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夫,讓她走吧!"唐糖不忍直視眼前這一幕。

她就是一個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的藝術生,遇到這樣的事唐糖已經很難過了。

她真的不希望事情繼續惡化,若是逼急了沐紫晴,以後還不知道沐紫晴會做出怎樣的驚人舉止。

唐糖可是知道沐紫晴嫉妒心一向極強,如今委曲求全。指不定回頭就會對她和楊瀟進行打擊報複。

沐家終究是中原第一豪門,家大業大,根本不是她們可以抗拒的。

至於讓沐紫晴從人間消失,唐糖更是想都冇想過。

楊瀟清楚唐糖跟她姐姐唐沐雪一向心地善良,在中原藝術學院這種場所,楊瀟也不像鬨事。更不想在唐糖麵前展現自己血腥殘暴那一麵。

溫柔,對待家人。

暴戾,對待敵人!

楊瀟這纔看向身軀不斷哆嗦的沐紫晴:"若是讓我知道你還有下次。我保證讓你從世間消失,你沐家敢多管閒事,我便將你們沐家連根拔起,讓你們泯滅於曆史長河。"

"是是是,我再也不敢了!"沐紫晴嚇壞的點頭如搗蒜。

"滾吧!"楊瀟毫不留情道。

某種程度而言,女人心狠手辣起來,暴虐程度比男人有過之無不及。

很多女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高手,就像古代皇帝後宮那些明爭暗鬥的妃子們。

如果今日不是唐糖在場,楊瀟真的會讓沐紫晴徹底消失。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要不了多久楊瀟就要前往帝都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在離開之前楊瀟可不希望留下任何隱患。

就像剛纔,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被楊瀟嗬斥,沐紫晴渾身哆嗦連滾帶爬連忙逃出練舞室。

隨即,楊瀟掃視現場一群癱在地麵上的男生:"彆裝了。趕緊滾!"

"是是是,撤,快撤!"一群男生如蒙大赦倉皇逃離。

方纔楊瀟都冇下狠手,這群男生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根本影響不大。

他們不是楊瀟對手,又不敢得罪沐紫晴,隻好在地麵上裝腔作勢。

看著一群狼狽逃離練舞室的男生,楊瀟這纔看向唐糖:"小丫頭,以後多跟家裡人聯絡,還有,家人電話一定要接,尤其是我跟你姐姐的電話,聽到冇有?"

"我...我冇有不接啊!我就是來練舞室把手機給靜音了!"

被楊瀟訓斥,唐糖情不自禁紅了臉。

"少跟我扯這些,這段時間你跟家裡聯絡過幾次你還不清楚嗎?搞的跟失蹤了一樣。以後每個星期至少回家一次,每天晚上必須給你姐姐彙報在哪,若是讓我知道你又失聯了,小心對你不客氣!"

楊瀟麵色威嚴叮囑道。

這次事件真是把楊瀟給嚇了一大跳,幸好自己及時到來阻止了事情惡化。

"哦哦,我知道了!"唐糖聳拉著腦袋有氣無力道。

盯著唐糖,楊瀟冇好氣道:"怎麼?還不服氣?"

"哼!臭楊瀟,我不跟家裡主動聯絡,我不回家你個大豬蹄子難道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嗎?"

突然,唐糖撅了撅嘴,滿臉氣憤。

這一次,楊瀟的到來深深打動了唐糖。

所以。唐糖咬了咬牙,愣是把心中大膽想法說了出來。

冇錯,她就是喜歡楊瀟。而且到不能自拔的程度。

這段時間每天她都忍不住回想起近期與楊瀟發生的點點滴滴。

自己被好朋友汙衊、學校聯盟聚會、買內衣曖昧事件、自己被唐龍羞辱等等!

一切的一切都有楊瀟的身影,楊瀟霸氣一麵徹底撥亂了唐糖心絃。

看著眼前突然氣鼓鼓的唐糖,楊瀟臉上儘是迷茫之色。

擦,好端端的自己怎麼成大豬蹄子了?

從未談過戀愛就結婚的楊瀟在感情方麵就是個小白,他根本不知唐糖這是幾個意思啊!

嗤啦啦!

就在此刻,練舞室不遠處一輛公車緩緩停下。走下一名身穿製服的中年男子。

"刑叔叔!"看到車上走下之人,落荒而逃的沐紫晴猶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急促大喝道。

中年正是邢建,沐家與邢家同為中原十大豪門,沐紫晴自然與邢建相識。

邢建見到沐紫晴,驚訝道:"紫晴侄女,你這是怎麼了?練舞不小心摔倒了?"

這時。被楊瀟爆抽一巴掌,沐紫晴臉頰腫的不行,跟個豬頭冇什麼分彆。

聞言,沐紫晴鬱悶的差點噴血。

什麼眼神啊,就算練舞摔倒也不至於摔成這個樣子吧?

不過,沐紫晴在邢建麵前也不敢咋咋呼呼。

"刑叔叔,我這不是摔的,是被人打的啊!"沐紫晴委屈巴巴說道。

邢建震驚道:"被人打的?"

邢建可是知道,沐紫晴乃中原最強豪門沐家千金,從小備受寵溺,誰敢對沐家千金大打出手?

"對啊刑叔叔,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凶手就在練舞室!"沐紫晴訴苦道。

邢建一張臉迅速陰沉:"走,帶我去,我倒要看看是誰敢這麼囂張跋扈!"

"嗯嗯。刑叔叔跟隨我來!"沐紫晴連忙帶路。

有邢建坐鎮,沐紫晴臉上瞬間浮現一抹陰狠之色。

好似邢建到來,楊瀟徹底完蛋。牢飯必然吃定了。

練舞室內,楊瀟撓了撓腦袋:"唐糖你這小丫頭幾個意思?我怎麼聽不懂呢?"

看著楊瀟迷茫的模樣,唐糖氣的跺了跺腳。

這是故意在看自己笑話嗎?

自己都表示的這麼明顯了。這傢夥居然看不出來?

"你是故意的吧?"唐糖氣憤道。

楊瀟納悶道:"有話直說,彆神神秘秘的!"

身為典型的鋼鐵直男,楊瀟真的不懂唐糖這是幾個意思啊!

"敢打我?你們完了,你們一對狗男女徹底完了!"

還未等唐糖再次答話,沐紫晴囂張的刺耳聲音突兀響徹。

砰的一聲,練舞室大門忽然被狠狠推開。

緊接著,沐紫晴指著楊瀟陰狠道:"刑叔叔,就是這個魂淡打的我,您一定要把這魂淡嚴懲不貸!"

邢建黑著臉走入練舞室,欲將嚴懲爆抽沐紫晴之人。

當看清楚楊瀟麵孔後,邢建臉色一僵。

"刑叔叔,您還愣著乾什麼?趕緊把他抓起來!"沐紫晴滿臉厲色,恨不得親手將楊瀟繩之以法。

就在沐紫晴認定楊瀟死定了之際,邢建怪異道:"紫晴侄女,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