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一起上,乾掉他!"

為首一名人高馬大的男生不知何時手中多處一根棒球棒,目光不善死死盯著楊瀟。

"隻要乾掉這傢夥,我們這輩子就真的衣食無憂了!"

緊接著。又是一名骨瘦如柴的尖嘴猴腮男生從口袋摸出一把水果刀。

一時間,二三十名男生盯著楊瀟眼神儘是暴虐。

他們深深明白,如果不乾掉楊瀟,沐紫晴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沐家乃中原最強豪門。底蘊近兩百億,財大氣粗。他們都出身一般,沐家要他們從人間蒸發揮揮手足矣。

他們不想死,所以隻能選擇針對楊瀟。

甚至,不少人都動了邪念,欲將乾掉楊瀟,拿到五百萬,出國留學,從此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楊瀟掃視著不斷靠近的一群男生冷笑一聲:"還真是一群愚昧的傢夥!"

"加快速度,我要一分鐘之內見到這廢物頭破血流!"沐紫晴嘶吼道。

一群男生加快步伐,將楊瀟團團包圍。

唐糖緊張極了。楊瀟對著唐糖溫和道:"小丫頭,離得遠點,等下彆傷到你!"

"小心呐!"唐糖急的眼淚在眼眶內直打轉。

拎著棒球棒人高馬大的男生見到楊瀟分神,他突然攥緊棒球棒朝著楊瀟腦袋狠狠落下:"敢褻瀆紫晴女神,見鬼去吧!"

唰!

這名男生調動九牛二虎之下,欲將一棒子將楊瀟乾掉。

棒球棒下降速度極快,並充滿力道,若是落在尋常人頭上,恐怕不死也要嚴重腦震盪。

"乾得漂亮!"見到棒球棒即將落在楊瀟頭上,沐紫晴眼眸儘是強烈振奮。

好似楊瀟已經頭破血流。癱瘓在地麵上垂死掙紮。

"姐夫小心!"唐糖見狀急促大喝。

"想陰我?就憑你?"

就在棒球棒即將落下之際,楊瀟雲淡風輕蔑視一笑,右手化作一道虛影瞬間握住了棒球棒。

"嗯?鬆開,你他麼給我鬆開!"這名健碩男生震驚道。

現場一群男生也驚了。

顯而易見,誰都冇料到楊瀟反應竟會如此迅速。

健碩男生不斷掙紮欲將把棒球棒給奪回來,隻可惜,他使出渾身解數之力臉色漲紅都無法奪回。

楊瀟哼道:"就憑你這點三腳貓功夫也敢偷襲?"

砰砰!

刹那間,楊瀟右手踹在此人膝蓋之上。

此人膝蓋骨好似遭受大卡車撞擊。他痛苦大叫一聲,咣噹一聲當場跪在地麵上。

什麼!!!

見到他們之中最健碩之人當場跪地。剩下一群男生全都勃然變色。

"一人倒下算得了什麼?給我乾他!上,一起上!"沐紫晴猶如發飆的母獅子般憤怒嘶吼。

她就不信一群人齊齊動手還拿不下一個廢物楊瀟。

"給我死來!"拎著水果刀的男生猛然從楊瀟身後刺去。

唐糖花容失色:"姐夫,小心背後!"

"不知所謂!"感受一道陰風來襲,楊瀟眼神寒芒一閃。

唰!

電光火石間。楊瀟身軀一百八十度大轉身,修長大腿騰空揚起。

砰的一聲,手持匕首的男生還未靠近楊瀟便被楊瀟一記鞭腿抽在腦殼,身軀轟然倒地。

啊!!!

被楊瀟抽中。一股強烈的刺痛感令這名手持水果刀男生頓時發出一道殺豬般慘叫。

"上上上,都給我上!"見到又是一人倒地,沐紫晴快要瘋掉了。

中原市赫赫有名的廢物這麼能打,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

"一起乾他!"一群男生全都發狠發狂。

他們不再猶豫,如果繼續遲疑,他們一群人恐怕都要被楊瀟逐個擊破。

"弄死他!"一名身高一百八五的男生攥緊拳頭朝著楊瀟腦袋狠狠落下。

楊瀟挑了挑眉,拎著棒球棒悍然揮舞。

砰的一聲,此人被楊瀟抽在胸膛。這名男生身軀猶如斷了線風箏當場爆退。

"弄他!"又是一人衝上前來。

楊瀟都懶得多看一眼,抄著棒球棒再次落下。

一聲哀嚎響起。地麵上又躺下一人。

"上,都給我上!"沐紫晴站在原地氣的差點爆炸。

一群人乾不過一個人。這都是一群豬嗎?

盯著眼前一群想要乾掉自己的男生,楊瀟也不客氣。

他一個箭步衝上前。手中棒球棒猶如雨滴落下。

砰砰砰砰砰砰!

一時間,整個舞蹈室儘是悶哼聲。

一個!十個!

二十個!

二十五個!

轉眼間的功夫,練舞室內所有男生全都橫七豎八躺在地麵上鬼哭狼嚎。

楊瀟並未下死手,若是楊瀟真的下狠手,這群男生早就全部命喪九幽。

"姐夫,你...你..."

見到一群男生都被楊瀟打趴下,唐糖俏臉極度精彩。

"這...這怎麼可能?"看著一群人都被楊瀟乾倒,沐紫晴如遭雷擊。

她身軀下意識惶恐後退,幾乎差點栽倒在地麵上。

楊瀟拎著棒球棒看向沐紫晴:"玩火是吧?還玩嗎?"

"不...不玩了!"沐紫晴徹底怕了楊瀟。

楊瀟冷笑道:"這就怕了?你沐家大小姐的風範哪裡去了?"

"我...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這麼多人都被楊瀟掀翻,沐紫晴再也冇有勇氣跟楊瀟對峙。

"道歉!"楊瀟淡漠道。

此刻,楊瀟不怒自威,好似九天神明,彷彿隻要沐紫晴不道歉,楊瀟一念便可結束沐紫晴性命。

沐紫晴嚇得渾身一個激靈,她猶如鬥敗的公雞看向唐糖低下驕傲的頭顱:"對不起唐糖,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不該懷疑你的,是我卑鄙,是我嫉妒你的實力!"

"對不起,對不起,唐糖我知道錯了,求求你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沐紫晴噤若寒蟬,她清楚有楊瀟坐鎮,她不誠心給楊瀟道歉,她今天就徹底完了。

"小丫頭,你打算怎麼處置她?隻要你點點頭,我立刻讓她從人間蒸發!"楊瀟看向唐糖。

這次,楊瀟真的動怒了。

區區一家沐家千金敢欺負唐糖小丫頭,真是嫌命長了。

隻要我楊瀟在,我的家人絕對不可欺辱。

什麼!從人間蒸發?

咣噹!

聽到這話,沐紫晴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恐懼一下子給唐糖跪了下來:"唐糖,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務必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啊!"

這一刻,沐紫晴哪裡還有方纔的趾高氣揚,臉上僅剩濃濃懊悔之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