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三十七章驚動帝都

就在這時,天府之國帝都境內!

一條機場行凶視頻被傳了過來,一名男子看完視頻後,格外震驚。

“這...這是死神殿下?消失了整整五年,死神殿下終於出山了嗎?”

確定楊瀟身份後,男子勃然變色起身大喝道:“快,備車!”

不多時,男子帶著視頻來到了一處守衛極其森然的辦公區。

伴隨著車子抵達,門口兩名持槍人員見到男子立刻敬禮。

進入辦公區,男子以最快速度找到了一名精神矍鑠的老者:“老領導,快,您快看看這個視頻!”

“原來是小傑啊,什麼事這麼慌慌張張啊?”老者穿著便裝一臉驚詫。

這名被叫做小傑的男子乃是帝都某個區域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更是執掌現任東方神鷹。

在老者印象中,男子小傑做事沉穩,從來不會如此驚慌。

男子一臉尊敬將手機遞給了老者:“老領導,您看!”

老者滿臉詫異,接過手機看到中原機場行凶男子身影道,老者頓時瞳孔一縮:“死神楊瀟?這小子怎麼冒出來了?”

這一刻,老者蒼老的麵孔儘是失態,顯然他冇料到視頻中的男子會是曾經的死神楊瀟。

不得不說,楊瀟五年前熱帶雨林那一戰後,直接向上遞交了退役申請,從此猶如人間蒸發徹底消失不見。

楊瀟的消失,在國內掀起巨大震動,無數人都在查到楊瀟行蹤。

最後,楊瀟無跡可尋,迫於壓力,官方隻好宣佈一代天驕代號為死神的國之利刃正式退役。

無數人都以為楊瀟已經死了,但很多人都相信楊瀟還活著。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老者看向男子。

男子尊敬道:“老領導,我也是剛纔不經意發現的,確定是死神殿下,立刻向您彙報。”

“這小子人在何方?”老者鄭重問道。

男子如實道:“好...好像被中原那邊關押起來了!”

“什麼?被關押起來了?這群傢夥想要乾什麼?來人,立刻給我接通中原那邊致電,敢關押楊瀟這臭小子,想要反了天嗎?”老者一聽,雷霆大怒。

緊接著,中原市某個單位內。

一名中年額頭上汗水不斷滴落:“是,是,老前輩您放心,這件事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交代!”

掛掉電話,中年好似渾身被抽空了所有力氣,整個人差點癱瘓在地麵上。

就在剛纔,帝都那邊致電,快把中年給嚇壞了。

“書記,怎麼了?”秘書問道。

中年連續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緩過神來:“混帳東西,誰把一代死神殿下給關押起來?給我查,給我徹查到底怎麼回事,若是讓我知道有人惡意針對死神殿下,我要扒了他一身皮!”

楊瀟被關押,整箇中原市暗流湧動。

宮家得到訊息,劉家得到訊息,花家得到訊息,金大鐘等人紛紛收到了訊息。

嗤啦啦!

霎時間,各大世家豪門一道道車隊朝著楊瀟關押之地進發。

此時此刻,關押室門外看守楊瀟的青年看著眼前麵色威嚴的中年尊敬道:“抱歉領導,您想要帶走楊瀟,必須經過我上麵同意!”

“你上麵?邢建嗎?哼!我要帶人,邢建他還敢阻攔?”中年冷冷一笑。

看押青年苦笑道:“領導,真是抱歉,我不能讓您帶走楊瀟!”

他對邢建負責,邢建對中年負責,雖說中年是他領導的領導,但冇有邢建同意,青年是不會讓中年帶走楊瀟的。

“怎麼?你敢攔我?讓開!”中年怒斥。

看押青年一臉惶恐,在大領導麵前他又無可奈何。

房門被強行打開,中年走入看押室看向楊瀟,他姿態睥睨道:“你就是楊瀟吧?”

“怎麼?我剛進來就有這麼多牛頭鬼麵蹦出來了?”楊瀟嗤笑一聲。

講真的,若是楊瀟想走,誰人能留?

隻是楊瀟不想走,他倒要看看自己進來後,中原市到底有哪些貨色會蹦出來找自己麻煩。

中年戲謔一笑:“看來你很鎮定啊!把這小子給我帶走!”

“是!”中年身後兩名男子上前緝拿楊瀟。

楊瀟很是配合,他知道自己早晚都要回帝都一趟。

離開之前,楊瀟必須確定中原市大環境安全,唐沐雪不會遭歹人之手。

剛出關押室,一道威嚴的聲音炸響:“李虎,帶走楊先生,你想乾什麼?”

仔細一瞧,邢建不怒自威走上前來。

“原來是邢建啊,你鼻子可真靈,我剛帶人,你就冒出來了!”中年李虎譏笑一聲。

冇錯,中年叫做李虎,乃是邢建的頂尖上司,也是中原十大豪門之一謝家背後大人物。

邢建一向與李虎不和,縱使是領導,邢建在公事上也不會給李虎麵子。

更何況楊瀟曾救過他父親,邢建焉能眼睜睜看著李虎把楊瀟帶走?

邢建正色道:“李虎,這件事在我管轄範圍之內,輪不到你來插手吧?”

“邢建,我知道你跟這小子關係不錯,但徇私枉法可是大罪,你可要想明白了,我要帶人,你還敢攔不成?”李虎眯著眼嗤笑一聲。

他是邢建頂頭上司,穩穩壓製邢建一頭,若是邢建敢多管閒事,他連邢建一起收拾了。

“你...”邢建怒氣難平。

冇錯,李虎是他頂頭上司,被頂頭上司壓著,彆提邢建內心有多窩火。

“閃開!”李虎嗬斥道。

邢建咬了咬牙,一張臉十分難看。

“我最後再說一遍,閃開!”李虎沉聲嗬斥。

楊瀟知道邢建進退維穀,便淡笑道:“邢大哥,無礙,這都是小意思,若是因我而影響你,我心裡會過意不去的。”

李虎是邢建的上級,官大一級壓死人,楊瀟可不想牽連邢建。

“楊先生!”邢建神色動容道。

“小事!”楊瀟笑著搖了搖頭。

說著,楊瀟率先一步朝著前方走去:“這件事跟邢大哥無關,走吧!”

“走!”李虎戲謔一笑。

等自己把人帶走,你小子就徹底完蛋了。

看著楊瀟被帶走,邢建內心相當不是滋味。

來到車前,李虎玩味道:“小子,時間不早了,趕緊上車!如果快的話,或許你還能趕上今晚的晚飯!”

“是嗎?那我還真是蠻期待的啊!”楊瀟咧嘴一笑。

他能夠感受得出來,這李虎恐怕對自己已經動了歹意。

李虎內心冷笑不已,死到臨頭,還敢油嘴滑舌,等到了地方,便送你歸西。

押著楊瀟上了車,就在李虎欲將把楊瀟帶走之際。

一道悶雷般的炸響突然響徹。

“放肆!老夫倒要看看,今日誰敢帶走楊小友!”

刹那間,一輛勞斯萊斯幻影迅速駛來,攔在了李虎車前。

踏踏!

迅速的,車上走下一臉陰寒宮家老太爺宮天齊。

“宮老?”看清楚來人,李虎瞬間勃然變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