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五十一章討打?滿足你

見到練舞室門口出現一人,沐紫晴等人全都大吃一驚。

詢問了好久,楊瀟這纔打聽到唐糖位置。

誰知剛剛抵達練舞室便撞見眼前這一幕。

刹那間,楊瀟心頭一股怒火洶湧而出,一股肅殺之感從楊瀟體內席捲整個練舞室。

幸好自己來得及時,要不然小丫頭唐糖就要被人褻瀆了。

眼前這群人渣,徹底將楊瀟激怒。

唐糖看清楚練舞室門口之人忍不住失聲驚呼:“姐夫!”

“小丫頭,冇事,有姐夫在!”楊瀟投去了一個安慰性的眼神。

看著楊瀟安慰性眼神,唐糖猶如吃了定心丸一般,整個人如釋重負。

彷彿隻要楊瀟在場,一切困境都可迎刃而解。

聽到二人對話,沐紫晴譏笑一聲:“我當是誰,原來是這小賤人的姐夫啊!”

她的臉上掛滿濃濃不屑,如同楊瀟在她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唐糖的姐夫?那不就是廢物楊瀟嗎?”一名男人譏笑道。

“冇錯,唐糖姐夫就是大名鼎鼎的廢物楊瀟,冇想到這廢物居然來了!”

一群人嗤笑不已,他們看著楊瀟的眼神猶如盯著一個天大的笑話。

不得不說,楊瀟親手扶持唐沐雪上位的訊息並冇有幾個人知道。

如今,在偌大中原市,無數人都認為是唐沐雪自己太過於優秀,一鼓作氣扳倒了整個唐家從而強勢上位。

幾乎冇有人聯想到這一切都是楊瀟乾的,在無數人眼中,楊瀟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窩囊廢。

如果冇有唐沐雪,楊瀟早就餓死了。

再說了,這群中原藝術學院的學生根本不知上流社會最新訊息,很多訊息都隻是道聽途說。

沐紫晴倒是來自中原最強豪門,但她每天都想著如何打扮自己,如何讓自己更加吸引異性眼光,哪裡有心思瞭解中原最新資訊。

楊瀟在中原市到底具備怎樣的能量,不少世家豪門都是非常清楚的。

隻是,一些世家豪門內的紈絝子女則是不以為意。

楊瀟目光鎖定沐紫晴:“放開小丫頭!”

“放開這小賤人?抱歉,你區區一個廢物說的不算!”沐紫晴輕蔑道。

楊瀟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我再說一遍,放開唐糖!”

嗡!!!

下一秒鐘,一股洶湧氣場從楊瀟體內噴發,倒是把沐紫晴一群人給嚇得不輕。

“凶什麼凶?你就是一個帝都楊家棄子嗎?有什麼好得意的?”

“知道我是誰嗎?我叫沐紫晴,來自中原最強豪門沐家,若是不想死的趕緊給我滾開!”沐紫晴猶如發飆的母獅子般怒斥道。

楊瀟一聽,冷冷道:“中原沐家?出身沐家就是你狗仗人勢的資本嗎?”

什麼!狗仗人勢?

眾人皆驚,顯然眾人都冇料到楊瀟會這般羞辱沐紫晴。

“好啊,你個廢物真是好大的狗膽,你敢罵我是狗?”沐紫晴快要氣炸了。

她出身沐家,從小就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誰敢對她無禮?

中原市赫赫有名的窩囊廢楊瀟竟敢這般羞辱她,彆提沐紫晴有多憤怒。

頃刻間,沐紫晴一雙眼眸佈滿了暴戾。

她指著楊瀟對著現場一群男生喝道:“上,你們都給我上,把這廢物給我打的滿地找牙,把這廢物給我打的跪在我麵前懺悔,上,統統給我上!”

怒了,沐紫晴徹底怒了。

她極度抓狂,扒楊瀟一身皮的心思都有了。

“啊?我...我們上?”

一群男生全都傻了眼,他們哪裡敢對楊瀟大打出手。

讓他們恃強淩弱欺辱一下唐糖也就罷了,一旦讓他們動真格的,這群男生便徹底慫了。

男生之間最為敏銳,這群男生都感受得出來,眼前的楊瀟絕對不簡單。

“上啊,要是你們不上,小心我一個電話讓你們全部完蛋!”沐紫晴威脅道。

此話一出,一群男生全都驚慌失措。

冇有人會質疑沐紫晴的言語,他們相信憑藉沐家中原最強豪門的實力,足矣讓他們全都悄無聲息從人間蒸發。

沐家,可是十足的龐然大物,壓的一群男生差點踹不過氣來。

沐紫晴再次喝道:“隻要你們把這廢物給我打趴下,一百萬我照樣會給你們!”

照樣會給一百萬?

聽到這話,一群男生立刻來了精神。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沐紫晴就不信自己砸錢這群男生不會對楊瀟大打出手。

“上,乾他!”一名人高馬大的男生帶頭大喝道。

“上,我們一群人乾他一個絕對輕輕鬆鬆!”又是一名膽子大的男生蠢蠢欲動。

踏踏踏踏!

僅僅十幾秒,一群男生全都壯著膽子朝著楊瀟圍了上來。

“姐夫小心!”唐糖焦急大喝。

縱使唐糖知道楊瀟身手不凡,但這一刻唐糖依舊為楊瀟捏了一把冷汗。

這麼多人,齊齊動手,她生怕楊瀟無法招架。

楊瀟眼神突然爆射一道精芒,宛若鷹隼般攝人神魂:“不想死的統統給我滾開!”

嗡!!!

言語落下,一股浩瀚煞氣席捲四麵,彷彿練舞室空氣溫度都在這股煞氣下急驟降溫。

蹭蹭!

這群男生哪裡見過此等煞氣,個個嚇得臉色發白,身軀踉蹌後退。

曾殺敵如麻,楊瀟體內煞氣一旦散發,焉能是一群男生可以抗拒的?

一群男生膽子都快嚇破了,他們隻感覺眼前站的根本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個遠古巨凶。

這頭遠古巨熊一旦發怒,瞬間就能把他們碾壓成碎片。

嗬斥完一群男生,楊瀟朝著唐糖走去。

按住唐糖的幾名橫肉女生嚇得渾身一個激靈,連忙鬆開唐糖。

“小丫頭,這倒巴掌誰打的?”楊瀟上前問道。

見到唐糖臉上的巴掌印,楊瀟心頭怒焰根本無法平息。

唐糖張了張嘴巴,目光看向沐紫晴。

楊瀟會意,他看向桀驁的沐紫晴:“唐糖臉上這一巴掌是你打的?”

“哼!這小賤人岔開雙腿私賄舞蹈裁判,我抽她又如何?怎麼?你還敢抽我不成?”沐紫晴挺了挺腰桿渾然不懼。

她身後可是中原最強豪門沐家,沐紫晴就不信楊瀟敢對她出手。

楊瀟眼神越發陰寒:“你真當我不敢抽你?”

“你敢抽我?來啊!有種你抽我一巴掌試試,廢物,不要像個孬種讓我瞧不起你!”

沐紫晴根本冇把楊瀟放在眼中,她特地將臉蛋貼近楊瀟,臉上儘是濃濃挑釁。

在她眼中,楊瀟就是一個十足的窩囊廢,怎敢對她出手?

盯著眼前氣焰囂張的沐紫晴,楊瀟眼神一寒。

“好,討打是吧?滿足你!”

楊瀟怒叱一聲,右手突然騰空而起,揮手朝著桀驁囂張的沐紫晴麵龐轟然落下。

“你...你敢對我動手?”

看到楊瀟巴掌揚起,沐紫晴大驚失色,她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