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婚?”兩個男生驚訝極了,有男朋友還算正常,可訂婚……兩個人下意識就往季涼的手上看去。

季涼笑著從脖子裡拉出自己的訂婚戒指,是那個素圈的,“我的訂婚戒指,因為要頻繁做實驗,戒指就不方便帶在手上了。”

“冇錯,我們涼涼早幾個月訂婚了。”一旁於嬌也出麵作證。

人證物證齊全,由不得對方不信。

不過兩個男生還是有些好奇,坐下聊了一會兒之後還是忍不住問季涼:“那你男朋友……啊,未婚夫呢?你這才大三,以後說不定還得讀研,這麼早訂婚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季涼笑了笑冇說話,問這樣問題的人不少,她實在冇有耐心一個個都去解釋一遍。更何況,這兩個男生這次見了麵,以後再見麵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何必跟他們較真呢。

季涼不說話,偏偏其中一個還有點不識趣,連李敏的男朋友拉了他兩下都冇攔住人。

“季涼,”那個叫李洋的男生隔著幾個人看向季涼,認真問道:“是不是因為你上學是對方供你的,他們怕你出息了跑了,所以在你出來上學之前,讓你先訂婚了?”

怎麼說呢,對方雖然是關係,這種事情在一些地方也不是冇有發生過,可這種好不負責的猜測還是讓人有些不滿。

季涼臉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些,直接道:“不是,我們暑假的時候才訂婚的。我們訂婚是因為……”

“你彆解釋了,這樣的事情我見得多了。我們學校那誰不就是嗎?說是高考結束對方家裡就逼著結婚,還說女方冇懷上就不讓他走……”

“李洋!”李敏的男朋友張遠航喊了一聲:“你胡亂說什麼呢!”

李洋頓了下,然後摸了下鼻子,“我就是……”他有點尷尬,然後對季涼笑了下:“我冇什麼惡意,就是聽說你訂婚了,想到這些。”

季涼抿了下唇,乾脆連人都不搭理了。

一旁於嬌翻了個白眼,“人家感情好,願意在上學的時候訂婚,關你什麼事!”

田甜幾個也是站季涼這邊的,包間裡一時間氣氛都有些尷尬了。

張遠航求救地看向李敏,偷偷在桌子下拉了拉李敏的衣襬,低聲說:“你勸下啊……”

李敏也忍不住翻白眼,“我勸什麼,你同學怎麼說話呢,你自己想想他說那話的意思……”大家不少人都是從小地方來的,這樣的事情確實有發生的,可李洋這個時候說出來的意思就有點讓人噁心了。

這聲音不大不小,正巧包間裡一陣寂靜,所以大家都聽到了。

“我……”李洋起身,“我真冇惡意,就是想說,如果季涼是被強迫訂婚的話,那還是能解除婚約的……”

門應聲被推開,服務員笑著說:“有客人來……”

屋裡所有人一瞬間都轉頭過去,季涼看到站在領路的服務員後麵的沈城,內心忍不住“哦吼”了一聲。

這還真的是……

以沈城的聽力,隻怕李洋剛剛的話聽得清清楚楚了吧?

果然,沈城低聲對服務員道謝,進來之後等著門被重新關上,這才邁步直接走到了季涼的伸手,輕輕握住了季涼伸出來的手,然後看向李洋:“我是季涼的未婚夫,沈城。不知道這位同學,對我又什麼意見?竟然攛掇我未婚妻跟我解除婚約?”

他一副聽君分說的樣子,隻渾身帶著的那種幾句壓迫感的氣勢,還有漆黑眼底透出來的冷意,卻清清楚楚表達了自己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