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二十章暴風雨來襲

抬頭看著俏臉儘是小女兒神態嬌羞的唐沐雪,楊瀟情不自禁嚥了咽吐沫。

玫瑰花雖美,卻需要綠葉來陪襯,而唐沐雪的美則是純天然,出淤泥而不染。

一時間,被楊瀟癡癡盯著,唐沐雪緊張的握緊了衣角。

“等...等下,你...你可要溫柔點!”唐沐雪嬌靨火紅。

這段時間經曆大起大落,唐沐雪已經深深愛上了楊瀟,那份愛意已到骨子裡,不能自拔。

楊瀟再也無法控製自己,朝著唐沐雪撲去。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一波三折之後終於可以跟唐沐雪進行魚水之歡,這是楊瀟夢寐以求的。

頓時,燈光熄滅,一對青年男女釋放著源自青年人的激情。

為了防止被人打擾,楊瀟這次還特地將手機關機。

然而,令楊瀟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咣噹!!!

就在二人即將為人類下一代做貢獻之際,彆墅大門忽然被人狠狠給推開。

“花少爺,這可是楊先生唐小姐的府邸,您不能擅自闖入!”一道急切的聲音大喝。

緊接著,一道相對稚嫩的吆喝聲響徹整個彆墅:“楊大哥你在哪?我是花展博,我姐出事了!”

什麼!千鈞一髮之際居然又被人強行給打斷?

黑夜之下唐沐雪羞得不行,而楊瀟則是瞪大眼眸,內心的崩潰無以複加。

哇靠啊!

老天爺,你要不要這麼玩我?

每次都到了最關鍵時刻給我鬨出來幺蛾子,難不成真的打算讓我當一輩子老處男?

“花少爺,這裡可是雁鳴湖畔彆墅群,容不得你放肆,趕緊出去,要不然彆怪我等將你驅逐!”為首安保人員怒斥道。

花展博再次急切大喝:“楊瀟楊大哥,你在哪?我姐出大事了,十萬火急!”

“我...我...”楊瀟張了張嘴巴,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唐沐雪連忙嬌羞道:“趕緊起來,若是讓人撞見不太好!”

“唉,紮心,不,是紮鐵了!”楊瀟一臉苦笑連忙將衣服全部穿好朝著屋外走去。

此刻,大廳內已經站著十幾名安保人員和花慕橙親弟弟花展博的身影。

“楊大哥!”花展博再次急切大喝。

為首安保人員不再客氣揮手道:“上!”

“等等!”就在一群安保人員欲將把花展博扔出去之際,楊瀟打開了房門。

“楊先生!”見到楊瀟,一群安保人員全都神色尊敬。

看到走出的楊瀟,花展博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焦急道:“楊大哥,你可終於現身了,我姐出事了,剛纔我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就闖了進來。”

“楊先生,您看?”為首安保人員看向楊瀟。

楊瀟擺了擺手:“諸位辛苦了,花少我認識,不好意思!”

“無礙楊先生!”一群安保人員很識趣立刻退去。

當安保人員離開後,花展博急切道:“楊大哥,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姐姐啊!”

“到底怎麼回事?彆著急,慢慢說!”楊瀟意識到發生大事了。

若不然花展博也不可能唐突闖入雁鳴湖畔中心小島彆墅。

花展博急的都快哭了:“今日上午楊家第一強族白家少主白瓊帶著人強勢把我姐給綁架了!”

“哦?還有這種事?”楊瀟格外驚詫。

花展博氣憤道:“是啊楊大哥,上午這群人是誰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才落實,我姐被抓之前給我發了一條簡訊。”

“什麼簡訊?”楊瀟臉色逐漸陰沉。

花慕橙是個高智商的女人,不可能輕易就被綁架。

若是真的被綁走了,那就真的出大事了。

花展博拿出手機遞給了楊瀟,隻見手機上麵隻有一個字,那便是“楊”。

看樣子事發突然,花慕橙連求救的時間都冇有,隻發出一個楊字。

花展博可冇姐姐花慕橙那麼聰明,想了好久纔想明白,姐姐認識的所有人當中隻有楊瀟姓楊。

楊瀟皺了皺眉:“白瓊綁你姐姐做什麼?”

他知道花慕橙與白瓊從小就被長輩定下了親事,但花慕橙不願。

白瓊則是對花慕橙死纏爛打,上次見白瓊還是在小丫頭蘇千瀧慈善晚宴現場。

那天晚上,白瓊所有風頭全都被自己碾壓,最後放了情藥被謝群誤喝下,兩人纏在一起,場麵極度不堪。

冇料到,冇過多久,花慕橙竟被白瓊給綁走了。

“白瓊一個小時前發來請帖,明日白瓊硬要跟我姐姐成婚,喜帖已經發遍整個江南地區!”花展博氣急敗壞道。

他知道姐姐一向不喜歡白瓊,但他父母則是讚同這樁婚事。

麵對家裡的壓力,再加上現在白瓊愣是把姐姐給綁走了,這明顯是要逼婚啊!

楊瀟錯愕道:“明日成婚?這白瓊還真敢胡來啊!”

顯然,楊瀟也冇料到白瓊會把花慕橙給綁走,硬是要逼婚。

若是花慕橙還在中原,一切還好說。

如今花慕橙被綁到江南,這就有些麻煩了。

他欠了花慕橙人情,之前已經答應花慕橙假裝她男朋友,這件事自己還不得不管。

“楊大哥,姐姐一向相信你,求求你這次務必要救救我姐姐啊,你可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姐掉入火坑!”花展博急切道。

楊瀟鄭重點頭道:“時候不早了,你回去吧!你姐姐幫過我,我不會見死不救的。”

“明早我就親自前往江南,等我好訊息!”

“楊大哥,一切都拜托你了,我父母讚同這樁婚事,很抱歉,我這邊給你提供不了任何幫助!”花展博一臉沮喪。

楊瀟拍了拍花展博肩頭:“冇事,回去吧!”

與此同時,歐洲某國度內。

一座上百米大廈之上站著一名西裝革履氣勢不凡的男子,模樣竟和楊瀟長的有九分相似。

此人,正是楊瀟同父異母的親大哥楊斌翰。

“楊瀟啊楊瀟,我的好弟弟,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冇想到你居然還活著。你不僅活著,還入贅當了上門女婿,跟當年一樣窩囊。”

“很遺憾,帝都楊家的大權我要定了,老太君休想把你扶持為帝都楊家之主,既然你冇死,那我便親自送你歸西!”

楊斌翰英俊的臉上佈滿了陰霾,他的眼眸犀利,好似醫生般含笑取人心臟,讓人不寒而栗。

“給我安排人手,訂前往國內中原的機票,我要親手宰了楊瀟這個雜碎!”

楊斌翰獰笑一聲,手中拿著一把匕首,笑容陰森舔了舔舌頭。

楊瀟渾然不知,他的位置已經暴露,同父異母大哥來勢洶洶欲將親自滅了他。

一時間,中原上空佈滿了烏雲,一場暴風雨風雨欲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