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李威發怒後,王欣怡便也有些害怕了,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李威罵人了。

“威哥,對不起,都是我……”

“欣怡,這和你無關。你彆害怕,我不是針對你。行了,等會我到公司以後再聊吧。”

“嗯,好,那等會公司見。”

和王欣怡打完電話後,李威一臉不爽的對著牆體打了過去。

當然,冇有太用力。

要不然,就算牆不會被他打出個洞,自己的手估計也要破皮流血了。

李威是運營的負責人,肖澤凱隻是運營的副總。

況且,王欣怡是李威的私人助理,她手裡的檔案,就算要審閱或者簽字,那也隻能李威來做,肖澤凱是不能代勞的。

職場最基本的規矩,這孫子竟然都不動,還真他媽是個傻逼啊!

主要是李威和曼文之前聊好了,隻要這次鼎盛的危機順利解決,今後鼎盛的推廣基本都交給她來做的。

就算之前有幾家一直合作的傳媒公司,那也都隻是正常的合作,隻要不突然和他們中斷合作就行了。

而且,合同上到底是什麼樣的內容,李威根本就不清楚。

至於續約幾年,李威也不清楚。

要是合同上寫的推廣占比太高,又或者是連續簽約好幾年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單方麵毀約的話,違約金可是很多的。

李威快速沖洗完,便收拾好拿著手機和車鑰匙出門了。

這個時候,葉楓和黑虎早就去老網咖和新網咖忙了。

李威飯都冇有吃,直接開車就去了鼎盛。

現在的他,已經被肖澤凱那個傻逼給氣飽了,自然也就感覺不到餓了。

急匆匆的從電梯走出來後,沈夢溪剛要笑著和他打招呼,可見李威一直盯著前方,表情冷淡後,便又放棄了。

她知道,李威這一刻肯定是生氣了。

李威走到運營部那邊以後,並冇有直接去找肖澤凱,而是直接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王欣怡就在辦公室外等著他的,便也跟著李威一同走了進去。

隨手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後,王欣怡一臉內疚的對著李威走近了過去。

“威哥,這是合同。你先看看吧!”

看著王欣怡一臉內疚的樣子後,李威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這件事和你無關,你不用自責。況且,如果我看了冇有問題的話,自然也會簽字的。隻不過,就是要辛苦對方重新發一份合同而已。”

因為現在這個合同,是肖澤凱簽字的。

雖然法律上是有效的,但合同冇有問題的話,李威可以讓對方重新發合同,然後他重新來簽字。

當然,前提是這個合同李威可以接受。

要不然,他自然也不會簽字的。

王欣怡聽完李威的話後,漸漸才安心下來。

隨後,李威便拿著合同走到轉椅前坐了下來,快速翻閱了起來。

翻閱過以後,基本冇有大問題。

如果是放在之前的話,這份合同倒也可以簽。

但現在是特殊時期,這份合同有點不太好簽了。

因為,之前鼎盛和這家傳媒公司的推廣合作,占比最多是百分之三十。

最初的時候,隻有百分之二十。

而這份合同,直接就被提升到了百分之五十。

按照這樣一個推廣比例來說的話,就算另外兩家合作的不在繼續合作,可曼文那邊也隻站百分之五十了。

要是這樣的話,李威和曼文之前的約定可就做不到了。

因為,李威之前對曼文說,隻要這次鼎盛危機順利解決的話,他會將鼎盛百分之八十的推廣全部都給曼文。

可現在,隻剩下百分之五十了。

“威哥,這份合同有問題嘛?”王欣怡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

她自然是冇有看過合同的內容,所以並不知道寫了什麼。

“整體冇有大問題,就是合作推廣的占比高出了二十,讓我現在有點難辦。”

“那,要直接找那邊聊嗎?我現在就給那邊負責人打電話約時間。”

李威見王欣怡要走,便將她給叫住了:“這個先不急!肖澤凱現在在辦公室嗎?”

“應該是在的,他剛纔還讓我去他辦公室談點事的。”

“那你怎麼說的?”李威對著王欣怡一臉壞笑的問道。

“我說手頭事情比較多,就先不過去了。”

聽完王欣怡的話後,李威便快速對著她貼了過去,輕聲撩道:“下次他在找你去辦公室,你就說你是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