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二十三章送終而來

唰唰唰唰!

在迸射那一瞬間,整個空氣氣流都在扭曲,四發子彈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朝著楊瀟頭顱射去。

“任務結束!”為首之人戲謔道。

其他三人同樣神色輕鬆,彷彿狙殺楊瀟就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

楊瀟抖了抖耳朵,嘴角微微上揚:“要來的終究還是來了嗎?”

砰砰砰砰!

下一刻,子彈打穿車窗朝著楊瀟迸射而來。

楊瀟歪了歪脖子,四發子彈與楊瀟頭皮不足一公分擦頭皮而過。

霎時間,車窗炸裂,大巴車內尖叫聲一片。

司機嚇了一大跳,猛然急刹車。

就在此刻,楊瀟大喝一聲:“有殺手,都趴下!”

“什麼?有...有殺手?快,快都趴下!”一人一聽驚悚欲絕大吼道。

車內所有人都快嚇傻了,無不抱著腦袋趴了下來。

時尚女子和青年嚇得臉色發白,同樣降低了身子。

一時間,整個大巴車隻有楊瀟身子漏在外麵。

時尚女子看向楊瀟喝道:“你瘋了?有殺手還不趕緊趴下!”

“姐,你說殺手是不是奔著我們來的?”青年嚇傻了。

楊瀟輕笑一聲:“不,殺手是奔著我來的。”

“你?”姐弟二人紛紛一驚。

隨之,青年苦笑一聲:“屁!就你這身裝扮,一看就是來江南打工的,知道我們是什麼身份嗎?我們可是江南的名門望族,死定了死定了,殺手一定是奔著我們來的。”

楊瀟笑而不語,剛纔在車站他有已經察覺到有人跟蹤他了。

既然已經暴露,那楊瀟倒還真想看看白瓊會使什麼幺蛾子。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楊瀟已經達到自己巔峰時刻八成,要不了多久便可恢複當年全盛時期。

區區幾個狙擊手,他楊瀟還真冇放在眼中。

“避...避開了?”

見到楊瀟冇死,江南四大狙神無不猛然一驚。

他們距離楊瀟的位置不足八百米,在這麼短的距離內尋常人絕對必死無疑。

為首之人臉色一沉寒聲道:“目標還在車上,乾掉他!”

“是,老大!”其他三人齊聲應道。

車上,時尚女子再次提醒道:“彆找死,趕緊趴下!”

“我若是趴下,車上所有人都要完蛋!”楊瀟笑了笑。

說著,楊瀟雲淡風輕將玻璃碎片給取掉。

“你乾什麼?”時尚女子驚呼。

楊瀟淡淡一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唰!

說完,楊瀟身子一躍,跳出了大巴車。

“不好,目的跳車了!”其中一人即時反饋。

為首之人低語:“鎖定大巴車,他逃不掉的!”

四人全都鎖定大巴車,欲將等楊瀟露頭瞬間斃了楊瀟。

然而,三分鐘過去,他們愣是見不到楊瀟身影。

“該死,這小子人呢?”為首之人蹙眉道。

“嘿!夥計,你是在找我嗎?”

突然,一道怪異的聲音響起,身後有人拍了拍為首之人肩頭。

“誰?”肩頭被觸碰,為首狙神下意識回頭。

隻見楊瀟離奇出現在他背後,正笑吟吟看著他。

為首狙神勃然變色:“什麼?找死!”

哢嚓!

就在他欲將調整狙擊槍方向滅殺楊瀟之際,楊瀟揮手打在了狙擊槍之上。

狙擊槍彷彿在楊瀟麵前猶如軟泥般頓時被楊瀟打的變形。

“臥槽!”見到自己槍管變形了,為首狙神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唰!

緊接著,楊瀟右手一探,握住了為首狙神咽喉。

在楊瀟發力之下,為首劇情身軀猶如小雞仔般被拎了起來。

為首狙神苦苦掙紮,而楊瀟的打手猶如大鉗子般令他無法掙脫。

“誰讓你來的?”楊瀟問道。

為首狙神驚悚的盯著楊瀟:“你...你到底是誰?”

身為江南為首狙神,他除了狙擊出神入化之外,一身本領也是超強的,誰知在楊瀟麵前根本不堪一擊。

“我是誰?我是誰時間長的我自己都差點忘記了,mr.yang聽說過嗎?”楊瀟淡淡道。

聞言,為首狙神大驚失色:“什麼?你就是mr.yang?你不是五年前從世界消失了嗎?”

mr.yang顧名思義就是楊先生,而當年楊瀟叱詫風雲之際便以mr.yang名義行走。

隻不過後來他掀起了太多血雨腥風,東方人稱呼他為死神,西方人稱呼他為冥王罷了。

“好了,你現在可以給我答案了!”楊瀟淡淡道。

為首狙神苦澀一笑:“做我們這行的,是不會暴露雇主身份的,能夠死在死神殿下手中,確實也是我的榮幸,死神殿下,動手吧!”

“嗯!”楊瀟點頭。

驟然發力,為首狙神瞬間去世。

當年執行任務之際,楊瀟跟太多殺手打過交道,想要從這些人口中掏出來情報太難太難。

“目標是死神楊瀟?我靠,撤撤撤!”

通過對講機聽到為首狙神臨死前的震驚,剩下三大狙神無不落荒而逃。

楊瀟掃了一眼三人身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消失了整整五年,當我楊瀟可欺嗎?”

咣噹咣噹咣噹!

半分鐘後,又是三道絕望的身影癱在了地麵上。

“走吧!”楊瀟回到車上。

看著歸來的楊瀟,時尚女子和青年全都一臉震驚。

“解決了?你把殺手全都解決了?我滴乖乖,你到底是什麼人?”青年不可思議道。

楊瀟聳了聳肩膀:“我就是你們口中的楊瀟!”

“啥?你就是楊瀟?”時尚女子臉色頓時十分精彩。

楊瀟攤手道:“對,我就是中原楊瀟,如假包換!”

確定楊瀟身份,姐弟二人差點暈了過去。

想到剛纔對楊瀟的輕蔑,二人羞愧難當。

“你就是我偶像嗎?我的天!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抱歉,我剛纔太沖動了!”青年一臉羞愧。

時尚女子也是相當羞澀,剛纔她可是當著楊瀟麵說瀟太郎呢!

楊瀟笑道:“冇事!”

“男...男神,我叫趙靜靜,這是我弟弟趙峰,偶像這次來江南做什麼?”時尚女子趙靜靜問道。

楊瀟直言道:“去白家!”

“白家?難不成偶像也是去白家參加婚禮的?太好了,我們正好順路,這次回來,我們就是前往白家參加白家少主白瓊婚禮的,要不一起?”青年趙峰興奮道。

楊瀟並未拒絕,有個熟人帶路自己也少耽誤行程。

此時此刻,江南第一強族白家府邸內部,到處洋溢著喜慶氣氛,幾乎整個江南地區世家豪門紛紛前來祝賀。

已經被強迫穿上婚紗的花慕橙玉容儘是絕望:“楊瀟,難道今天你不來了嗎?”

“來?慕橙,楊瀟這輩子都來不了了,我已派江南四大狙神前往狙擊,有四大狙神出麵,楊瀟必死無疑!”白瓊一聽,一臉陰狠大笑了起來。

什麼!江南四大狙神?

聽到這話,花慕橙花容失色。

她聽說過江南四大狙神全都是狠角色,雙手不知沾染多少人命。

若是四大狙神出手,那楊瀟豈不是十死無生?

就在白瓊肆意狂笑之際,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響起:“必死無疑?是嗎?不好意思,今日我楊瀟專門送終而來!”

“這...這聲音是楊瀟?”聽到這話,白瓊頓時大驚失色。

放眼望去,隻見此刻江南第一強族大門口擺放著一個巨大銅鐘,銅鐘一旁正站著目光灼熱的楊瀟。

看向絕望的花慕橙,楊瀟咧嘴一笑:“抱歉,我來晚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