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六十章神與凡人

“捏死他,捏死他,把他的手給我捏殘!”劉戰勝內心不斷呐喊。

他對楊瀟恨之入骨,劉戰勝恨不得自己化身丹巴,讓楊瀟好生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痛苦。

宮靈兒閉著雙眸嘴巴裡不斷嘟囔著:“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次奧!次奧!嗷嗚嗚!”

在楊瀟巨大力道之下,丹巴再也控製不住內心的驚恐發出陣陣鬼哭狼嚎。

他想要竭力把自己的手掌從楊瀟手中掙脫而出,卻發現自己的右手好似石沉大海,根本無法掙脫。

“艾瑪,好痛好痛好痛啊!手快斷了,手要斷了,不行了,鬆手鬆手!”楊瀟同樣佯裝痛苦之色。

聽到楊瀟裝的唯妙唯俏,丹巴內心的崩潰猶如黃河決堤。

尼瑪,這大哥絕對是影帝學院畢業的。

你裝的也太像了吧?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楊瀟馳騁國際舞台之際,屢次死裡逃生,除了過人實力之外自然有過人演技。

當年,楊瀟憑藉過人演技不知道搗毀了多少國度情報網。

也因此,楊瀟惹怒無數國度,知道現在,楊瀟還是國際第一通緝犯。

跟他玩,楊瀟有千萬種方式玩的丹巴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此刻,丹巴痛的快要窒息,他除了痛苦哀嚎之外,完全說不出去其他話來。

“嗷嗚!嗷嗚!嗷嗚嗚!”

“痛痛痛,哇,手快斷了,右手要殘廢了!”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不行,不行了,兄弟你放了我吧,我快要暈死過去了,我服你了,我承認你手勁大,我錯了還不行嗎?”

盯著楊瀟無恥模樣,丹巴欲哭無淚。

他真想說一句,大哥你搶我台詞了!

劉戰勝忍不住稱讚道:“丹巴好樣的,太給我長臉了!”

“楊瀟我錯了,我不該叫你來的!”宮靈兒俏臉儘是懊悔。

如果不是自己把楊瀟叫來,楊瀟也不會蒙此大難。

“嗷嗚!嗷嗚!嗷嗚嗚嗚嗚!”

在楊瀟恐怖力道之下,丹巴麵紅耳赤,他瞪大眼眸急的直跺腳。

“嘖嘖!丹巴你演的太像了,不去橫店拍戲實在是太屈才了!”劉戰勝驚歎道。

聽到這話,丹巴一巴掌抽死劉戰勝的心都有了。

襙你鎷的,老子是這是演的嗎?老子這是真的快要痛死了!

不過,劉戰勝也不是大傻子,他很快意識到事情不太對頭。

仔細一瞧,丹巴臉上黃豆般的汗水不斷滑落,而楊瀟臉上則是麵無波瀾。

額頭上那點汗水估計是開車的時候熱的,根本不是痛苦冒出的冷汗。

“我去,被耍了,楊瀟速速給我鬆手!”劉戰勝連忙怒斥。

被識破計謀,楊瀟這才鬆開丹巴,並甩手嚷嚷道:“痛,真是太痛了!”

“次奧!”

楊瀟鬆手,丹巴如蒙大赦。

定睛一瞧,此刻的丹巴右手漲紅無比,猶如紅燒豬蹄。

再看看楊瀟右手,白白嫩嫩,毫髮無損。

見到這一幕,劉戰勝猶如遭受十萬點暴擊傷害,一臉懵逼。

我嘞個擦!

大西北第一勇士丹巴親自對峙楊瀟,居...居然敗了?

這...這怎麼可能?

宮靈兒睜開雙眸,看到丹巴右手紅成紅燒豬蹄,她瞪大眼眸。

“天啊嚕!楊瀟合著剛纔你都是裝的?你也太壞了吧?剛纔可嚇死我了!”宮靈兒瞠目結舌道。

楊瀟不厚道一笑:“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這點道理你還不曉得嗎?”

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

聽到楊瀟之言,劉戰勝猶如當頭棒喝,整個人愣在原地無限淩亂。

此時此刻,劉戰勝隻感覺自己的智商遭受極大侮辱,他隻感覺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

方纔楊瀟都是裝的,他還天真的以為那都是丹巴故意演的。

想到這裡,劉戰勝渾身好似日了哈士奇般渾身難受。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力量如此雄厚?”緩解不少的丹巴看著楊瀟眼神儘是濃濃驚駭。

身為大西北第一勇士,他居然拿不下一個身材羸弱的小子,這令丹巴猶如從神壇跌落,整個人感覺都不好了。

楊瀟輕笑一聲:“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兩個大老爺們在高爾夫球場刁難一個小姑娘這不太合適吧?”

今天宮靈兒特地有空來打高爾夫,誰知巧遇劉戰勝與丹巴。

劉戰勝對宮靈兒愛慕之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令劉戰勝難堪的是,宮靈兒根本不鳥他,看著他的眼神猶如盯著一個臭蒼蠅般厭煩。

這可把劉戰勝給激怒了,劉戰勝這纔出此下策欲將刁難宮靈兒,誰知宮靈兒居然把楊瀟給叫來了。

“楊瀟,你是故意跟我對著乾的吧?”劉戰勝憤恨不已。

第三次了,足足第三次了!

每一次遇到楊瀟他都臉麵儘失,遭受巨大恥辱。

盯著楊瀟,劉戰勝體內的暴戾之氣森然噴發。

楊瀟嗤笑一聲:“我跟你對著乾?是你不斷給我添亂吧?劉戰勝,你好歹也是一個大老爺們,人家宮靈兒不喜歡你,你死皮賴臉都冇用,你說你何必呢?”

“還有,每一次都是你先找我麻煩,我何時先找你麻煩?你老爹都不敢這樣對我說話,誰給你的勇氣讓你在我麵前大放厥詞?”

既然這劉戰勝不爽想要向自己發難,那楊瀟必然不會慣著劉戰勝。

如果不是劉戰勝老子劉權識相,楊瀟早就一念之間令劉戰勝灰飛煙滅。

“是嗎?我爹怕你,可不意味著我劉戰勝會怕你,來人!”劉戰勝怒吼一聲。

踏踏踏踏!

伴隨著劉戰勝一聲怒吼,高爾夫球場十幾名五大三粗穿著西裝帶著墨鏡的保鏢迅速衝了上來。

楊瀟輕蔑一笑:“怎麼?想動手?知道神與凡人之間的區彆嗎?”

“神與凡人?你以為你是神嗎?楊瀟,我明確告訴你,這十幾人全都是國內頂尖職業保鏢,殺你猶如殺雞!”劉戰勝陰狠道。

楊瀟戲謔道:“殺我如殺雞?你確定?”

“我非常確定,若你是神,那劉戰勝註定要踏破神祗,上,給我宰了他!”劉戰勝暴跳如雷指著楊瀟鼻孔怒吼道。

一股洶湧怒火從劉戰勝體內噴發,他今天誓必要滅掉楊瀟,洗刷楊瀟帶給他的所有屈辱。

楊瀟眼神寒芒一閃:“踏破神祗?是嗎?劉戰勝,今日我要讓你看看何為神,何為凡人!”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