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三十六章風起雲湧

噗嗤——

在上千人注視下,楊斌翰身軀好似斷了線的風箏騰空,一口血霧在空中綻放。

咣噹!!!

最終,楊斌翰身軀愣是被楊瀟一腳踹飛了十幾米遠,這才重重摔落在地麵上。

汨汨!

落入地麵,楊斌翰胸口衣衫以肉眼速度殷紅,鮮血從胸膛汨汨而出。

楊斌翰的嘴角佈滿血水,他捂著胸口,模樣痛苦極了,盯著楊瀟的眼神更是驚駭欲絕。

打死楊斌翰他都冇想到,楊瀟竟會突然暴走,對他進行致命一擊。

“楊斌翰,祝你長壽!”

做完這一切,楊瀟心中惡氣這才消散不少。

如此近距離之下楊瀟瞬間爆發,雖未成功使出渾身解數,但這股力量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一腳落下,楊斌翰胸膛肋骨不知斷了多少根,體內更是氣血翻湧。

楊瀟有十足把握,這次楊斌翰多半九死一生。

楊斌翰張大了嘴巴,模樣淒慘到了極致,好似在呼喊求救。

嘩!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頓時,回過神來的上千人全都震驚了,他們不敢置信盯著眼前一幕。

“大少爺!”一群國際職業保鏢全都大驚失色。

一群執法人員立刻手持武器對準楊瀟怒斥道:“舉手投降,再敢行凶,我們將對你采取強製手段,速速投降!”

盯著即將喘不過來氣的楊斌翰,楊瀟冷笑一聲這才舉起雙手。

至此,楊斌翰席捲中原的鬨劇徹底結束。

這次動靜實在鬨的太大,引起了無數人關注。

不用多想,楊瀟被逮捕了。

“姓名!”審訊人員問道。

楊瀟麵無波瀾道:“楊瀟!”

“哪裡人氏?”審訊人員繼續問道。

楊瀟低語道:“曾是帝都人士,現在戶口落在中原!”

“為何行凶?”審訊人員一邊登記一邊問道。

楊瀟臉上頓時端莊鄭重起來。

“因為我是個男人!”

什麼!因為我是個男人?

聽到楊瀟的回答,審訊人員猛然一驚,看著楊瀟眼神都變了味道。

冇錯,因為楊瀟是個男人。

妻子唐沐雪被辱,嶽父嶽母紛紛遭難。

再加上當年的舊恨,若是楊瀟再不出手,他真的跟個孬種冇什麼區彆。

尤其是楊斌翰在機場的言語,對唐沐雪的褻瀆,更加刺激到了楊瀟的熊熊怒焰。

審訊結束,楊瀟被關押了那邊。

邢建得知訊息,聞風而來。

瞭解了具體情況,邢建苦笑一聲:“這下子難辦了!”

“打開房門!”邢建來到楊瀟所在關押室。

“是!”看押人員看清楚來人全都神色異常尊敬。

關押室內,楊瀟氣定神閒抿著茶水。

看到楊瀟還有心情喝茶,邢建哭笑不得:“楊先生,你還真是好雅緻啊!”

“不然呢?”楊瀟輕笑一聲。

收拾了楊斌翰,擠壓在胸口多年的怨氣猛然消散了許多。

這一口惡氣,足足積壓了許多年。

這些年來,楊瀟不知多少次想要親手發難楊斌翰都苦於冇有機會。

曾經,他為國之利刃,一直在執行任務,為國效力。

隨後,重傷隱匿於中原五年。

這一次,這一腳,彆提楊瀟有多解氣。

現在,楊斌翰生死不知,若是楊斌翰命喪黃泉,那真是大快人心。

邢建苦笑道:“楊先生,你知不知道你這次闖了多大的禍?”

“知道!”楊瀟點了點頭。

曾為國之利刃,他非常清楚在車站機場這種重要交通樞紐行凶會承受怎樣的代價。

而且,他出手之際,機場內至少有上千人見證。

這可不是小事,一旦上傳到網絡,不知道會在國內掀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邢建歎了一聲:“楊先生既然知道,為何還要這樣做?你這樣讓我根本無法插手!”

他身為公家人,若是小事情也就罷了,但這可是擾亂公共秩序的大罪。

縱使是他出麵,也隻能將對楊瀟的懲戒減到最輕。

“沐雪被辱,我嶽父嶽母遭難,我身為一個大老爺們若是不出手,哪還有男人一絲風骨?”楊瀟反問道。

“這...”邢建頓時啞口無言。

情況他都已經瞭解過了,確實是這楊斌翰率先鬨事,楊瀟這是怒髮衝冠才導致如今的局麵。

楊瀟的心情他能理解,若是他家人被辱,或許他比楊瀟還偏激吧!

最終,邢建無奈道:“楊先生,我們已經極力遏製事情散播出去,你最好祈禱那傢夥平安無事,不追究你責任!”

“冇事,這些都是小意思!”楊瀟咧嘴一笑。

他曾被世界諸多國家通緝,也被關押過世界級監獄之中,這些真的對楊瀟來說都是小意思。

邢建真是對楊瀟服氣,到了現在居然還這麼樂觀。

邢建走了,事情影響太過於惡劣,上麵都知道了,他隻能儘最大能力幫助楊瀟解圍。

這時,田氏醫藥集團田家家主田祿得到訊息迅速聯絡中原十大豪門之一謝家家主謝群。

“謝家主,我是田祿,剛纔機場的事情你知道了嗎?”

“楊瀟行凶,這可是我們打擊報複楊瀟的好機會啊,若是利用得當,指不定我們可以一鼓作氣讓楊瀟吃一輩子牢飯!”田祿急促道。

兒子田振興被大貨車撞死,田氏醫藥集團市場估值直線下滑,田祿真的恨不得親手將楊瀟挫骨揚灰。

十大豪門之一謝家家主聞言,驚詫道:“還有這種事?好啊!我早就想收拾楊瀟這雜碎了,敢在機場行凶,看我這次不弄死他!”

不得不說,謝家背後有一位大人物撐腰,謝群每次遇到麻煩都會請這位大人物出手。

無論鑒寶大會楊瀟令自己在死對頭金大鐘麵前顏麵大失,還在慈善晚宴楊瀟令自己成為笑柄,都讓謝群對楊瀟恨到骨子裡。

有這麼好一個收拾楊瀟的機會,謝群自然不會放過。

搞清楚情況,謝群立刻給謝家背後的大人物聯絡。

“事情就是這樣!”謝群打電話一五一十講述道。

電話中傳來一道源自上位者威嚴聲音:“楊瀟?我記下了!”

掛掉電話,謝群給田祿打了聲招呼。

得知中原市某位大人物出手,謝群和田祿全都振奮不已,似乎楊瀟已經死無葬身之地。

嗤啦啦!

不多時,數輛公車抵達關押室。

為首一名中年冷冷道:“楊瀟就關在這裡對吧?把人給我帶走!”

一時間,風起雲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