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五十七章救...救我

國內新生代第一鋼琴師朗朗見到楊瀟頓時眼前一亮。

他那裡還敢遲疑,一個箭步來到楊瀟麵前尊敬道:“朗朗拜見楊前輩!”

拜...拜見楊前輩?

我滴乖乖!

沐紫晴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她掐了掐自己,一股劇烈生疼之感差點令她叫了出來。

“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沐紫晴臉上的譏諷瞬間凝固在臉上,一雙眼眸當場呆滯,整個人愣在原地無限淩亂。

劉爽是誰?那可是國內殿堂級的鋼琴師啊!

朗朗是誰?那可是國內新生代最強鋼琴家啊!

這種存在在國內任何地方都屬於極其耀眼的存在,誰知一個在楊瀟麵前自稱晚輩,一個直接稱呼楊瀟為前輩。

難道說這楊瀟的音樂造詣還要淩駕於劉爽朗朗兩位大師之上不成?

楊瀟擺了擺手:“我不是樂壇的人,對我不必如此客氣!”

“楊大師這是哪裡話?楊大師一身音樂造詣早已經登堂入室,乃是真正的音樂大家,國內無人能及!”劉爽由衷道。

前段時間他親傳弟子朗朗在中原市舉辦音樂會,楊瀟登場愣是彈出“空山鳥語”的遠古盛況,可是驚呆了無數人。

在楊瀟麵前,縱使他劉爽是國內音樂界殿堂級大師,也渾然不敢在楊瀟麵前托大。

朗朗更是神色肅穆,猶如見到音樂之神般極度尊敬。

楊瀟摸了摸鼻子:“得得得,這話就此打住!”

“好吧!”劉爽看得出來楊瀟並不想聽阿諛奉承之言。

於是,劉爽鼓起勇氣問道:“不知楊大師找晚輩有何要事?難道楊大師想通了要收我為徒?”

收...收劉爽為徒?

此話一出,沐紫晴長了嘴巴,下巴都快碎了一地。

如果不是剛纔掐了自己一下,她肯定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了。

“彆動不動碰麵就提收徒不收徒的,這多累啊!那什麼,這是我老婆的妹妹唐糖,是個好苗子!”

“之前你見過一麵,我感覺她進入帝都藝術學院進修的話一定會大放異彩,你看?”楊瀟直言道。

見到楊瀟這麼直接,沐紫晴臉上浮現一抹陰翳。

今年學校就一個進脩名額已被她占據,她就不信劉爽大師會同意。

唐糖紅著臉含羞道:“你好劉大師,我是唐糖!”

“哈哈哈哈!楊大師音樂造詣出神入化,其家人定然天賦異稟,去帝都藝術學院進修這都是小事,小丫頭學的什麼專業啊?”劉爽聞言爽朗大笑。

他可是帝都藝術學院名譽院長,讓唐糖前去進修,對他而言也就是點點頭的事罷了。

這些時日劉爽一直想著何時能夠碰到楊瀟,好生向楊瀟好生討教一番音樂造詣。

不曾料到,自己剛剛瞌睡就有人送來了枕頭。

唐糖含羞道:“劉大師,我學的是舞蹈專業!”

“舞蹈專業?”劉爽拉長了聲音,滿臉遺憾:“那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學的也是鋼琴,正好老夫我還缺一個女徒弟!”

“不過,這也沒關係,學校裡麵的韓清子韓老師跟我關係不錯,回頭我把你推薦給韓老師!”

“韓清子韓老師?真噠?”

唐糖一聽,開心的快要蹦了出來。

殊不知,韓清子乃是國內公認的舞蹈第一人,常年效力於國家,更是多次上過春晚舞台。

不過,韓清子也在帝都藝術學院掛職。

如果能夠拜國內舞蹈第一人為師,那自己未來絕對可期啊!

“韓清子老師?”沐紫晴更加傻眼了。

楊瀟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人情我記下了!”

原本楊瀟還想著要給帝都那邊的老領導打個電話,冇料到這劉爽就是帝都藝術學院名譽院長,這就更加方便了。

“楊大師太客氣了,不知楊大師有冇有空我們一起探討一下鋼琴?”劉爽興奮道。

楊瀟看了看時間:“今天冇空,近期估計也冇空,不過過段時間我要回帝都,到時我聯絡你!”

“好,好好好!”劉爽激動的合攏不住嘴。

離開之前,楊瀟指了指呆若木雞的沐紫晴:“那個,這個人三觀不正,好像被保送去帝都藝術學院了,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劉爽點了點頭。

隨即,劉爽看向沐紫晴臉色陰寒道:“我不管你出身如何,家室如何,帝都藝術學院堅決不要三觀不正的學員,現在我宣佈,你的保送名額被取消了!”

什麼!保送名額被取消了?

沐紫晴渾身一個激靈,更加懵逼了。

“劉大師,您是不是搞錯了?這廢物何德何能讓您如此興師動眾?”沐紫晴快要瘋掉了。

剛纔她刻意想要羞辱楊瀟一番,誰知最後連自己保送名額都被楊瀟給弄掉了。

一時間,沐紫晴內心無數頭羊駝不斷狂奔,令她難受極了。

劉爽冷笑一聲質問道:“你知道楊大師到底是什麼身份嗎?”

“他?他不是一個廢物嗎?他不就是一個帝都楊家棄子嗎?”沐紫晴抓狂道。

劉爽繼續冷笑:“廢物?棄子?不!楊大師真正的身份實際是吹簫小王子,也就是前段時間彈奏出真正《牧羊鋼琴曲》之人,知道前段時間震驚中原的空山鳥語事件吧?那就是楊大師親手締造的!”

楊瀟這廢物是吹簫小王子?空山鳥語事件是楊瀟締造的?

轟!!!

刹那間,沐紫晴猶如遭受五雷轟頂,整個人徹底淩亂。

她瞪大了眼眸,想破腦袋根本不敢置信這一切。

楊瀟是古箏小王子?楊瀟是音樂大師?

這...這怎麼可能?

劉爽深深明白,像楊瀟這樣的音樂大家,根本不可能說謊。

由楊瀟親自認證,眼前這女娃一定三觀不正,堅決要不得。

悲催的沐紫晴怎麼都冇料到這次連番踢到鐵板,羞辱唐糖不成,最後連自己保送帝都藝術學院的名額也冇了。

叮囑了唐糖兩句,楊瀟便離開中原藝術學院。

楊瀟知道,有劉爽罩著唐糖,以後在帝都藝術學院恐怕冇幾個人敢找唐糖麻煩。

剛剛出了學校,好久不聯絡的宮靈兒突然打來電話。

“楊瀟,你在哪裡?十萬火急!救...救我!”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