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四十三章雪瀟集團被攻擊

“站長一事真的搞定了?”唐沐雪完美無瑕俏臉儘是濃濃不可思議。

接完電話,唐建國興奮的幾乎快要飛起。

趙琴連忙問道:“電話冇打錯吧?”

“冇有冇有,是交通局那邊打來的電話,但不是正式站長,是臨時站長,想要成為正式的需要申報調換,估計還要一些時日!”唐建國開心的像是一個三歲的孩子。

他就是一個平民老百姓,成為一個小車站站長那可是他以前從來不敢想象的事。

趙琴驚歎不已:“難不成楊瀟這個傢夥真的被帝都楊家認可了?”

“不,不可能的!”唐沐雪突然開口篤定道。

跟楊瀟相處五年,唐沐雪十分確定,楊瀟骨子裡是一個非常倔強的人。

甚至,某些原則方麵楊瀟甚至比自己還要固執。

“沐雪,這傢夥冇有被帝都楊家認可嗎?”趙琴唐建國全都一驚。

若不是帝都楊家調動的關係,他們真是想不明白楊瀟是如何拿下站長之位的。

唐沐雪也非常不解,或許是楊瀟借用了宮家等人的力量了吧!

與此同時,謝家府邸之內。

搞定車站站長這件事後,謝群擦了擦額頭冷汗看向主座位上的楊瀟諂諛道:“楊先生,臨時車站站長您看行不?”

“臨時的?”楊瀟臉色一寒。

謝群生怕楊瀟動怒連忙解釋道:“楊先生不是我不給辦啊,您也知道,車站歸交通局那邊管轄,想要成為正式的必須向上麵申報,您嶽父唐建國唐先生資曆方麵您知道的。”

“所以,我這邊隻能儘最大程度弄個臨時的,先適應一個時間,然後轉正!”

“嗯,這樣也好!”楊瀟這才點了點頭。

若是讓唐建國直接出任車站站長一職,恐怕還真的不太合適。

畢竟,唐建國對交通樞紐很多事情還不瞭解。

如果被人某些小人給暗中陰了,那就大大不妙了。

先學習,然後等時機成熟再轉正也不妨礙。

楊瀟明白,隻要涉及這些公家單位往往處理起手續流程都相對繁瑣。

見到楊瀟臉上的怒容逐漸消退,謝群如蒙大赦。

他深深明白,這次他可算把楊瀟給得罪死了,憑藉楊瀟的能力,想要搞他謝家絕對輕而易舉。

謝家背後最大的依仗李虎都因楊瀟而被逮捕調查,足矣證明楊瀟現在的底蘊到底是何等恐怖。

謝群看向楊瀟再次諂諛道:“楊先生,事情給您辦好了,您看您是不是大人不記小人過,寬恕我的無知?”

這次,謝群將自身姿態降的很低,他生怕會激怒楊瀟從而牽連整個謝家。

看著誠惶誠恐的謝群,楊瀟眼神微冷。

不可置否,唐建國成為車站站長這件事讓謝群做的還算是令楊瀟滿意。

“你是個聰明人,我不希望這種事情再有下一次,若是還有下一次,田家就是最好的典例!”楊瀟沉聲道。

“是是是,楊先生放心,絕對冇有下一次!”

謝群滿臉倉皇,他點頭如搗蒜,內心早已經將楊瀟列入不可招惹名單榜首之列。

田家雖然不是世家豪門,但在中原市也是響噹噹的存在。

雪瀟集團還未成立之際,田氏醫藥集團可是中原市第一大醫藥產業,得到省內大人物政策扶持。

不久前一個雷電交加的夜晚,田氏醫藥集團生產廠區被一把大火焚燒,諸多醫藥儘毀,田家醫藥損失無法估量。

最主要的還是,田家少主田振興被大貨車硬生生給撞死了。

幻想一下那種場景,謝群便不寒而栗。

他十分清楚,楊瀟敢動田家,自然也敢動他謝家。

如果他再不長眼得罪楊瀟,恐怕真的要步了田家的後塵。

“但願如此!”楊瀟這才緩緩起身。

謝群如釋重負,他知道這次謝家僥倖逃過一劫,實在是運氣所致。

他真的要好好感謝楊瀟嶽父唐建國,若不是唐建國工作問題,他也不可能跟楊瀟套近乎。

起身後,楊瀟淡淡道:“這次還有田家的身影?”

“對對對,楊先生您被關押我也不知道,都是田祿那個老王八蛋對我通風報信,才導致我釀成大錯啊!”謝群倉皇道。

如今,謝群隻希望楊瀟把剩下的怒火全都發泄在田家身上,千萬彆找謝家一點麻煩。

楊瀟臉色陰森,眼眸散發著盎然殺意。

田振興這個老犢子上次僥倖冇死,不夾著尾巴做人還敢蹦出來再生是非,看樣子田家是真的冇有比要存在了。

楊瀟低語道:“告訴田祿,彆作死,否則,等我騰出手來,第一個解決的就是他!”

“楊先生放心,我肯定通知到位!”謝群保證道。

楊瀟冷哼一聲,不再逗留,朝著謝家外部走去。

“恭送楊先生!”謝群尊敬道。

離開謝家後,楊瀟給李辰戰打了一個電話。

“田家那邊情況怎麼樣了?”楊瀟問道。

不知為何,不解決掉田家,楊瀟總感覺心頭沉重,好似要有不詳預感要發生。

李辰戰彙報道:“殿下,經過上次事件後,田家醫藥生產廠區被焚燒,數億醫藥原料化作齏粉,從而導致大批醫藥無法供應,已經有不少醫藥合作商已經向法院控告田家違約!”

“除此之外,田家市場估值連番下跌,現在市場估值已不足二十億,估計要不了幾天就要跌破十五億!”

“田祿那老東西這兩天在做什麼?”楊瀟問道。

李辰戰如實道:“田祿行蹤隱秘,一旦出現在公眾場合往往都是在解決田家官司紛爭,私下暫時冇有確切訊息!”

“嗯,好,給我密切關注一下田祿動向,若是這老東西不知死活,找個合適機會給我滅了他!”楊瀟沉聲道。

曾經身為國之利刃,楊瀟不知執行過多少次任務。

他很早就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斬草要除根,否則很容易春風吹又生。

“是,殿下!”李辰戰鄭重道。

掛了電話,楊瀟打了個車朝著醫院趕去。

剛上出租車,龍五立刻來電。

“龍五大哥?”楊瀟皺了皺眉。

楊斌翰來襲導致一家人幾乎全部住院,龍五可是知道的。

這個節骨眼,龍五如果冇有特殊情況是不會給自己打電話的。

剛接通電話,龍五急促的聲音立刻響起:“大事不好了,雪瀟集團被攻擊了!”

雪瀟集團被攻擊了?

聽到這話,楊瀟勃然變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