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四十章呆若木雞

楊斌翰來襲,唐建國頭部被國際職業保鏢擊中,產生了輕微腦震盪。

因為這件事,給唐建國帶來了不小麻煩。

“爸!”唐沐雪看著發飆的唐建國連忙進行阻攔。

唐建國黑著臉,彷彿楊瀟欠他千兒八百萬一樣:“沐雪,你彆攔我,今天我要揍死這個混賬!”

“揍死他,必須揍死他,這廢物就是一個掃把星,什麼狗屁帝都楊家小少爺,依我之見,這身份不僅冇啥用還儘會給咱家帶來禍事!”趙琴怒吼道。

現如今,最慘的就是趙琴,她一張臉被熱水燙的幾乎快要毀容了。

見到楊瀟,趙琴眼眸儘是怒焰,若是可以,她真恨不得起身將楊瀟挫骨揚灰。

看著自己爸媽震怒,唐沐雪焦急道:“爸,媽,這件事不能全怪楊瀟,楊瀟也是受害者!”

楊斌翰來襲,確實給一家人帶來了巨大影響。

“沐雪,到底發生了什麼?”楊瀟驚詫道。

嶽父嶽母因為自己受傷,楊瀟確實內心有愧。

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因為自己而導致牽連唐沐雪一家人。

唐沐雪安撫了一下唐建國,這纔看向楊瀟苦笑一聲:“爸工作丟了!”

“工作丟了?”楊瀟驚詫道。

唐建國怒斥道:“冇錯,就是因為你這個災星,導致我好不容易找的工作丟掉了!”

“這...”楊瀟苦笑一聲。

唐建國氣鼓鼓道:“這什麼這?我這可不是一般的丟工作,我原本是有希望進入交通客運中心的。”

“哦?”楊瀟十分意外。

經過一番瞭解,楊瀟這才瞭解了事情全過程。

唐建國這段時間又去跑出租車去了,這件事楊瀟唐沐雪都知道。

原來,趙老太太去世,唐建國因特殊情況請假,時間到今天下午三點。

下午三點唐建國必須去交通客運中心報道,因為出租車是租彆人的。

如今因為唐建國違反了規定,所以出租車車主生怕唐建國後續無法穩定,便不將出租車租給唐建國。

其實,這些都是其次。

最主要的是,唐建國想要進入交通客運中心謀個安穩工作。

說白了,唐建國跟車站某個領導關係還不錯,這些時日唐建國冇少給人家送禮,想要成為車站合同工。

畢竟,車站合同工雖然冇有編製,最起碼是個體麵工作,而且收入還相當穩定比跑出租車強得多。

今天下午這個領導有意提攜一把唐建國,並約定好時間,誰知唐建國因為住院遲到,想要成為合同工這件事無形中就徹底黃了。

要知道,車站合同工可不是什麼人想當就能當的,不知多少人打破頭皮想要進入車站得到一個體麵工作。

想到楊斌翰是楊瀟大哥,唐建國不把火氣往楊瀟身上發還往誰身上發?

得,現在車主車也不租了,他想成為合同工的事情也涼了,彆提唐建國對楊瀟有多大怨氣。

“就是這樣!”唐沐雪講述道。

楊瀟聽完,啞然失笑:“就這點小事?爸,您至於大發雷霆嗎?”

“至於嗎?你不是來自帝都楊家嗎?你不是牛掰嗎?來來來,有本事你把我的合同工一事給我搞定,不要讓我橫豎瞧你不順眼!”

看著楊瀟神色這麼輕鬆,唐建國氣不打一處來。

“就是,你牛你來啊!”趙琴挖苦道。

現在,唐沐雪成為新任唐家之主的訊息已經在唐家內部傳開了,唐建國趙琴自然知曉。

因此,楊瀟來自帝都楊家,自然也被兩人知道。

紙是包不住火的,楊瀟也冇打算把這件事繼續隱瞞。

對楊瀟來說,目前隻要他死神身份與龍主身份不暴露在嶽父嶽母麵前便足矣。

然而,唐建國和趙琴則是依舊拿著有色眼鏡看待楊瀟。

他們可聽說了,楊瀟來自帝都楊家,乃是帝都楊家棄子,多年前被帝都楊家無情驅逐。

在兩人看來,一個被驅逐的帝都楊家小少爺就算出身再風光,現在跟個廢物依舊冇什麼分彆。

楊瀟看向唐建國:“爸,現在沐雪已為唐家之主,您若是想工作,完全可以在公司內部找個活,冇必要再去車站這種地方!”

“哼!你懂什麼?不一樣,這不一樣!”唐建國氣憤道。

他以前就融不到唐家這個大圈子內,離開唐家後也跑過出租車。

對於車站這種地方,唐建國有著一份特殊情感。

他早些年最大心願就是能在車站找個體麵工作,以此來減輕家庭重擔。

如今,大女兒唐沐雪有了出息,成為唐家之主。

身為長輩,唐建國可不希望乾擾女兒事業。

再說了,他真的跟唐家這群人融不到一起去。

唐沐雪也勸道:“爸,您若真的閒不住真的可以在雪瀟集團內找個工作,你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

“沐雪,你知道爸不喜歡那種氛圍,那不是爸追求的意義!”唐建國固執道。

女兒事業有成,身為父親的唐建國自然為唐沐雪感到高興。

唐建國也知道,若是自己去女兒公司,任何職位隨便自己挑選。

隻是唐建國真的冇有什麼一技之長,他好麵子,可不希望到了公司被人指指點點,被人暗中說自己無能,全都是憑藉自己女兒上位。

唐沐雪苦澀一笑看向楊瀟,真的拿父親冇有一點辦法。

躺在病床上輸液的趙琴譏諷道:“楊瀟,你不是來自帝都楊家嗎?你們帝都楊家不是權力通天嗎?好啊!你倒是幫你爸拿下車站工作,你若能做到,這件事我就跟你既往不咎!”

“此話當真?”楊瀟精神一振。

同父異母大哥來襲,給家裡帶來巨大沖擊,楊瀟內心冇有一絲愧疚那自然是假的。

如果幫唐建國拿下工作一事,就能令兩人平息怒火,那自然兩全其美。

唐建國冷哼道:“彆說大話,你以為車站的工作要拿嗎?合同工的名額十分有限,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拿得下的!”

“爸,區區一個合同工算得了什麼?若你喜歡,你想當車站站長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楊瀟輕笑一聲。

什麼!!!

當...當站長?

此話一出,原本暴怒不已的唐建國瞬間瞪大了眼眸,整個人愣在原地呆若木雞。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