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長長久久……”

李威一臉壞笑的對著她回了句,便又深情的將她放著躺下。

冷柔雙手環扣在李威的脖子上,漸漸閉起了雙眼。

李威用力的嚥了下口水,他也冇有想到,會和冷柔發展這麼快?

今天還真是個好年月,剛過完年,就連了這麼多大漏,今年指定紅紅又火火啊!

可就在他準備將冷柔拿下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這可給李威整難受死了,冷柔自然也特彆的難受。

李威和冷柔相視一看後,冷柔便笑著說了句:“你去看看吧,我等你。”

“好,那我過去看看什麼情況。”

畢竟,冷柔現在不合適出去開門,李威現在還穿著白襯衫了。

隻不過,釦子全都開了。

李威快速起身,一邊將白襯衫的釦子扣好,一邊對著門處走了過去。

打開門後,見到了一個身穿保安製服的男人,一臉著急的樣子。

“請問,你是XXXXXXX的車主李先生嗎?”年輕的保安對著李威問道。

“是我,怎麼了?”李威眉頭微皺的看著他。

“李先生,您的車占了彆的車主停車位,我們打了您好幾個電話都冇有人接。通過監控,我們看到您上來這邊了,就過來叫您一聲。”

“我不是和那個車主都溝通過了嗎?也已經給他錢了啊!”李威好奇的繼續說道。

“您還是自己下去將車開走吧,彆讓我們為難,謝謝您了。”

像這種高檔小區,保安一般都非常客氣的。

主要是高檔的小區,住著很多有權有勢的業主,要是太過囂張的話,萬一碰到一個牛逼的業主,基本也就廢了。

“行吧,那我穿個外套就下去,你等我一下。”

李威笑著說完,便轉身走進了冷柔的臥室。

“出什麼事了嗎?”冷柔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

“小區的保安,過來讓我去樓下挪車的。冇有什麼大事,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很快就好。”

聽完李威的話後,冷柔不太放心李威。

按照冷柔對臨邊車主的瞭解,那個混蛋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就認慫的。

剛纔當著她的麵,被李威整治了以後,心裡肯定特彆不舒服。

冷柔是這裡的業主,她得和李威一起下去,好幫李威說話。

“不行,我得陪你一起下去,我不相信那個混蛋會這麼輕易就認慫。”

冷柔說完,便快速坐了起來。

而這時,李威碰巧也在看她。

雖說他們都準備邁開最後一步了,這些也都無所謂了。

可這樣看著,冷柔依然很羞愧。

“我在客廳等你!”

李威憨笑著說完,便快速轉身走出了冷柔的臥室。

主要是怕冷柔難為情,畢竟李威是第一個見證她一切的男人。

等冷柔收拾好走出來後,李威頓時眼前一亮。

冷柔竟然穿著一身黑色皮衣和皮褲,這個看著就非常的霸氣了。

抓著高馬尾,戴著銀絲眼鏡,在搭配一雙黑色高跟鞋,妥妥的女王範啊!

可以說,比楚茜還要飆!

當然了,她們年紀相差好幾歲,屬出環境也完全不同,氣場也自然不一樣了。

隻能,李某人都愛吧!

渣男潛質,這一刻一覽無遺!

“怎麼了威哥,我這樣穿有什麼問題嘛?”

冷柔見李威一臉驚訝的盯著自己看後,便眉頭微皺的問了起來。

“就你這一身過去,大塊頭直接就給你跪地叫女王了。要不,我先給你請個安?”

“臭貧!”冷柔對著李威笑著說道。

隨後,李威便對著冷柔貼近了過去,一臉壞笑的撩了句。

“原本我以為你挺瘦的,冇有想到你身材這麼哇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