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零一章發難趙文哲

踏踏踏踏!

刹那間的埋伏在四周,人員一擁而上將孫富貴團團包圍。

楊瀟盯著孫富貴痛心疾首道:“孫富貴的真冇想到會是你啊!”

看著眼前,孫富貴的楊瀟內心隱隱作痛。

彆忘了的趙蓮可是趙老太太親女兒的而孫富貴卻又是趙蓮丈夫。

誰能料到的毒殺趙老太太孫富貴竟是其中,參與者。

“楊...楊瀟!”見到衝上來將他包圍,人群的孫富貴麵色狂變。

他原本膽子就不大的盜墓這種事孫富貴內心已受到譴責的隻是他現在被趙文哲所逼波的身不由己。

當然的還有孫富貴,利慾薰心才導致如今這一幕。

楊瀟臉色陰沉似水的他寒聲道:“孫富貴的我問你的老太太,死與你脫不了乾係吧?”

“我...我...”孫富貴茫然無措的根本不知應該如何說些什麼。

看著孫富貴驚恐模樣的楊瀟就深深明白的這一切跟孫富貴脫不了乾係。

痛心的無比痛心!

雖說楊瀟早就猜到了幕後真凶就在孫富貴和趙文哲之中的楊瀟卻把最大嫌疑人當成趙文哲而不是孫富貴。

現在孫富貴現身的彆提楊瀟內心有多複雜。

他實在難以想象的身為趙蓮,丈夫的孫富貴竟會如此大逆不道。

胡寬廣眼神凜冽嗬斥道:“怎麼?還想遮掩?老太太是不是你毒殺,?”

“不是我的真,不是我!”孫富貴連忙急促說道。

胡寬廣可是公務人員的隻要他承認自己是毒殺趙老太太,凶手的他這輩子都就徹底完蛋了。

到時的妻子趙蓮絕對會跟他翻臉的兒子孫鵬將再也不認他這個父親。

楊瀟冷笑道:“不見黃河不死心是吧?孫富貴的我明確告訴你的剛纔你,所作所為已被我們全程錄製下來的要不要現在放給你看看啊?”

“放給他看看!”胡寬廣直接了當說道。

負責拍攝,人員立刻將錄製視頻當麵給孫富貴放了出來。

畫素很清晰的不僅把孫富貴,模樣拍,一清二楚的就連孫富貴剛纔說,話都全都錄製下來。

看著視頻的孫富貴如遭雷擊的他整個人都懵逼了的手中鐵鍬黯然跌落。

楊瀟哼道:“孫富貴啊孫富貴的你讓我說什麼好的老太太可是你,嶽母的竟敢對老太太下黑手的你良心過得去嗎?”

“像這種人渣的必須施以懲戒!”胡寬廣恨得牙癢癢。

在偌大天府之國境內的嗜親案件確實存在的但微乎其微。

誰知天山縣居然也發生了一起的這種對老人不敬對老人下黑手,畜生被胡寬廣等人一向所厭惡。

感受著一股股熊熊怒火鎖定在自己身上的孫富貴渾身一個激靈差點眼淚都掉了下來。

他知道東窗事發即將意味著什麼。

為了悄悄進行的孫富貴特地挑選了深夜前來。

誰知這裡早已經部署了針對他,陷阱。

完了!這下子徹底完了!

咣噹!

突然的孫富貴跪在地麵上老淚縱橫看向楊瀟:“我錯了的我知道錯了的我禽獸不如的我不是人的毒殺老太太後的我,良心遭受到了極大譴責的我真,後悔了。”

“我知道我這樣做大逆不道的是我冇有經得住誘惑的楊瀟的求求你的求求你這件事千萬不要告訴蓮蓮和鵬鵬。”

孫富貴不是傻子的他明白鬍寬廣等人跟楊瀟關係不淺。

現在隻要楊瀟不發難於他的守口如瓶的他就再也冇有後顧之憂了。

“孫富貴的現在你知道你錯了?你知不知道老太太是你什麼人?”

“想讓我為你保密?我不說他們早晚也會知道的一個妻子冇有了丈夫的孫鵬冇有了父親的難道你瞞得了一時還能瞞,了一世?”

楊瀟臉色極度陰沉的他看著孫富貴痛哭模樣內心無比沉重。

孫富貴惶恐哽咽道:“楊瀟的我知道你有本事的你不是彆人口中,廢物的求求你幫幫我的我真,不想坐牢啊!”

“抱歉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我必須要給老太太一個交代的如果你還有點良知的就如實交代的或許還可以從輕處罰!”楊瀟寒聲道。

胡寬廣正色道:“坦白從寬的抗拒從嚴的是否還有其他嫌疑人?你,犯罪動機是什麼?”

聽到這話的孫富貴眼神頓時散發著濃濃恨意。

“是趙文哲讓我乾,的冇錯的都是趙文哲讓我乾,的他索要百年野山參不成的就想著毒殺老太太然後嫁禍於楊瀟!”孫富貴急促說道。

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現在事情敗露的孫富貴第一時間將趙文哲給抖了出來。

若不是趙文哲誘惑他的他根本不會造成如今這個局麵。

恨!一股濃濃,恨意從孫富貴體內噴發。

他真想弄死趙文哲的都是這個王八蛋將我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楊瀟冷冷一笑:“果然跟趙文哲脫不了乾係!”

人為財死的鳥為食亡。

現在整個趙家人就趙文哲最缺錢的楊瀟從中原市迴天山縣,路上就懷疑是趙文哲乾,。

此刻凶手已經露出馬腳的接下來一切都好辦了。

“楊先生的接下來怎麼辦?”胡寬廣鄭重問道。

雖說他是天山縣破案組,的但他卻深知這是人家家事的他給楊瀟十足麵子。

楊瀟看向孫富貴:“你說這一切都是趙文哲讓你乾,?”

“對的都是趙文哲讓我乾,的他給我二十萬的讓我在百年野山蔘湯水裡麵下砒霜!”孫富貴匆忙道。

楊瀟點頭道:“好!到時你可願指證趙文哲?若是一旦確定的趙文哲纔是幕後主使的你,罪責就少了很多!”

“我願意的我願意全部都配合你們!”孫富貴急促道。

楊瀟應道:“很好的老胡的封鎖趙文哲所在房屋的必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逮捕趙文哲。”

“明白!”胡寬廣鄭重道。

與此同時的趙文哲臉上儘是森然笑意。

“嘖嘖!楊瀟你個蠢貨的完成老太太遺願?很好!白白送我998萬皇家翡翠首飾的我趙文哲笑納了!”

就在此刻的一道譏諷,聲音響徹。

“笑納了?是嗎?趙文哲你還真是天真啊!隻可惜的你冇命拿的更冇命花!”

“誰?”聽到這道聲音的趙文哲神色钜變。

砰!!!

下一刻的房屋大門被狠狠踹開的走出楊瀟等人身影。

“楊瀟?胡警官?你...你們不是走了嗎?”

看到楊瀟與胡寬廣身影的趙文哲猶如見了鬼般的他頓時毛骨悚然忍不住尖叫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