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合你真討厭,我們纔沒有住在一起了。不和你說了,我也要早點回家休息了。明天公司見!”

“嗯,明天公司見!”

看著沈夢溪轉身走出自己家後,百合便也露出了一絲壞笑來。

從沈夢溪剛纔一臉羞紅,不自然的表現中,百合能很明顯的看出來,沈夢溪和李威肯定有情況。

就算他們不是真的住在一起,可他們之間,應該已經……

可不知道為什麼,當百合想到這些的時候,她自己竟然也跟著激動起來了。

甚至於,還想到在餐廳的時候,被誤碰的事情,想著想著整個人都有些繃不住了。

她快速起身,晃晃悠悠的便進了洗手間,隨後便……

沈夢溪回到李威車子前,打開副駕的門便坐了上來。

李威對著她笑著看了過去,問道:“百主管她還好吧?”

“就是喝多了,睡上一覺就好了。怎麼,威哥你想上去陪她嘛?”

沈夢溪雖說著個時候臉上依然帶著笑容,但李威能聽的出來,她還是有些醋意的。

女人和女人之間,尤其是圍著一個男人的時候,有醋意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要是冇有醋意,那才真的是有問題了。

不過,男人要是能在她們中間,幫她們相互之間的關係都調節好了,那就真是人生大贏家了。

李威,倒也想好好挑戰一下。

“我要留下來陪她,指定是要帶你一起留下啊!”李威對著沈夢溪一臉壞笑的回了句。

“為什麼啊?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家啊!”沈夢溪一臉費解的看著李威。

“我看著百合上火了以後,不得找你降火啊!難不成,你還想讓我和百合相互降火啊?”

被李威這樣一說後,沈夢溪臉一下就紅上了。

“威哥你真討厭,壞壞的。”

“我要不壞,你哪裡來的機會啊?你得感謝我的壞。”

李威樂嗬嗬的笑著說完,便開車送沈夢溪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沈夢溪眉頭微皺的看著李威側臉,說道;“威哥,你說今天晚上破壞了肖澤凱的好事,他會不會怨恨我們呀?”

果然,沈夢溪還是想到了這些。

對於李威來說倒是冇有什麼,他根本就冇有將肖澤凱放在眼裡。

但沈夢溪不一樣,她除了李威,並冇有彆的背景和依靠,肯定不敢和肖澤凱鬨僵的。

更何況,她剛當上市場部副總,要是因為幫百合而和肖澤凱鬨的不愉快,那她可真是太冤了。

其實,李威也能理解沈夢溪這樣的想法。

不管換成是誰,也都不想這樣冤吧!

明明是做了好事,可要是因此得罪了肖澤凱,然後在公司裡被他刁難的話,那可就得不嘗試了。

李威環顧四周,見冇有什麼車後,便漸漸放慢了速度,對著沈夢溪看了過去。

“怎麼,你很怕肖澤凱在公司對付你啊?”

“我……我是挺怕的。畢竟,他背後有譚總這層關係在。”

沈夢溪這女人,就是一點不太好,總愛說實話。

雖說誠實也是一種美德,可有些場合,太愛說實話並不合適。

李威現在,倒很想聽聽沈夢溪說假話,最起碼聽著還很悅耳的。

至於走不走心,但對於這一刻的李威來說,並冇有那麼的重要。

“放心吧!隻有我在鼎盛一天,都不會讓肖澤凱欺負你的。”

“我聽威哥這意思,怎麼感覺你要離開鼎盛一樣呢?”

李威嘴角微動,一臉壞笑的看著她,繼續追問道:“如果我不在鼎盛了,你願意跟著我一起走嗎?”

“這個,我……”

很明顯,沈夢溪這一刻在猶豫。

畢竟,李威背後到底有多大的實力背景,沈夢溪並不清楚。

在鼎盛,最起碼她這個市場部副總,一年的收入還是很高的。

要是跟著李威走的話,到時候賺的很少,那她豈不是這幾年都白忙活了?

沈夢溪咬著下唇,支支吾吾的看著李威,堅定的回了句:“我都已經是威哥的人了,當然要跟著威哥一起走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