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常情況下,應該問是不是楚茜的男朋友纔對。

可貴婦老闆娘,竟然直接問楚茜,李威是不是她男人?

這話問的,還真是不拿她自己當外人啊!

被貴婦老闆娘這樣一問後,楚茜頓時也有些不太自然了。

憨笑著快速回了句:“姐你誤會了,他真不是我男人,就是一好友。”

如果楚茜說李威隻是她普通朋友的話,貴婦老闆娘肯定不會相信的。

所以,她就說李威是她好友了。

聽完這句話後,貴婦老闆娘便又對著李威看了過去,笑著問道:“帥弟弟,你對我這妹子冇有感覺嗎?年輕漂亮,身材又好,你可不能便宜了彆的男人喲。”

其實,貴婦老闆娘這樣問李威,看似想勸說李威對楚茜下手,近水樓台先得月。

可實際上,李威和楚茜都能聽的出來,她就是想試探李威,對楚茜到底有冇有這方麵的想法。

如果真的冇有,那她可就要發起強烈攻勢了。

畢竟,楚茜經常來茶吧這邊,和貴婦老闆娘也是老熟人了,平日裡姐妹相稱。

要是不問問清楚就下手,到時候自然不太好麵對楚茜了。

雖說她們並非真正的姐妹,可貴婦老闆娘也是有自己原則的。

“茜茜這樣的女人,說冇感覺那是騙人的。既然姐這樣說了,那我努努力。下次來姐這邊的時候,儘量和茜茜換個身份過來。”

李威這樣說完,楚茜先是一臉驚訝的看著他,可漸漸的,她便明白怎麼回事了。

因為,貴婦老闆娘聽完李威的話後,臉色明顯變了。

果然,李威這傢夥,比起她來,道行要深的多。

有些時候,不能明著去決絕的時候,也不能含蓄不輕,這樣會產生誤會。

到時候,會更加的麻煩。

所以,要想辦法,用技巧去拒絕對方的好意。

當然,被李威這樣一說,整個氣氛就略顯尷尬了。

楚茜聽後,對著李威笑著接了句:“威哥你真對我有意思啊?那我們得好好聊聊才行了。帶著你這麼個高大帥氣的男人出門,我也很有麵子呀!對吧姐?”

兩個人一唱一和的,不但緩解了尷尬,也明確的告訴了貴婦老闆娘,她肯定是冇有機會了。

既然話都聊到這份上了,貴婦老闆娘自然冇有繼續呆著的意思了。

“那你們先聊著,我先下去忙了。”

貴婦老闆娘笑著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見貴婦老闆娘將門關好以後,楚茜對著李威笑著抬了抬手:“威哥,嚐嚐看,姐泡茶的水平可是很高的。”

李威聽後,便倒了一小杯,品嚐了起來。

可就在他品嚐茶的時候,楚茜這女人,竟然對著他一臉壞笑的問了句:“威哥,姐不停好的嘛。生活經驗豐富,又多金,還能給你增加不少人脈,一舉奪得呀!”

被楚茜這樣一問後,李威差點將喝到嘴裡的茶給噴出來。

怕噴到楚茜的臉上,李威便強忍著了,最後被嗆的特彆難受。

一臉咳嗽,一邊抽著紙巾擦嘴,一臉嫌棄的看著楚茜:“什麼意思?在你眼裡,我還需要走這條道?”

“買點苦力就能少奮鬥幾十年,人這一生去頭掐尾,也就剩下三四十年了。在分開晝夜,也就二十來年吧。如此美好的光陰,可不能虛度啊!”

聽完楚茜這幾句話,還真是讓李威對她刮目相看了。

雖說這話聽著很世俗,可卻也非常的有道理。

“怎麼,泡你就是虛度光陰了?實在不行你泡我,我不怕虛度光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