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被肖澤凱這樣一挑撥,的確會顯的李威很被動。

可這件事上,肖澤凱的確是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李威直接說聽譚輝的,這樣一來,譚輝肯定是不能偏袒肖澤凱了。

要不然,運營這邊,就真的要亂套了。

現在鼎盛的危機還冇有解決了,就算要過河拆橋的話,也要等到李威將這次危機順利解決以後。

“李總說的都是真的?”譚輝對著肖澤凱冷冷問道。

肖澤凱見譚輝生氣後,便也有些慫了。

“輝叔,你有所不知。李威都拿公司當成他自己家了,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我是看到小王她四處找李威簽字,看著特彆的著急,心想這合同可能對鼎盛非常的重要,所以看完以後就簽字了。當時就想著幫鼎盛做點事情,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就將自己的名字給寫上去了。”

乖乖的!肖澤凱這孫子,編瞎話的本領還真是和李威有的一拚。

被他這樣一說,王欣怡頓時顯的被動了。

她都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肖澤凱這孫子給牽扯進來了。

“欣怡,澤凱說的都是真的嗎?”

譚輝聽完肖澤凱的話以後,便又轉身對著王欣怡問了過去。

被譚輝這樣一問後,王欣怡就有些犯難了。

一邊是李威,一邊是譚輝,還真不太好回答。

要是王欣怡直接否認肖澤凱說的這些話,譚輝自然知道王欣怡完全站在李威這邊了。

這樣一來,對李威肯定非常的不利。

可她要是點頭同意肖澤凱說的,李威可能就要生氣了。

這他媽的,明顯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對於李威來說,他最討厭就是不成熟的人,更合理王欣怡還是他的私人助理。

“譚總,我……”

“譚總,我覺得這可能是個誤會。不過,類似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次發生。畢竟,我纔是運營部的負責人。”

李威看出了王欣怡的為難後,便快速插話幫王欣怡解圍了。

不但幫王欣怡解圍了,還當著譚輝的麵,在肖澤凱麵前立了威。

讓肖澤凱知道,在運營部,他現在纔是老大。

在要他坐在現在的位子一天,運營部依然是他說的算,而且他有一票否決權!

“澤凱,李總的話你都聽到了嗎?以後,這樣的事情不允許再發生。我知道你也是為公司著想,但也不能越俎代庖。”

“知道了輝叔,我以後一定多注意。”肖澤凱快速點頭應著。

“還有,這裡是公司,我們是有等級製的,應該怎麼稱呼我,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譚輝對著肖澤凱說完,便又對著李威轉身了過去。

“李總,你身為運營的負責人,上班的作息可不能太過散漫啊!不能什麼事情都交給欣怡來做,很多事還是需要你親自來的。”

譚輝這個老狐狸,藉著說肖澤凱機會,又在李威麵前立了威。

他想要李威知道,鼎盛他纔是老大,李威的一切都要聽他的。

“知道了譚總,我今後會注意的。”

聽完李威的話後,譚輝便拿起了辦公桌上的合同,對著李威繼續笑問道:“這合同你看了有什麼問題嗎?”

“整體來說問題不大,不過合作推廣占比偏高了。我們公司現在的情況,我臨時肯定是要整改推廣比例合作的,這個譚總應該也很清楚吧。”

李威冇有直接說鼎盛現在的危機,因為肖澤凱剛來這邊,他不想讓肖澤凱聽到這些。

譚輝聽完李威的話後,自然聽懂他的意思了。

既然這件事全權交給李威負責,找哪家傳媒公司做推廣,占比多少那自然是李威說了算。

“那,這份合同就辛苦李總一下,和那邊的負責人重新對接了。”

譚輝笑著說完,便快速走出了辦公室。

隨後,李威和王欣怡也跟著走了出去,王欣怡順便還將門給帶上了。

見他們都出去後,肖澤凱一臉憤怒的對著辦公桌狠狠打了兩拳。

“李威這個狗雜碎,老子一定要找機會廢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