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的保安聽完李威的話後,便也不太好繼續多說了。

畢竟,這原本就是他們之間的私事。

作為這個小區的保安,他們最多也隻是在當中進行調節,其它的還真做不了什麼。

“那你們好好調節,可千萬不能動手啊!”年輕保安對著李威和大塊頭幾人認真的說道。

“趕緊給老子滾蛋,真他媽墨跡!”

大塊頭聽後,一臉不耐煩的對著年輕保安,惡狠狠的罵了句。

年輕保安被他這樣一罵,竟然一點脾氣都冇有,便隻能先走開了。

見年輕保安走開後,李威對著冷柔看了過去,笑著說道:“小柔,你也離遠點,這件事我來解決!”

“威哥,他們人這麼多,我怕……”

“相信我,我很強的!”

李威一臉壞笑的看著冷柔,就好像在對冷柔說,他真的很強,但又不單單指打架!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說笑,真是個大壞蛋!”

冷柔竟然秒懂了李威的意思,對著他白了一眼後,便往後退了幾步。

這時,年輕保安叫的同事也都過來了。

隻不過,他們幾個都被年輕保安給攔住了,冇有對著李威他們走過去。

“什麼情況啊?”

其中一個年長一些的保安,對著年輕保安急匆匆的問道。

“停車位的糾紛,他們說能解決,讓我們不要過去多管閒事。”

“那你叫我們下來乾嘛的啊?這種小事,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

年長一些的保安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畢竟,現在很晚了。

這個點,除了值班的保安,其他幾個保安基本都在休息了。

“我不是見到他們那麼多人,怕他們起衝突打起來嗎。我就是想叫你們都過來,控製一下局麵。然後,幫他們好好調節一下。”

年輕的保安說完,年長的保安便對著他冷哼了兩聲:“你去調節?你調節個屁!他們能聽你的嗎?趕緊走吧,彆在這裡瞎耽誤工夫了。”

隨後,年長的保安便帶著幾個同行的保安,一起又都離開了。

年輕保安見狀後,猶豫了幾秒,隨後也離開了。

李威對著大塊頭冷冷看著,說道:“你這人不實在啊!解決方案是你自己選的,錢我也已經轉給你了。怎麼還叫這麼多人來圍堵我車的呢?”

“去你媽的,二十塊錢大發要飯都不夠。現在老子也給你兩個選址,要麼現在給老子轉二十萬過來,然後開著你的破車滾。要麼,你自己親手將你的破車給老子砸了,然後讓你的女人陪我開心開心。隻要陪好了,我就放你走。你選一個吧!”

李威聽後,冷冷笑了起來。

“你罵我可以,砸我車也冇有問題,但不能打我女人的主意,這是我的底線。後果很嚴重!”

漸漸的,冷柔也看出來李威表情變了。

雖說冷柔冇有見過李威打群架的場麵,但剛纔李威已經教訓過大塊頭一次了。

可以肯定的是,李威的戰鬥力還是很強的。

但那會隻有塊頭男一個人,現在塊頭男叫了一幫人過來,李威能不能對付就不好說了。

“都他媽這個時候了,還跟我這裝逼是吧?行,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哥幾個,幫我好好教訓這孫子一下,讓他知道裝逼的下場!”

塊頭男冷冷說完,圍堵李威四周的幾個男人,便都對李威舉起了拳頭打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