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四十二章為之懵逼

“讓我們家主出來見你?你小子出門前忘吃藥了吧?”

見到楊瀟口氣這麼囂張,門口這名保安勃然大怒。

謝群是誰?

那可是中原十大豪門之一謝家家主,在整箇中原市都是赫赫有名的商業大咖。

在保安眼中,謝群就是偌大豫省一億多人口中的人上人,誰敢對謝群不敬?

讓家主謝群滾出來見他,眼前這小子真是夠狂妄的。

楊瀟懶得跟此人浪費時間:“我最後再說一遍,讓謝群滾出來見我!”

“臥槽!小子,冇完冇了的是吧?告訴你,這可是謝家府邸,中原十大豪門之一謝家府邸,滾,立刻,馬上!”

門口這名保安怫然作色,他真是不明白楊瀟到底哪裡來的勇氣敢在謝家府邸門前大放厥詞。

楊瀟戲謔一笑:“滾?是嗎?給我閃開!”

既然此人不配合,那楊瀟自然打算硬闖謝家。

“嘿,你小子來勁了是吧?”這名保安看著楊瀟還打算硬闖,他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滋滋滋!

刹那間,門口保安按動按鈕,手中電棍頓時散發出大量電流,發出滋滋滋聲響,格外駭人。

“小畜生,我看你是活膩歪了!敢擅闖謝家,你真是好大膽子!”門口保安雷霆大怒。

踏踏踏踏!

見到這一幕,謝家府邸四麵不少保安聞風而來。

“怎麼回事?”一群保安圍了上來。

門口保安滿臉厲色:“這小畜生不僅讓我們家主滾出來見他,還打算擅闖謝家,兄弟們,你們說應該怎麼收拾這小子?”

“什麼?讓家主滾出來見他?這小子嫌命長了吧?怎麼收拾這小子?這不簡單,盤他!”

“對,這小子一看就不圓潤,兄弟們盤他!”

一群保安凶神惡煞麵色不善盯著楊瀟,欲將衝上去將楊瀟撕成碎片。

“盤他!”門口保安怒叱一聲。

“盤他!”一群人怒斥。

楊瀟眼神微冷,這群謝家保安還真跟主子謝群同一個德性。

“放肆!誰敢對楊先生出手?”

就在一群保安即將對楊瀟大打出手之際,一道雷霆般怒斥突然炸響,隻見謝群火急火燎從謝家內部趕來。

“家...家主?”看到謝群趕來,一群保安瞬間停手。

啪!!!

剛剛上前,謝群一巴掌狠狠抽在了門口保安臉上:“盤他?連楊先生你也敢得罪,你他麼活膩歪了吧?”

“楊...楊先生?家主,這混賬小子剛纔讓你滾出來見他,我見他敢褻瀆家主您的威嚴這才準備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被謝群一巴掌抽在臉上,門口保安臉上頓時掛滿了委屈。

“什麼?居然還有這種事?”謝群驚駭道。

楊瀟冷冷看著謝群:“冇錯,這話確實是我說的,讓你滾出來見我有問題嗎?”

對於謝群這老犢子,楊瀟是不會給一絲好臉色的。

自從鑒寶大會自己幫助金大鐘落了謝群麵子,這謝群就徹底惦記上了自己。

蘇千瀧在中原市舉辦慈善晚宴之際,當天晚上跟白瓊配合欲將陷害自己,幸好被自己一眼識破進行絕地反殺。

若是換成尋常人,恐怕早就被謝群給玩死了。

“這小子完了!”見到楊瀟當著麵不給謝群麵子,門口保安內心暗喜不已。

就在一群保安都認定楊瀟即將攤上大事之際,謝群強擠出一抹笑意:“冇問題,絕對冇問題,在楊先生麵前,我謝群就是一個屁!”

嘎!!!

聽到這話,現場所有保安隻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謝家家主謝群竟說自己是個屁?

這...這怎麼可能?

謝群臉上充滿惶恐,他深深明白,麵前的楊瀟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廢物楊瀟了。

就連他背後大人物都因楊瀟被抓捕調查,如果他再敢得罪楊瀟,那他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謝群是個聰明人,他深深明白如今的楊瀟已不是當年那個軟柿子。

“李虎是你找的人吧?”楊瀟冷冷一笑。

感受著楊瀟體內散發出的冰冷寒意,謝群嚇得渾身一個激靈。

“楊...楊先生,我...我也是受了田祿那個老傢夥的蠱惑,要不是田祿,縱使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得罪您啊!”

此時此刻,謝群腸子都悔青了。

若是早知道楊瀟有通天之能,打死他他再也不會的得罪楊瀟啊!

“田祿?這老東西兒子剛死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歸西了嗎?”楊瀟眼神閃現一抹寒芒。

聞言,謝群更是惶恐萬分。

果不其然,田家少主田振興的死跟楊瀟脫不了乾係。

“對對對,都是田祿讓我乾的!”謝群連忙說道。

抱著死道友不是貧道的心態,謝群很不仁義將田祿給抖了出去。

隻要楊瀟把怒火全都發泄到田祿身上,那他謝家就不會遭受毀滅性打擊。

楊瀟哪能不知道謝群的小心思,他盯著謝群寒聲嗬斥道:“你以為這樣你就可以推卸責任了嗎?給我跪下!”

“我...我...”謝群傻眼了。

楊瀟體內一股森然氣場噴燃爆發:“跪下!”

咣噹!

在這股洶湧氣場之下,謝群再也無法遏製心中的懼意雙腿一軟徹底癱在了地麵上。

好似眼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尊魔鬼,隨時都可以索取他的小命。

“楊先生,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放我謝家一條生路吧!”謝群驚駭欲絕急促道。

他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謝群打死也不會得罪楊瀟這尊超級狠人。

看著跪在地麵上的謝群,楊瀟麵無波瀾。

按照他以前的脾氣,謝群敢陰他,現在謝群已經是個死人,哪裡還有跟他說話的資格。

摸了摸下巴,楊瀟淡淡道:“給你一個機會也不是不可以!”

“楊先生,什麼機會,您請說!”謝群渾身一個激靈驚悚道。

這時,醫院內。

唐建國看向趙琴:“琴琴,你說楊瀟真的會讓我當站長嗎?”

“哼!唐建國,你真是活的越來越回去了,楊瀟這廢物的話你也信?”

“區區一個帝都楊家棄子,能折騰出什麼浪花?”趙琴不屑一顧道。

好似楊瀟一無是處,剛纔說的話全都是無稽之談。

嘟嘟!

就在此刻,唐建國電話響了。

“是唐建國唐先生嗎?恭喜你成為中原南站站長!”電話那端迅速傳來一道恭賀的聲音。

成...成為南站站長?

嘶!!!

此話一出,唐建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下一刻,唐建國與趙琴對視一眼,二人齊齊眼眸呆滯,頓時為之懵逼。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