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鐘?小柔,不是我跟你吹,到時候你能撐過基本市場就不錯了。”

李威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道。

“切!那就到時間見分曉吧!”

隨後,李威和冷柔又聊了兩句,便掛斷了電話。

回到車上以後,李威給曼文打了電話過去,詢問了曼文要不要休息?

曼文說不用,晚上喝了不少酒,頭暈睡不著,現在還在喝醒酒茶了。

既然曼文睡不著,那李威自然要過去和她聊一下了。

畢竟,鼎盛這個單子,可是曼文接手和李威簽的。

如果不能按照李威預期來推廣的話,對鼎盛的損失肯定是非常大的。

於情於理,曼文這心裡自然也是非常過於不去的。

所以,他們得見麵以後,好好想一個對策才行。

譚輝現在給李威麵子,那是因為他相信李威,能幫鼎盛度過這次危機。

如果李威辦砸了,今後他在鼎盛恐怕要遭受譚輝的白眼了。

不單單是譚輝了,到時候肖澤凱也會對他時不時進行攻擊的。

總之,這個環節要是出亂子了,那接下來他也隻能走收購,或者自己重新開辦一家科技公司了。

可就算他開辦科技公司,光有資金也是不行的,並非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

方方麵麵都需要考慮,也很累人的。

李威開車,快速來到了曼文家的地下停車場。

這次,他吸取了冷柔家那邊的教訓,特地找了一個冇有標註車牌的空置停車位。

萬一在碰上塊頭男那種傻逼,那李威就真的要瘋了。

主要是瞎耽誤時間,搞他心態就很煩。

李威將車停好以後,便快步走進了電梯。

很快,他就來到曼文家門外了。

按了兩下門鈴,曼文便開門了。

曼文已經換上了黑色睡裙,超短的那種。

披散著頭髮,應該是剛吹過,但冇有完全吹乾那種。

“威哥,來啦。”曼文對著李威笑著說道。

李威笑著看向曼文,回了句:“文兒,你這睡裙是不是買小了啊?怎麼穿起來像是T恤啊?”

被李威這樣一說後,曼文便一臉羞紅上了。

她知道,李威這傢夥是在逗她玩的。

“怎麼,讓威哥欣賞一下人家的大長腿不好嘛?”曼文一臉嬌羞的笑著說道。

“那當然是美滋滋了!隻不過,這個點欣賞你的白淨大長腿,實在是看的難受啊!”

李威一邊笑著回曼文,一邊對著客廳沙發走了過去。

“這有什麼好難受的呢?”

曼文眉頭微皺的繼續追問著,便也跟著李威對著沙發走了過去。

“我是那種光看著不乾事實的人嗎?”

被李威這麼不要臉的一說,曼文差點就笑噴了。

李威這個混蛋,還真是將不要臉表現的淋漓儘致啊!

“威哥,想喝點什麼?茶還是酒?”

李威對著她看了過去,笑著接了句:“你晚上都喝這麼多了,還是多喝點茶醒醒酒吧。”

“和他們喝酒,跟威哥你喝酒當然是不一樣的了。”

“說說看,怎麼就不一樣了?難道,和我喝酒你就不會醉了?”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曼文繼續說道。

曼文一邊給李威倒茶,一邊樂嗬的笑著繼續說道:“陪公司那幫大領導們喝酒,那是強忍著不想讓自己醉倒。但和威哥你喝酒,我倒是想一杯就被你給灌醉呢。”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覺得這杯茶我們乾了以後,你也能醉!要不,你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