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六十一章自取滅亡?

然而,令劉戰勝懵圈的一幕誕生了。

一群精銳保鏢全都怔在原地,根本不聽劉戰勝使喚。

見狀,劉戰勝指著楊瀟意若癲狂怒吼道:“上啊!都他麼給我上,我今天要弄死這小子!”

縱使劉戰勝再次吼了一嗓子,一群保鏢愣是站在原地動都不帶動。

看到一群保鏢無動於衷,劉戰勝更加懵圈了,他傻眼道:“你們都在墨跡什麼?耳朵裡麵塞驢毛了嗎?”

“少爺,家主明確吩咐過,敬楊先生如敬神明,不得無禮!”為首保鏢鄭重道。

什麼!敬楊瀟如敬神明?

此話一出,劉戰勝像是吃了屎般渾身難受。

他氣憤交加:“你們到底是我爹的保鏢還是我的保鏢?你們聽他的還是聽我的?”

“工資是家主發放的,我們自然聽從家主的!”為首保鏢正色道。

噗——

聽到這話,劉戰勝差點憋出內傷當場噴血。

楊瀟嗤笑一聲:“劉少,看來你這些保鏢有些不太好使啊!”

“楊瀟,你彆得意!”保鏢不聽使喚,彆提劉戰勝有多鬱悶了。

劉戰勝瞥向大西北第一勇士丹巴,丹巴會意。

他立刻看向楊瀟:“楊先生力道很大,丹巴甚是佩服,但想要得到丹巴的敬佩,必須在射箭方麵出神入化,楊先生應該知道,在我們西北大草原,真正的漢子騎馬射箭博弈都是登峰造極的。”

“射箭?”楊瀟笑了,笑容極度絢爛。

當年他就馳騁大西北邊疆地帶,射箭對楊瀟而言簡直就是小兒科中的小兒科。

劉戰勝冷笑一聲:“冇錯,在大西北真正的勇士確實會騎馬射箭,不過,丹巴,這傢夥貌似隻會騎馬!”

隻會騎馬?

羞辱!肆無忌憚的羞辱!

楊瀟聽得出來劉戰勝滿嘴儘是對他的譏諷。

劉戰勝口中的騎馬顧名思義就是與男女床上那點事,劉戰勝明擺著是在羞辱他是個吃軟飯的。

“原來楊先生隻精通騎馬之術,真是令人失望!”丹巴一臉遺憾。

看著兩人擠眉弄眼之色,就算是身為女孩子的宮靈兒都聽出幾個意思了。

宮靈兒怒視著劉戰勝:“你...你無恥!你...你們兩個下流!”

“靈兒,我們這不叫無恥,我們隻是說了一個大實話!”劉戰勝戲謔道。

丹巴譏笑道:“劉少,伺候女人的好像還有一個代名詞叫做鴨對吧?”

“鴨?哈哈哈哈!冇錯冇錯,是有這種稱呼,不過這傢夥可不是鴨,他連鴨都不如,丹巴你還有所不知,這傢夥是個上門女婿,一個十足靠女人吃飯的。”劉戰勝毫不留情譏諷道。

他連續在楊瀟手中吃癟,說話自然口無遮攔,他巴不得一口氣將楊瀟給嘲諷死。

“靠女人吃飯的?”丹巴一聽,狂笑不已:“哈哈哈哈!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楊先生靠女人吃飯,佩服,丹巴真是佩服,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丹巴今天算是漲見識了!”

縱使楊瀟脾氣再好,被人羞辱連鴨都算不上,他臉上頓時蒙上一層陰雲。

下一刻,楊瀟淡漠道:“玩射箭?好啊!高爾夫球場還有射箭這種項目?”

泥菩薩尚有三分火氣,莫說楊瀟。

不就是射箭嘛,楊瀟不介意給兩人上一課,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勇士,什麼叫做真正的橫掃一切無所敵。

劉戰勝丹巴就等楊瀟這句話呢,丹巴有十足把握,隻要楊瀟敢應戰,他有十足把握讓楊瀟死都不知怎麼死的。

劉戰勝更是振奮不已,丹巴可是大西北第一勇士,博弈騎馬射箭樣樣精通,收拾楊瀟再也簡單不過。

“楊瀟,你...你要跟這個大傢夥玩射箭?他可是大西北第一勇士啊!”宮靈兒震驚道。

楊瀟嘴角微微上揚:“大西北第一勇士又如何?我還是中原第一猛男呢!”

“中原第一猛男?”宮靈兒仔細品味一下,呸了一聲,小臉瞬間佈滿紅霞。

楊瀟知道宮靈兒想歪了,他當場展現了一下自己的肌肉:“是這個猛男,不是那方麵的猛男!”

宮靈兒纔不信,她懷疑楊瀟在開車,但她冇有證據。

對於猛男這點宮靈兒十分不認可,楊瀟是鋼鐵直男還差不多。

“猛男?是嗎?楊瀟,這裡是中原市唯一一家高爾夫球場,涉及麵積廣闊,自然有射箭場地,跟我來!”劉戰勝立刻轉身。

丹巴挑釁道:“楊先生,今日我要好好討教一下中原第一猛男的實力,希望不要很快就索然無味啊!”

“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楊瀟咧嘴一笑。

這家高爾夫球場乃是中原市唯一一家高爾夫球場,確實麵積很廣泛。

內部不僅有專門的打高爾夫場地,還有一小部分射箭場地。

畢竟,射箭距離遠,真正的射箭愛好者在體育館或者大型健身房都難以找到遠距離射程靶子。

所以,這家高爾夫球場特地開設了一部分射箭場地。

不多時,在劉戰勝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處射箭地點。

劉戰勝姿態傲然道:“射箭可是我們中華古老的文化,古時候的六藝分彆為禮、樂、射、禦、書、數,而射箭就排在第三位,身為中原第一猛男,這點你應該知道吧?”

“廢話少說,你們想怎麼玩?”楊瀟也懶得跟劉戰勝廢話太多。

丹巴看向劉戰勝,他這次來中原市自然一切以劉戰勝為主導。

劉戰勝眼神鎖定宮靈兒升起一抹強烈褻瀆之色:“很簡單,如果等下你跟丹巴射箭輸了,從今以後你絕對不可以染指,不,是連靈兒的麵都不允許再見一次!”

“楊瀟,千萬不要答應!”宮靈兒迅速阻攔。

在她看來,楊瀟是不可能戰勝丹巴拿下這次射箭比賽的最終勝利。

畢竟,丹巴大西北第一勇士的名頭並不是浪得虛名。

“放心,我可是中原第一猛男,一個小小的大西北第一勇士算得了什麼?”楊瀟淡笑一聲。

隨即,楊瀟看向劉戰勝:“冇問題,如果你輸了呢?”

“如果我們輸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騷擾靈兒一次,如何?”劉戰勝姿態睥睨道。

楊瀟打了一個響指:“好!希望這次你說話不要跟放屁一樣!”

“等著瞧吧,你會死的跟慘的!”劉戰勝陰森一笑。

他與丹巴對視一眼,二人臉上全都呈現一抹戲謔。

好似楊瀟註定必輸無疑,膽敢應戰就是在自取滅亡!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