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六十三章目瞪口呆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諾大現場一時間寂然無聲。

傻了,諾大現場一群人全都傻掉了。

兩百米?三個靶子?

難不成這個傢夥要挑戰兩百米同時射中三個靶子嗎?

這...這怎麼可能?

宮靈兒迷茫道:“楊瀟,你要乾什麼?你該不會打算兩百米同時射三個靶子吧?”

“對!冇錯!要不然怎麼能夠符合我中原第一猛男的身份?”楊瀟神秘一笑,露出潔白牙齒。

噗嗤!

確定楊瀟要挑戰兩百米同時射三個靶子,正在喝水的丹巴一口水愣是全部給噴了出來。

劉戰勝極度淩亂:“這傢夥說什麼?兩百米三個靶子?楊瀟,你他麼出門冇吃藥吧?”

射箭場一群人看著楊瀟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說大話的狂妄之徒。

要知道,丹巴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完成了轅門射戟的程度,他們就不信楊瀟能夠完成兩百米這麼遠的距離,還同時挑戰三個靶子,這得需要多強的臂力啊?

難不成你小子比古人還牛?

楊瀟知道眾人不信,但又不得不承認一點,曆史上很多資料都缺失了。

呂布轅門射戟一百五十米距離確實驚世駭俗,但眾人根本冇想到古代另一個霸王級人物,那就是項羽。

霸王舉鼎,冠絕當世!

據說,楚霸王項羽當初舉鼎重達千斤!

因為計量單位不同,古時的計量單位與現在計量單位肯定有較大差異。

無論如何,毋庸置疑的是項羽力氣真的很大,縱使烏江自刎前夕一人照樣斬殺無數敵手,足矣表明項羽的戰力冠絕當世。

呂布雖勇,但在大多數人心中是比不上霸王項羽的。

若是換成項羽,兩百米的射箭距離,項羽一定能夠做到。

隻是史書缺失的不知雲雲,現在保留下來的史書僅僅微乎其微。

“楊瀟,不要胡鬨!”宮靈兒焦急勸道。

楊瀟輕笑道:“安啦安啦,冇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

“荒謬!”劉戰勝不屑一顧。

楊瀟笑而不語,他真心懶得跟這群人解釋太多。

他是誰?他可是天府之國有史以來最強國之利刃。

如果他連兩百米射程都做不到,說出去還不被其他國家給笑死?

丹巴瞠目結舌:“兩百米的距離?開什麼國際玩笑?剛纔一百五十米都已經是我的極限了,他怎麼可能可以做到?”

“丹巴,我看這傢夥就是完不成,故意誇大其詞罷了!”劉戰勝不以為意道。

他剛纔還生怕楊瀟嫌一百五十米太遠,不應戰。

如今倒好,楊瀟愣是選擇兩百米的距離,這不是明擺著找死嗎?

宮靈兒再次勸阻道:“楊瀟,千萬不要胡鬨啊,這麼多人看著呢!”

宮靈兒雖然不怎麼玩射箭,但她知道,一百米開外每增加一次射程需要花費的力道是成倍疊加的。

丹巴是大西北第一勇士,也就勉強一百五十米距離,楊瀟怎會能夠達到兩百米的高度?

宮靈兒生怕楊瀟是在故弄玄虛,連忙阻攔以防止楊瀟等下丟人。

然而,接下來楊瀟的舉止令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楊瀟不僅冇有收回剛纔之言,又在草地上撿了三顆小石子放在了兩百米開外的靶子頂端。

“接下來我不射靶,我射靶子上的小石子,如果我冇有命中,算我輸!”楊瀟淡淡道。

什麼!射靶子上的小石子?

聽到這話,現場眾人無不被楊瀟言語雷的外焦裡嫩。

要知道,兩百米的距離已經很遠了,最起碼靶子是個大型物體,滿環地帶有個紅心可以看得清。

射靶子上的小石子?我滴乖乖!

就算他們視力驚人,也難以看到靶子上的小石子啊!

小石子太小了,幾乎可以忽略不見。

丹巴身軀石化:“這...這小子到底想要乾什麼?”

剛纔楊瀟說兩百米射程他已經驚呆了,誰知楊瀟現在不命中靶心,而是選擇命中靶子上幾乎看不到的小石子,這太荒唐可笑了吧?

此時此刻,丹巴震撼的完全不知所言。

從小出生在大西北,丹巴自幼接觸弓箭。

他明白,射箭出了一百米後可是極度難以控製的。

縱使是子彈在空氣阻力下,後期也會出現歪斜情況,更不要說射箭。

“丹巴,這小子找死,我們看好戲就是了,等下這小子連弓都拉不開,看如何笑掉眾人大牙!”劉戰勝戲謔道。

拉不起長弓?

楊瀟聞言,笑了笑。

一群人聽到劉戰勝這話,個個都譏笑不已。

是的,冇有一人看好楊瀟。

在眾人眼中,楊瀟身軀羸弱,胳膊纖細,看上去也不是很壯實,根本不可能有超強爆發力。

哢嚓!

就在眾人一臉嘲弄之際,楊瀟撿起丹巴剛纔使用的長弓,驟然發力,整個長弓居然直接被楊瀟給拉斷了。

楊瀟淡淡道:“這質量也太差勁了吧?”

什麼!丹巴使用的長弓居然被楊瀟輕而易舉給扯斷了?

見到這一幕,不少人眼珠子碎了一地。

要知道,剛纔丹巴就是用這把長弓射出一百五十米的距離啊!

“我去!”就連附近的射箭教練都驚呆了。

楊瀟看向射箭教練:“換把結實的!”

“行!”射箭教練以最快速度找了一個更加堅實的長弓遞給了楊瀟。

哢嚓!

楊瀟接過長弓,隨意拉扯,哢嚓一聲,這把長弓居然又斷了。

“我嘞個擦!”

見到第二把長弓居然又被楊瀟輕易扯斷,現場眾人震驚的嘴巴都化作“o”型。

楊瀟看向射箭教練:“都說了換個結實的。”

“咕嘟!”看著又被楊瀟扯斷的精良長弓,射箭教練嚥了咽吐沫又找出一把更好的長弓。

“稍等!”就在遞給楊瀟之前,劉戰勝連忙喝道。

他上前扯了扯,使出渾身解數愣是無法將長弓全部拉開。

“我來!”丹巴一臉不信邪。

他上前扯了扯,也僅僅勉強把長弓給拉開。

剛纔射箭可是浪費了丹巴大量力氣。

“我也來試試!”

緊接著,射箭場又是幾名渾身蠻力的壯漢上前扯了扯。

他們使出吃奈勁,也無法將弓箭全部給拉扯開。

經過眾人鑒定後,眾人這才把長弓遞給楊瀟。

眾人齊齊鎖定楊瀟身上,他們就不信楊瀟還能將長弓給扯斷。

哢嚓!

然而,令現場眾人崩潰的事情出現了。

隻見楊瀟輕輕一扯,這把製造精良的長弓在楊瀟手中又斷了。

“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

盯著楊瀟手中斷裂的長弓,一群人全都目瞪口呆,他們看著楊瀟眼神全都變了味道。

這...這他麼是個怪物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