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個意思?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唄?”

李威見曼文不相信後,便對著她繼續笑問道。

“我真人,一直都是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耳朵聽的,不能全信。”

“天都聊到這份上了,我要是不讓你眼見為實,你還真以為我在吹牛了。”

當李威這樣說完以後,曼文竟然有些不淡定了。

就算真的讓她見證整理,可曼文到時候肯定是不好意思了啊!

可下一秒,李威卻又對著曼文笑著補了句:“我們太極聊著好好的,你怎麼還想上手了呢?話說,我們聊的是正經太極嗎?”

被李威這樣一問,曼文為了緩解內心的羞愧,剛喝進嘴裡的涼白開,竟然一下給整吐出來了。

還好他們吃的差不多了,要不然這滿桌子菜,被曼文這樣一噴水,他們自然也冇有繼續吃想法了。

“威哥你還能不能正經點了?壞死了都!”

曼文一臉嫌棄的擦著嘴角,一邊對著他苦笑的打了過去。

李威憨憨的笑著,這一刻倒是很得意。

“行了,時間也不早了。你是自己開車過來的嗎?”

“我自己開車過來的,這段時間,讓你送我到公司肯定不太合適。”

“那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吧,我們先各自回公司。”

李威說完,便起身站了起來。

曼文見狀後,竟然在他身後弱弱的問了句:“威哥,你狀態調節好了嘛?”

靠!曼文這女人,還真是時不時的勾李威一下。

被曼文這樣一問,李威一邊穿著外套,一邊轉身對著她壞笑著看了過去。

“不能算最佳,但整體狀態也還是可以的。你就這麼冇有耐心?”

“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吹牛的。”

曼文即便這樣說,李威依然能看的出來,她說完這句話以後,臉都紅了。

很明顯,她說的是假話。

真話的話,肯定就是想和李威一起探討太極的奧義了。

“放心!我對太極的領悟,絕對遠超出你的想象。隻不過,需要等我在恢複一下狀態。”

說完,便快步走出了包廂。

曼文見狀後,便也快速將外套披上,跟著李威走了出去。

李威結完賬以後,便和曼文一起走出了餐廳。

“回公司開車注意安全,到了給我說一聲。”

從這邊,雖說距離李威家不是很遠。

可距離鼎盛和曼文在的公司,還是有些距離的。

曼文就是不想讓人看到,她和李威一起吃飯,怕被東耀那邊盯上,所以就選了這個距離公司比較遠的地方。

“知道了威哥,我會注意的。你也一樣,回見!”

“好,回見!”

李威笑著說完,便看著曼文上了她自己的車。

等曼文開車離開後,李威才上車離開。

現在是下午一點半,從這邊到楚茜公司那邊,差不多需要四十分鐘的車程。

等到了那邊,楚茜差不多也午休好了。

到時候,他再給楚茜打電話約她出來談正事。

想了想後,李威便快速開車去了楚茜公司那邊。

到了楚茜公司樓下後,李威將車婷好,便拿起手機給楚茜打了電話過去。

很快,楚茜那邊就接通了。

“茜茜,你現在忙嗎?我在你們公司樓下。”

“威哥你來我公司樓下了啊?那你要不要上來,到我辦公室這邊聊啊?”

正常情況下,聊工作到楚茜辦公室倒也冇有什麼。

可李威想和楚茜聊的這個事,還是要單獨出來聊更合適。

萬一要是被其他人聽到的話,到時候可就不好說了。

“要不還是出來聊吧?我想和你聊的事情比較特殊,在你辦公室不太方便。”

“這麼特殊嗎?威哥你想和我聊的,到底是不是工作上的正經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