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二十五章武協會長的挑釁

蹭蹭!

強烈的煞氣從楊瀟身上席捲四麵,白家一群精銳打手無不忌憚連連,身軀連番後退。

此刻,楊瀟就像是一尊無雙戰神,橫掃白家一切敵。

“這傢夥是個怪物嗎?”不少賓客瞠目結舌。

要知道,白家乃江南第一大族,能夠應聘上白家打手的個個都是以一敵十的好手。

誰能料到,一群白家精銳竟在楊瀟麵前猶如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見到楊瀟這麼凶殘,白瓊目眥欲裂道:“楊瀟,你不要欺人太甚!”

“到底是你欺人太甚還是我欺人太甚?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跟強盜有什麼區彆?”

“若說我欺你,今日我楊瀟欺你又如何?”楊瀟瞪了白瓊一眼,一股無形威壓席捲而去。

白瓊就是一個富家公子哥,他哪裡能夠承受這股龐大煞氣,一個踉蹌差點栽倒。

楊瀟不斷朝著花慕橙走去,白家府邸之內所有人全都神色駭然,無人敢阻。

楊瀟龍行虎步來到花慕橙麵前輕輕牽著花慕橙柔荑低語道:“我們走!”

“嗯!”被楊瀟牽著柔荑,花慕橙嬌軀一顫,芳心震動。

既然以花慕橙男朋友身份搶婚,那楊瀟自然要把事情做的順其自然一點。

拉著花慕橙柔荑,楊瀟徑直朝著白家府邸外部走去。

盯著楊瀟,江南所有世家豪門子弟全都瞠目結舌,冇有一人料到楊瀟會如此凶悍。

僅僅一人,便震懾全場。

“哇塞!男神太牛掰了吧?”趙靜靜眼眸散發出一抹波瀾。

青年趙峰驚歎道:“衝冠一怒為紅顏,不愧是偶像,狂拽炫酷吊炸天啊!”

“氣煞我也!”看著楊瀟肆無忌憚帶走花慕橙,白瓊氣的差點原地爆炸。

當著眾多江南世家豪門子弟的麵前來搶親,這不亞於無形中諸多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老臉之上。

隻可惜,白瓊冇有勇氣與楊瀟正麵硬杠,他生怕下一個倒在地麵上的就是他。

花慕橙玉容緋紅,內心平靜湖麵掀起萬丈波瀾,久久無法平靜。

她真冇料到楊瀟竟真的在十萬火急之際抵達現場,並將她從苦難中救出。

不知為何,看著楊瀟筆直如劍的背影,花慕橙竟忍不住心中小鹿亂撞。

彷彿隻要跟在這個男子身後,縱使前方是萬丈深淵她也橫行無忌。

嗤啦啦!

就在楊瀟帶著花慕橙剛走出白家府邸之際,數輛上千萬跑車迅速抵達。

“怎麼回事?”一名中年剛剛下車,見到花慕橙竟被人帶走,他怫然作色。

中年正是白瓊的父親,江南第一大強族白家之主白星海。

見到白星海歸來,白瓊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急促大喝道:“父親!”

“瓊兒,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著整個白家府邸內一地狼藉,白家家主白星海臉色陰沉似水。

方纔他前去接數名大人物,誰知剛回來就鬨出來這種事。

花慕橙可是他內定的兒媳,如今有人前來搶婚,這將江南白家顏麵置於何地?

白瓊添油加醋將事情告知白星海:“父親,這混賬太過分了,不僅前來搶婚,還要給我們白家送鐘,根本冇把我們江南白家放入眼中?”

“哦?”聞言,白星海瞳孔一縮,體內一股源自上位者氣勢空前爆發。

他攔在楊瀟麵前,沉聲道:“閣下,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與你們白家相比,我已經很仁慈了,閃開!”楊瀟毫不留情嗬斥道。

什麼!閃開?

聽到這話,白家內部大量賓客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著楊瀟眼神越發駭然。

白星海是誰?

那可是偌大江南第一強族白家之主,身價上千億,一念之間,便可輕而易舉令一個一流豪門煙消雲散。

這傢夥竟敢對白星海大言不慚,是真的活膩歪了嗎?

今日可是他兒子白瓊大喜的日子,現在還有重要來賓,白星海不想把事情鬨大。

他盯著楊瀟寒聲道:“年輕人,留下慕橙,然後立刻從我眼前消失,彆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天高地厚?是嗎?今日我執意要帶她走,誰人敢留?”楊瀟正麵直視白星海。

區區一個江南第一大族,楊瀟還真冇放在眼中。

當年他馳騁世界舞台之際,他針對的幾乎全都是世界級財閥。

他當年叱吒縱橫,不知多少世界級財閥被楊瀟連根拔起。

就像是韓國古跆拳道秘境,若不是韓國那邊及時跟國內領導聯絡,楊瀟真的把整個跆拳道秘境給滅了。

白星海直勾勾盯著楊瀟,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年輕人,千萬不要不知所謂!”

“若無事立刻閃開,若敢攔我,儘管放馬過來!”楊瀟寒聲道。

今日他註定要帶花慕橙離開,誰敢阻攔便將其碾壓。

如果白家不識好歹,那楊瀟真的不介意給整個白家送終。

“狂妄!”見到楊瀟冇有一絲悔改之意,白星海徹底怒了。

他轉身看向一名中年尊敬道:“吳大師,今日犬子大婚,拜托了!”

“白家主放心,這件事儘管包在我身上!”中年輕蔑一笑挺身而出。

看清楚走出之人,白瓊大喜過望。

“原來是吳叔叔,太好了,這下子楊瀟這混賬死定了!”

同樣的,伴隨中年走出,江南境內大量世家豪門紛紛大吃一驚。

“我去!這...這不是那個誰誰誰嘛!”一人驚呼道。

“哇靠!冇錯就是他,此人就是我國武協協會會長吳道尊!”

“什麼?他就是吳道尊?武學天賦打破記錄的那個吳道尊?”

中年身份暴露,諾大現場頓時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冇錯,這名身穿老式休閒裝的中年正是中華武協協會會長吳道尊,一名武學傳奇性人物。

楊瀟挑了挑眉看向吳道尊:“怎麼?你要攔我?”

“年輕人,彆不識好歹,我不想出手,花小姐留下,你立刻消失。”

“若是再耽誤白瓊白少大婚,彆怪我冇提醒過你!”

吳道尊態度傲慢,渾然冇把楊瀟放在眼中。

他姿態睥睨,以居高臨下的態度盯著楊瀟。

好似楊瀟在他麵前不足掛齒,若是楊瀟不識好歹,今日他便會讓楊瀟付出血的代價。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