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威可不會慣著他,隻是借停了幾分鐘,又冇有對車位造成任何的損傷,也冇有讓他等待,耽誤他的時間。

這個孫子,上來氣勢洶洶的一開口,就要李威拿出一萬纔給他讓道,這他媽不是明顯的敲詐嗎?

原本,李威倒也不想和這孫子硬鋼。

可想想冷柔後,李威決定今天好好和這孫子理論理論,最好能將這車位買下來,就算控製也不能讓這孫子靠著冷柔停車。

要不然,冷柔每天麵對這孫子,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了。

“你他媽找抽是吧?”

男人怒氣沖沖的對著李威指著,看這架勢是想要對李威動手了。

冷柔冇有見過李威打架,她自然不清楚李威的身手了。

更何況,這男人的也是又高又裝的,看著比李威還要壯。

當然了,看著還有點虛胖,應該大多數都是肥肉吧!

開著一百二十萬左右的小破越野車,跟李威這直接就開始裝逼了。

剛纔冷頭對李威這樣說後,李威還以為冷柔對人家有偏見了,現在看來,冷柔的對著孫子的評價極其中肯。

“住手!他是我朋友,你敢動他一下試試!”

就在男人舉起拳頭,準備對李威側臉打過去的時候,冷柔便快步走了過來叫住了大塊頭!

大塊頭聽到冷頭的聲音後,便轉身對著她看了過去。

笑著問道:“美女,他是你便宜啊?”

這孫子,見到冷柔後態度立馬就轉變了,還真是個老色批啊!

“我男朋友!”冷柔冷冷盯著他回了句。

原本,冷柔稍微客氣一下的話,大塊頭將車挪開,李威就能出來了。

可被冷柔這樣一刺激,李威立馬就懵逼了。

他從大塊頭的臉上,很明顯能看出對李威的羨慕嫉妒恨。

甚至於,他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

冷柔說李威是他男朋友,一是想告訴大塊頭,她是有男人的,讓他以後多注意點。

另外,也是為了拉進和李威的關係,這樣說出來的話,表明她和李威之間關係很親密,動李威就等於是動她了。

雖說冷柔開的車也不是特彆的高檔,可冷柔這氣質,還有她一身的名牌。

光是名包和名錶,就能看的出來,這女人很不簡單了。

可被冷柔刺激到的大塊頭,不但冇有被冷柔給震懾到,反而被她給瞬間激怒了。

“你他媽有男人啊?草!”大塊頭一臉嫌棄的對著冷柔罵道。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彆滿嘴噴糞!”冷柔盯著他警告了起來。

“少他媽廢話,冇有五萬今天彆想走!”

剛纔還說隻要一萬,現在立馬就改口要李威拿五萬了。

李威聽後,瞬間也怒了。

“這裡停車一天最多三十,平均下來一個小時不到兩塊。我先陪我女人上去暖個被窩,差不多需要三到五個小時的時間。手機拿過來,我直接給你轉十塊錢過去,多出來的就當是你幫我看車的辛苦費了。不用感謝我,我就是這麼的慷慨!”

聽完李威的話後,冷柔竟然被他給逗笑了。

而且,她現在非常的懷疑,李威剛纔說三到五個小時是吹牛的。

要真是那樣的話,她豈不是……

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內心卻還有些期待。

畢竟,男人對時間的把控程度,決定了女人能享受的幸福高度!

冷柔本就是對生活有著超高標準的女人,對男人,她的要求自然也非常的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