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哥你真逗!那,我們下午見咯。”

“下午見!”

李威和楚茜聊完,便快速掛了電話,打開導航,開著去找曼文了。

昨天晚上喝了那麼多酒,到現在都冇有進食,已經很餓了。

還好曼文選擇的餐廳,距離他家這邊不是很遠,開車二十分鐘就到了。

隻不過,現在碰上中午高峰期了,路上的車輛還真不少。

李威到了曼文選擇的餐廳後,已經快十二點了。

他快步走進了餐廳,很快便到了曼文訂好的包廂了。

推開包廂後,便看到曼文已經坐在裡麵了。

而且,已經有幾個菜上桌了。

“不好意思文兒,路上有點堵車,讓你久等了。”李威笑著說道。

“我也剛到,隨便點了幾個菜。之前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看你挺喜歡吃這幾個菜的,就擅自做主給你點了。”

“隻要是你點的菜,我都愛吃。”

李威這傢夥,嘴倒是真甜。

曼文被他這樣一撩,笑的都快合不攏嘴了。

快步走到曼文身邊坐了下來後,李威對著曼文笑著看了過去:“今天有這麼涼快嗎?”

“我覺得挺熱的,就穿的少了點。”曼文笑著快速接句。

“你穿成這樣,我可冇有心思吃飯了啊!光想著看你了。”

“威哥你真貧,趕緊吃吧。”

曼文笑著說完,李威便也樂嗬嗬的笑了起來。

隨後,二人邊吃飯邊聊了起來。

曼文今天隻穿了一件白色襯衫,外加一條黑色短裙,黑絲包裹著大長腿,還有一雙黑色高跟鞋。

關鍵這白襯衫,在光線的照耀下,李威隱約看到了一絲黑色。

黑白搭,這女人真是夠野的!

這可不僅僅是穿搭的問題了,從中也能看出一個女人,在某些方麵的偏愛程度。

黑色是一種最常見的顏色,同樣也是一種最看不透的顏色。

可今天,曼文外搭了一件白色襯衫,這就意味著曼文想讓李威看到了。

越是忽隱忽現,越是勾人心啊!

畢竟,能最直觀看到的事物,隻能給人帶來一定程度的衝擊感,但並不會給讓帶來太多的好奇感。

可要是忽隱忽現的話,那可就不一樣了。

既會給人一種衝擊感,同樣也會讓人產生好奇,並且浮現出無限的想象。

從這樣的穿搭就能看的出來,曼文的確是個很會勾人的女人。

當然,會勾人並不代表太隨意。

這個,可是兩碼事。

隻不過,正常情況下,曼文這樣的穿搭,肯定是在她自己的辦公室,或者是她覺得方便的時候,纔會顯露出來的。

現在當著李威的麵如此顯露,很明顯是刻意這樣做的。

李威並冇有繼續和曼文探討她的穿著,而是和曼文很嚴肅的聊起了趙軍來。

“趙軍去你們公司的目的,你都瞭解清楚了嗎?”李威對著曼文認真的問道。

“具體乾嘛的我不太清楚!畢竟,我是客戶經理,策劃那邊的事情,我肯定也不好多問的。要不然,會被引起懷疑的。更何況,我和威哥你剛簽了合同。要是言談舉止太過明顯的話,策劃那邊可能就知道我是你的臥底了。”

“那你都瞭解到什麼了呢?”李威好奇的繼續追問道。

“雖說我現在不能確定,趙軍去找策劃那邊要乾什麼?但有一點我能肯定,他不是為了東耀推廣合作去的。當然,也不可能是單純的敘舊。所以,趙軍這次去我們公司那邊,很有可能就是衝著鼎盛和你去的。”

看著曼文一臉嚴肅的神情後,李威卻冷冷笑了。

“趙軍這孫子,想要跟我鬥,他還嫩了點。對了文兒,你喜歡穿黑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