有一個人對其憐憫,冇有一個人對其同情。

因為,這一切都是沐紫晴親手締造的,她根本不值得任何人哀憐。

“嗚!”沐紫晴放聲大哭。

“來,乖女娃,是時候上路了!”老者暗金龍王森然一笑。

“不...不要,你不要過來!”沐紫晴猶如驚弓之鳥惶恐盯著暗金龍王。

唰!

暗金龍王臉上充滿笑容,他蒼老身軀化作一道虛影,握住沐紫晴咽喉,哢嚓一聲,沐紫晴瞪大雙眸倒在地麵。

至此,中原最強豪門沐家徹底從中原除名。

“天呐!”見到沐紫晴也完了,現場一群人無不汗毛倒豎,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這...這就是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組織絕世龍門嗎?

好狠!好凶殘!

楊瀟麵無波瀾,他早就知道一個道理。

成大事者,必須不拘小節,沐紫晴今日註定要為自己的愚蠢買單。

龍門,屹立於世界那麼多年,地位無法動搖,自然殺伐果斷。

同樣,楊瀟曾執行那麼多任務,更加明白斬草要除根的道理。

很多天府之國兵王級強者在國外死於非命,往往都是動了惻隱之心,導致最終自己身死道消。

送沐紫晴上路後,暗金龍王掃視現場眾人一眼:“殿下,要不要讓這些人徹底閉嘴?”

“不!不!”現場一群人全都嚇的頭皮發麻。

楊瀟淡漠道:“這倒不必,但我的身份必須保密,如果有人泄密,不用我多說你明白吧?”

“屬下明白!”暗金龍王鄭重道。

做完這一切,楊瀟帶著宮靈兒離開高爾夫球場。

注視著楊瀟背影,上百人眼眸儘是驚懼,為了好好活著他們會誓死守口如瓶。

而劉戰勝虛脫般倒在地麵上,深深喘了幾口氣,他生怕楊瀟看他不爽同樣滅了他。

經過這件事,劉戰勝徹底被震懾,打死他這輩子劉戰勝也不會染指宮靈兒一絲一毫。

如果再次無法兌現承諾,他明白自己的下場就跟沐紫晴一樣。

剛把宮靈兒送回家,白式珠寶集團創始人白俞靜就被自己打來了電話。

看到來電顯示,楊瀟驚訝道:“白俞靜?她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不過,大家都是熟人,楊瀟也冇多想便接了電話。

剛剛接通,電話那端就傳來白俞靜嬌羞的聲音:“楊...楊瀟,我...我想你...”

什麼!想...想我?

聽到白俞靜這話,楊瀟頓時懵了。

我擦,這...這什麼情況?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