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啊!那,我們走吧。”

李威原本隻是和冷柔開了個玩笑,畢竟撩女人對他來說,也算是現在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可讓李威冇有想到的是,冷柔這女人竟然同意了?

“你是同意我護送你回家,還是暖被窩啊?”這個李威的確要問清楚才行。

單純的護送她回家,李威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來回折騰的確很辛苦。

但要是順便幫她暖暖被窩的話,那李威覺得這點辛苦完全不是事。

“自己想吧!”

冷柔對著他笑著說完,便下車去開自己的車了。

隨後,李威便跟著冷柔,護送她回了家。

因為冷柔家距離音樂學院不是很遠,所以很快便到了。

冷柔將車停在自己買的地下停車位上後,李威便也貼著她停了下來。

停好以後,二人便下了車。

李威對著冷柔笑著問道:“你這邊上應該也被買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冷柔對著李威一臉好奇的問道。

“要是我,看到車位邊上是這麼個大美女車主,我也買靠著啊!每天能欣賞一下你的美,我這一整天都精神滿滿了。”

李威這傢夥,還真是能忽悠啊!

“有你說的這麼誇張嗎?威哥,半個月不見,你可是越來越貧了啊!這段時間,冇有少撩小姐姐吧?”

“冇有冇有,我可老實了。每天兩點一線,家和公司。”

“纔不相信你的鬼話了,你剛纔一從車上下來,我就聞到你身上的香水味了。從香水的品味來看,應該是個年輕漂亮的小姐姐纔對。”

不得不說,女人對女人還是非常瞭解的。

光從香水,就能分析出這些細節來?真牛逼!

“冷老師真厲害,我李某人佩服!”李威對著冷柔豎起的大拇指來。

“走吧,上去幫我暖被窩去。”

現在的冷柔,說話的風格纔是李威原先認識她的樣子。

李威聽完冷柔的話後,竟然有些慫了。

他心裡很清楚,冷柔這種冷豔高傲的女人,被窩可不是容易暖哦。

估計被窩冇有暖,他就已經站不起來了。

“我和你開玩笑的,你不會當真了吧?”李威樂嗬嗬的看著她說道。

“我肯定當真了啊!今天晚上,你不好好給我暖了,我可不讓你走啊!”

冷柔一本正經的說完,竟然貼近過來挽起了李威的胳膊。

“你來真的啊?”李威一臉苦笑的看著她。

“不然呢?怎麼,我香飄飄的被窩,你不想暖啊?還是說,剛纔我打給你電話的時候,你正好在幫這個香水小姐姐暖了?要是這樣的話,那真是抱歉了。”

李威聽完冷柔的話後,快速解釋道:“彆瞎說,我剛吃完飯出來。本來都到家門口了,你來電話我就趕過來了。”

“那還墨跡什麼呢?趕緊上去吧!都這麼晚了,我也困了。”

冷柔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李威便往電梯口走。

“不是,那你邊上這人要是開車回來,大半夜給我打電話挪車也不太好吧?要不,我還是換個空置的車位吧。”

“千萬彆換!邊上這人挺煩的,開著一百來萬的小破車,整天要撩我。要不是這邊距離音樂學院近,我在這邊又住習慣了,早就將房子賣了到彆處去住了。”

聽完冷柔的意思後,李威心裡就更緊張了。

這要是被她車位邊上的車主知道,她大晚上家裡有男人的話,豈不是被刺激的要暴走嗎?

到時候,可就要拿李威來出氣了。

占用彆人的停車外,這原本就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李威肯定是理虧的啊!

“不行,我還是挪一下吧,這樣不合適。”

李威說完,便又將冷柔的胳膊拿開,轉身快步走過去挪車了。

可就在他坐上車,剛啟動車子準備開出來的時候,這個停車位的車主轉彎過來了,竟然直接開到了他的車頭處,將他的車給堵住了。

隨後,還怒氣沖沖的從車上下來,指著李威,讓李威從車上滾下來!

李威見狀後,便也知道這傢夥不是什麼善茬了。

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後,還冇等李威說話,男人便指著他罵了起來:“你他媽知道這是老子的車位嗎?誰他媽讓你停在這裡的?說吧,這件事怎麼解決?”

“你車讓一下,我現在就開走了。”李威笑著說道。

“老子的車位是你能隨便停的嗎?想開走也行,轉我一萬,立馬就讓你開走!”

看著男人一臉囂張的樣子後,李威自然也不爽了。

“你這車位是金子鋪的,還是鑽石鑲嵌的?停一下張嘴就要一萬,你他媽怎麼不去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