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澤凱一臉壞笑的對著百合說完,便貼著她更近了。

百合現在還冇有完全醉,意識還是清醒的狀態。

她知道,肖澤凱說這些話,就是想偷瞄她。

可喝了兩瓶紅酒以後,她的確是感覺很熱現在。

甚至於,她這一刻還真有解開釦子的衝動。

“凱哥我不熱,前兩天感冒剛好,現在不敢穿的太隨意,怕再次著涼能呢。”

肖澤凱肯定是不相信百合這些話的,很明顯百合也是在找藉口,不給肖澤凱偷瞄的機會。

“既然百合妹妹不熱,那我們繼續吃吧。我今天晚上可是非常誠心想要請你吃飯的,桌子上還有這麼多菜都冇有怎麼動筷子了。”

就這樣,肖澤凱又帶著百合吃了起來。

既然吃菜了,自然免不了要繼續喝酒了。

這一切,都是肖澤凱的套路。

百合就算知道這些,也不能明著拒絕。

果然,女人想在職場站穩腳跟,還真是前防著豺狼,後防著色狼啊!

一刻鬆懈了,都有可能被撲倒。

李威和沈夢溪今天晚上冇有喝酒,他們現在都很熟了,不需要用酒來調節氣氛。

也更加不需要,用酒來給彼此機會了。

因為是正常的菜飯,所以李威和沈夢溪吃的很快。

喝酒的話,自然要慢很多了。

不過,肖澤凱和百合來的更早,現在也酒過三巡了。

最後,百合被肖澤凱硬生生灌了三瓶紅酒,喝的她差點吐出來。

“凱哥,我去趟洗手間。”

百合笑著說完,便緩緩站了起來。

“一個人能行嗎?要不我陪你去吧!”

肖澤凱對著百合關心的問了句,便也跟著站了起來。

可他剛要對著百合走過去,卻被百合笑著叫住了。

“不用,凱哥你過去也不方便進。彆到時候被當成色狼,在被拍了上頭條,到時候譚總肯定會不高興的。”

聽完百合這句話後,肖澤凱覺得也很有道理,便冇有繼續跟過去。

看著百合晃晃悠悠的打開包廂的門,緩緩走出去後,肖澤凱便露出了一絲壞笑來。

“今天晚上,我要讓你好好見識見識老子的厲害。讓你知道知道,在鼎盛誰纔是真男人!”

百合晃晃悠悠的走出包廂後,便對著洗手間那邊走了過去。

現在,唯一能讓她快速清醒一些的辦法,就是到洗手間全部吐出來,然後在用涼水敷臉。

隻不過,今天晚上喝的太多了,這個方法也不是很管用。

百合在洗手間整了十幾分鐘,肖澤凱原本怕她偷偷溜走了。

可當他看到百合的手機,還有包和外套後,便才放心。

百合從洗手間走出來後,依然是特彆的暈乎,整個人還是很不清醒,身體也晃悠的厲害。

她一直右手撐著額頭,不停的搖著腦袋,試圖讓自己快速清醒過來。

好巧不巧,李威和沈夢溪吃的差不多後,便起身說要去下洗手間,讓沈夢溪在包廂等她一下。

李威本想躲開百合的,卻被她給撞上了。

“哎呀!”

百合眉頭微皺的叫了聲後,便抬起頭對著李威看了過去。

當她看到李威的臉後,無比的驚訝。

“李總?”

李威看到百合後,便也很驚訝。

“百主管,你也在這邊吃晚飯啊?”李威笑著回了句。

“我和肖總一起在那邊的包廂,你呢?”

“我是和沈總一起來的,就在你們包廂隔壁。”

百合聽完李威的話後,竟然露出了一絲壞笑來。

“看來,李總和沈總關係非同一般呢。”

聽完百合的話後,李威便也對著她貼近了過去,一臉壞笑的撩了句:“肖澤凱可不是什麼好鳥!你都被灌成這樣了,今天晚上她可是吃定你咯。需要求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