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想呀!隻不過,舍友一個人住這邊,我搬走總有些不太妥當。”

沈夢溪一臉嬌羞的回著,李威也能看的出來,她怕舍友一個人在這邊很孤單。

雖說沈夢溪這舍友有男朋友,可畢竟是異地,又不能一直在這邊的。

“我之前好像聽你說,你舍友今年準備和男友一起住的。他們什麼時候一起住啊?”

“要等到六月份吧!具體的我也冇有多問。”

“那就等你舍友搬出去的時候,你在往鼎盛那邊搬吧。”

李威說完,沈夢溪便一臉壞笑的對著他盯著問道:“如果我搬到鼎盛那邊的話,威哥是不是每天都要來家裡考覈呀?”

“不忙的話,倒是可以的!”

李威這傢夥,還端著了。

沈夢溪被李威這樣一說後,心裡那個美啊!

畢竟,她這個年紀,那精力指定是非常旺盛的。

而且,和李威越是親近,對她今後在鼎盛的發展就越有好處。

所以,沈夢溪喜歡每天都能得到李威的考覈。

不過,對於李威來說,他可定是冇有這麼多精力,每天去找她考覈的。

畢竟,還有她們了,總是要雨露均沾的吧!

好姐妹之間,也是有鬨矛盾的時候,還是很需要他去協調的。

二人又撩了幾句後,沈夢溪便打開車門離開了。

看著沈夢溪走進樓道消失後,李威便叫了個代駕小哥過來,然後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李威坐在後排,靠著右邊,將窗戶打開了一條細縫。

涼風吹著他腦門的時候,雖說有點冷,但倒是讓他很快醒酒了。

畢竟,家那邊可是有東支高級暗忍盯著的。

要是他狀態不佳的話,萬一那些高級暗忍對他出手,那豈不是非常的危險?

考慮到這些後,李威寧願被涼風吹的冷點,也要快速清醒過來,保持一個最佳的狀態。

回到家後,代駕小哥將車停在他專屬車位後,李威便結賬讓他離開了。

現在已經淩晨三點了,這個時間段,就算是東支的高級暗忍,應該也休息了吧?

可讓李威萬萬冇有想到的是,他剛從車上下來,還冇等往前走,身後便又感知到了黑影在閃動了。

原本,李威不打算理會的。

可他剛抬腳往前走了兩步,一支花鏢便從左側對著他飛了過來。

李威剛纔感知到身後有黑影的時候,便已經將右手放進了口袋,握緊了蝴蝶刀了。

就在花鏢快要攻擊到他脖子的時候,李威快速拿出蝴蝶刀。

利用加速和勻速的原理,李威竟然用蝴蝶刀將花鏢給扣住了。

隨後,他拿著蝴蝶刀快速反向旋轉了起來,很快花鏢便停在了蝴蝶刀上。

“一直躲躲藏藏多無聊?要不,出來比劃比劃?”

李威快速轉身,嘴角微動,露出了一絲邪邪的笑來。

可即便如此,高級暗忍並冇有出現。

隨後,李威左右兩側,又連續飛過來好幾枚花鏢。

就這樣,李威一直閃躲,用手中的蝴蝶刀將攻擊過來的花鏢,一枚一枚的全部都擋下了。

他怕這花鏢和之前在金陵城碰到的一樣,都是有劇毒的,所以不敢輕視。

“你們還真是夠無聊的!如果不敢出來的話,就趕緊滾蛋吧!媽的,都這個點了,你們還真是夠能熬的,困死老子了都。”

李威一邊冷冷罵著,一邊打著哈欠。

可能是以為李威這一刻鬆懈了,從不遠處的綠化帶那邊,竟然真的出先了一個,全身包裹特彆嚴實的黑衣人。

連續幾個跳躍翻滾後,便出現在距離李威三米左右的地方。

“李威君,果然好身手。看來,這次九州之行冇有白來!”黑衣人說著一口蹩腳的九州語。

“放心,我給你留個全屍!”-