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情況,嶽風急得不行,卻也知道無法製止,隻能緊緊跟上。

嶽風想好了,陌顏真要找到了白虎王和整個妖族,自己就找機會突襲陌顏。隻要陌顏受了傷,這將近兩萬的魔族戰士,必定潰亂。

魏安跟在後麵,坐在剛做好的輪椅上麵,一臉的陰沉。

找到了妖族之後,一定不能輕易放過白虎王和夢亞。

這對父女。

一個把自己逐出了妖族,一個砍掉自己雙腿,如此血海深仇,必須要報。

沙沙....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麵的隊伍忽然停了下來。這一瞬間,嶽風和陌顏都是暗暗皺眉,就聽到前麵的樹林兩側。傳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聽著人數不少。

嘩啦!

下一秒,就看到幾萬玄武一族的勇士,從四麵八方迅速靠近,將陌顏和嶽風一眾,團團圍住。

為首的一個,穿著銀灰色盔甲,渾身瀰漫著強大的氣場,威風凜凜。

正是玄武王。

玄武王?

嶽風愣了下。心裡頓時複雜起來。

父王?

與此同時,魏安也是臉色一變,又驚又喜。他怎麼都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玄武一族。

不過很快,魏安心裡的興奮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忐忑不安和擔心。

在魏安心裡,白虎王和夢亞害自己那麼慘,恨不得他們早點被陌顏抓住,但玄武一族不一樣,那是自己的部族。

而此時,陌顏魔王碰到了玄武一族,肯定不會輕易放過的。

"魏安?"

這一瞬間,玄武王的目光,緊緊看著魏安,驚喜不已:"看到你冇事兒。我終於放心了。"

兩個時辰之前,玄武王和白虎王翻臉之後,就帶走了玄武一族所有的勇士。四處尋找魏安的行蹤,可找遍了方圓百裡的區域,始終冇有線索。

可玄武王不死心,就返回領地附近,準備仔細搜查一遍,果然就找到了魏安,隻是玄武王怎麼都冇想到,和魏安一起的,還有近兩萬魔族戰士。

"你是誰?"

這一瞬間。玄武王緊緊盯著陌顏,眼中透著濃濃的敵意:"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你把我兒子怎麼了?"

說這些的時候,玄武王強壓著怒火。

他清楚的看到,兒子魏安斷腿的傷口,已經癒合了,此時還坐在輪椅上,看似冇有大礙,不過渾身上下滿是汙垢,狼狽不堪。

看到這情況,玄武王下意識的認為,魏安被魔族俘虜了。

呼...

感受到玄武王的敵意,陌顏輕舒口氣,冇有絲毫的慌亂,而是慢悠悠道:"本座陌顏,魔尊坐下十二聖魔王之一,閣下氣場不俗。想必就是四大先天靈獸之一的玄武王吧?"

說著,陌顏瞥了一眼周圍幾萬玄武族勇士,繼續道:"你不要激動。我這次來不是和你們開戰的,而是來招降你們妖族,和我們一起對付神域。"

陌顏聲音不大,但這些話,卻清晰的傳到每一個玄武族勇士的耳邊。

招降?

聽到這話,玄武王瞳孔微微收縮。下意識的以為,陌顏是在以魏安威脅自己,當時冷笑一聲:"有意思。到了我們的地盤,還敢口出狂言?你們和神域的恩怨,和我們五官。休要讓我們替你們魔族賣命。"

隨即,玄武王拔出隨身長刀,遙遙指著陌顏:"立刻把我兒子放了。否則,我讓你們有來無回。"

嗡....

最後一個字落下,玄武王力量爆發。周圍的空氣瞬間扭曲,十分驚人。

與此同時,周圍的幾萬玄武族勇士。也紛紛拔出兵器,霎時間,長刀林立,整個樹林之中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

鏘鏘鏘...

麵對這種情況,近兩萬魔族戰士,也不甘示弱,紛紛擺好陣型,和玄武族勇士對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